九乃
九乃

404

没有信仰,我们怎么活(二)

风扇自顾自转着,苍蝇不时朝条形灯冲撞,然后黏在上面取暖,又倏然下来飞掠盘旋,有好几次它撞上了他的身子,撞上墙面,再撞回条形灯,静止不动。他被如此反复惊起冷汗,那种不畏生死的精神仿佛从书中跳跃出来,寄生在令人厌恶的生物上。怪不得这种精神被人类歌颂数千年,即使是一只苍蝇拥有了,也足以动摇人类的统治地位。只可惜它志气不高,沉醉于这毫无意义的野蛮动作中。谁能像赋予战争意义一样赋予它们如此的意义呢?他媚俗地想道,像那些不懂战争艺术却反对战争的义愤的人群。

他吃完饭不久,也刚高潮过,于是便体验到一种奇特的生理反应:原本饱腹的感觉转移到肚子左半边,右半边却有着貌似空腹的状态;他打了嗝,肚子却发出呜咽的声音,像是常年饱受饥寒。(有人反对“高潮”一词,难道只能女性可以体会而男人那几秒就不算?)他感觉自己像被切成两半,不是生理意义上的两半,而是形而上的两半——一半隶属于肉体(它刚刚因食物而满足),一半归送给灵魂。但真理说过,没有灵魂这个戏码。他也不知如何解释,没有权利、金钱、地位作为推翻真理的基石,只有那几秒微妙的经验。他也无法解释每次高潮后的悔意,在那几秒钟他体验到从最高处坠落最低处的过程,没有摔得粉身碎骨,却由内而外地感觉碎了。不知何时他终于意识到这是与魔鬼的交易,就像抽烟,酗酒,吸毒,拿在低处的生命本体,换窥视高处的短暂一眼。

亏了还是赚了?他没死,也没看清什么天堂。


他从柜子里取出昨天买的一盒圣女果(装在透明塑料盒里靠两个订书针扣紧,外面还套着未封口的塑料袋),发现里面爬满果蝇,他只粗略地瞧一眼,便果断用了“满”字。他手托着、不知所措,一股厌气和绝望之情在肚子里蔓延。两三只靠着封口的果蝇迅速发现异常,开始从夹缝中往外拱;有人带头,原本躲在血红果实附近的冒出来乱飞一通后开始模仿那几位领袖。他只需轻轻将封口对准那躯体一捏,这种不畏生死的精神就会化成垃圾不值得纪念;他也这么做了,对着那几位“领袖”。领袖的尸体便斜歪在盒子上,猩红的血点覆盖住它。但他几秒后就累了,到厕所扯开封钉后将它们扔进垃圾桶。你们是吃还是走,随意吧,但别浪费了。他回到座位上,想着那几处血点。在高中时,他第一次偶遇果蝇。说是偶遇,因为他从果蝇那感受到一种平等。它就在不远处观望他,像是凝在空中。他向来怕飞虫,边冒冷汗边挥手赶它。它像是知道他的反应,迅速但平稳地躲避着,仍然望向他。他气馁了,便卯足劲和它对视。他突然发现那两个滚圆的眼球后面藏有一些闪光的东西,它平稳的飞行动作像是被人为操控,它有目的地观察每一个对象——这竟是一个微型摄像机!一定有人在背后观察……会是谁……他率先想到是母亲,最近成绩不佳,老师说他上课不专注,他否认,母亲便用这种手法验证自己的话;也有可能是自己不认识的人,但为什么要观察我……一回神,再定睛,果蝇不在了。

再长大点有一次偶然,他拍死了一只果蝇。尸体冒出的猩红血珠惊住他。他一直认为这种鲜红只是人类或高级生物所有,一只小小的果蝇竟然与他们具有同等属性。他惊慌并不是因为这鲜红,而是他失手杀死了与自己同等级的生物,就好像他杀了象,杀了鲸,杀了人。一种负罪感裹挟住他,直到他失手杀了第二只,第三只,这种负罪感才得以减轻。但他到如今仍然认为这是高级物种,就像他不去想为什么它们可以成群结队的躲开他的视线,克服万般险阻,豪取胜利之果实。因为我们人类便可以如此。

舍友三三两两接连回来,二百块的劣质吉他响出动听的部分民谣,另一舍友遥远地哼。但几秒后吉他弹错了一个音,停下来。短暂而意外的寂静使他不耐(而其实在舍友回来前这种宁静一直是他思考的背景音),他倏然感觉到身体的异样,虽然他早已习惯,但仍要后悔一阵,再立下誓言绝不再犯:身体已不像是先前要被切成两半的状态,而是成为一外一内的构成——外表下的他静坐在书桌旁(和其他舍友不同,他的书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木心的,勃兰兑斯的,曹雪芹的),这些书是他最好的伪装,不仅只是过路人看到后的惊叹,和他聊天的女孩同样会被他旁征博引的能力吓住,对,吓住,然后觉得他古板,继续刷微博。但他的人设已经固定了,在他看来。只有他知道内心的他究竟有多可怖,他渴望的快感超越他身体所能承受,几年前只有全天式的游戏与自慰才勉强使他内外平衡,现在游戏的乐趣丧失了,他寄托于书,而这是奢望,他读了那么多还是不知道书究竟能给这后现代社会的人们提供什么意义(像人们所一直媚俗地想的那样?)。他只得抑制不住的自慰来打发没有被安排的时间,他起起落落,想把体内的毒素排出,可这“起起落落”的动作本身就是一种容易上瘾的毒。

也很奇异的,他因此不碰烟和酒,为此他常常受到家人的赞赏和同学的另眼相看。

吉他声再次平稳响起,一个音触动到他,因此他又想起很多人很多事,差点落泪。他喜欢这种感觉,像是部分毒素悄然而逝。

(未完待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