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7832 
九乃

没有信仰,我们怎么活(五)

十他回到宿舍,立即写下一首诗——《黑夜》:松树 路灯下倏然的鬼掌 伸来情人于下拥抱 亲吻 空洞的 影与影交叠路人蹒跚经过低头 恐惧二者像本可以充满信仰的对它们蔑视而过却不得不老上十岁 年轻十岁被纵容着 恐惧沿途的一切自行车颓废在一起 一棵一棵的松树在夜晚 品赏因风摩擦的快感灯像树...

九乃

没有信仰,我们怎么活(四)

七转弯后,他与一个女孩一前一后走在灯光朦胧的小路上,垃圾堆在他们右侧,废弃的自行车也常年堆叠于此;然后就是树,兴许是松树,宿舍楼梯的灯散在上面透出粘稠的幽绿。最终他还是要注意到她——她就在眼前,粉红色的薄衬衫透出里面淡雅的胸罩。他不得不看,或者说,必须得看,像看向路灯、看向松树、...

九乃

没有信仰,我们怎么活(三)

四他自觉自己是一个对世界善良且好奇的人呐。虽然不会像圣人被渲染的那样,因踩死一只蚂蚁痛苦几天,他对一些脆弱生命的突然死亡仍然在意着。如果这个脆弱生命先前是和他和睦共处的状态,它的死去甚至会影响到他对人类的看法。他想起早晨偶遇的一只爬虫,从台阶上爬到地面,经过他的影子。

九乃

没有信仰,我们怎么活(二)

一风扇自顾自转着,苍蝇不时朝条形灯冲撞,然后黏在上面取暖,又倏然下来飞掠盘旋,有好几次它撞上了他的身子,撞上墙面,再撞回条形灯,静止不动。他被如此反复惊起冷汗,那种不畏生死的精神仿佛从书中跳跃出来,寄生在令人厌恶的生物上。怪不得这种精神被人类歌颂数千年,即使是一只苍蝇拥有了,也足以动摇人类的统治地位。

九乃

没有信仰,我们怎么活(一)

序很难相信我就这么果断地把一篇未完结也从未拿给别人看的文章放在了Matters上。这不是小说,不是散文,什么文体也不是。这是一些不面向读者的文字,也就是说,我没有考虑到去添加铺垫,添加过渡,想这想那,而是仅仅径直将一切暴露出来。我一位朋友说,这样写是有问题的。

九乃

一个意象

最近和朋友聊小岛(为了避免敏感词汇,也就是HK)问题,我无意中想到一个意象,推演后发觉该意象有可以延申的空间,遂欲动笔记下,可惜比喻会有比喻的局限,而我能做的,便是尽量将其功用放大,来便于观者理解当今现状。我说,“小岛是钉子尖的一头露在外面,一不小心戳痛了住在那里的部分人民;内陆...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