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华盈

剑桥大学性别研究毕业,女性主义精神分析,艺术史研究,占星师

怎么理解占星学

大家好,我是顾华盈。平时我不太把占星师这个身份和我的其他身份放在一起谈。主要原因是很多人并不能理解某一些身份为何会重叠在一人身上。碎片化的信息时代,多层次的立体的人格往往会被抽象成一个标签。而我今天则想从占星学的角度,试图给大家呈现一种复杂性,不管是对占星学本身,还是对个体与集体的生命。

提到占星,完全不懂的人可能会想到十二星座,今日星座运势什么的;再懂一点的可能会知道星盘、行星、宫位、相位这些;但我要讲的完全不是前面提到的这些。我的占星老师总是强调占星“术”与“道”的分别:如果说占星的“术”是一种行为(act),是大众观念中想象的“看星盘”、“预测”等占星技巧,那么占星的“道”则代表了它所在的语言体系(hermeneutics)、这份话术所提供给我们的原型(form)、这些原型的引用所指向的某些形上哲学等格局性的议题。和“术”相比,一个严肃的占星师更应该从“道”的层面去把自己的视界打开。我从大学本科起开始接触占星,一直到硕士毕业,这段时间里我愈发地理解,如果不把“占星用来做什么”作为一种“道”去修,那么无论占星的各种技法多熟练都是没用的。

虽然我也没资格去论什么道,但我愿意把我对占星的一点看法分享出来,给大家提供一个角度去理解占星学。

原型

我读大学本科的时候开始正式学习占星,后来去英国读书,每周会抽一天时间做一个小时的火车跑去伦敦占星学院学习。我在学习占星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不是用来去学习什么什么样的技法,而是去体会每个符号/术语背后的意味。比如在伦敦占星学院上的第一节课,老师布置的小组讨论任务是,如果每个行星能代表房子中的一处事物,那么它们可以代表什么。比如说(我们小组讨论得出),冥王星可以代表排水系统,土星可以代表墙壁,太阳是灯,等等。之前在国内学习占星的时候也是类似,老师会结合电影来讲符号背后的意味。比如《超体》中女主的感知力不断拓宽,最后达到无处不在的境地,这是占星学上的海王星议题;再比如《云图》中的人们为了打破旧体制为了自由而勇敢抗争,这是占星学上的天王星议题。总之,在与占星接触的过程中,我一直以来反复体会和琢磨的,是占星符号背后的原型。

用荣格的话来说,原型是我们作为人所拥有的“原始经验”,也可以理解成柏拉图哲学所涉及到的共相问题。原型可以理解为一种“源头”,而我们经历到的具体的人、事、感受,像是源头的无数个下游分支。《复联》里面灭霸要夺取的六颗原石,分别代表力量、时间、空间、灵魂、现实、和心灵,这就是一种原型概念。《头脑特工队》的那几个情绪小人,也是一种原型概念,最后小主人公创造出了复合情绪表达 —— 一种情绪里同时包含了悲伤和喜悦,这就是原型作为源头在往下流动的过程中,经过复杂地处理和融合,呈现出来的下游的样态。原型/源头很微妙,我们越是容易用语言讲出来的东西,它越是下游的东西。源头就很难用语言描述,甚至不可说。只能去体会,只能借用多种不同的下游呈现出来的样子,去尽可能地丰富对源头的感知。就像学习占星师老师所引导我做的那样。所以占星学,也是为尽可能描述诸多原型而设计出来的一套语言体系。在占星师眼中,客户的叙述也是多种原型共同复杂作用最后呈现出来的下游的样子,那么占星师必须要做的,就是根据这个下游的样子,去分析它的上游是什么,存在哪些原型。

个案咨询

因此,很多时候在个案中,我主要做的不是一种玄学工作(就,不是算命这种)。而更像是一种翻译和语言转换工作。怎么讲呢?

首先是要帮客户找到她/他(后文统一用ta代替)的“模式”。客户来找你,一般都是遇到了什么困扰。通常,一种焦虑存在,它的背后大致有一种模式。比如,“我为什么老是遇到烂桃花。”“我为什么总是处理不好工作关系。”“我为什么老和我爸爸吵架。”这些苦恼的背后,是许多个线索形成的因果链、一种循环,客户不满足于在这个圈里打转,想要跳出来,旧模式对ta们来说不再适应,所以才会生出烦恼,才会想要从各种途径寻求启示和帮助。

每个客户来找我做咨询,我都会让ta们说一说她们遇到了什么困扰,ta们的近况,和ta们的诉求。通过ta们的一系列诉说,往往都能找到那些ta们反复强调的主题,比如某个人的叙述里总是提到“钱”,不管是换工作啊买东西啊做什么事情总是最担心自己的薪资、自己赚的钱够不够,你会从ta的叙述字眼里看到这些,那么这就指引出了ta要面对和处理的一个模式。而我要做的,首先是把这个模式翻译成占星的语言给ta听。我管这个叫做“破题”。

比如ta的议题是和钱有关,那么我会反应出来可能是土相星座/第二宫/金星等等的原型。我会在ta的出生星盘里找到相关的信息,比如ta的星盘里的金牛座原型可能相对凸显,或者第二宫有重要行星落入等等,这种相关性是可以从星盘中找得到的。然后我会把这个讲给ta听。目的并不是为了指出,你看星盘上说你有这种命,所以怪不得你会这样;而是通过占星的语言,让ta的模式可见,也就是说,让ta意识到“哎呀,我一直想摆脱的,原来是这样的一个圈”。尽管有的时候客户的确会产生类似前者的误解,但随着咨询的继续进行,我会让ta认识到并非如此,看到“圈”的目的,是为了打破它。这个也和我前面说的下游上游问题相关。引导个案看清自己的模式,实际上是在引导客户自己从下游往上游看。

那么下一步,就是告诉ta更多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上游不只有这样流向下游这一种途径。如果目前的下游方向让ta感到了焦虑和苦恼,其实根本问题并不在源头,而是在走向。基于此,其实占星师也好,心理咨询师也好,做的事情有共通之处,并不是去指点出客户不知道的东西,而是让客户意识到ta们可能原本知晓(但有可能忘了)的东西。

占星凭什么就能够让别人意识到ta们本来意识不到的东西呢?这就好比让一个人背一篇文章,你把文章就这样打开让她死记硬背,她可能怎么都背不下来,但你把一些巧妙的、特殊的东西和文章相联系(此处对应占星作为一种语言体系),讲给她,她可能就神奇地记住了,不仅记住了还更理解了文章的意思。

预测

我知道很多人会觉得占星就是算命啊占卜啊之类的,所以就这个问题也谈一谈我的看法。占星可不可以用来做预测,答案是可以。但预测这个东西,洞察力和领悟力是比占星技法要重要得多的。有了前两者,其实就可以预测了,靠不靠占星技法都无所谓的。有一句话叫“好的葡萄酒是种出来的”,也就是说,葡萄酒到底是什么品相,其影响因素从没接出葡萄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控制了,种葡萄的土壤啊阳光啊水分啊等等。所以预测本质上是约束条件和蝴蝶效应的问题,是个因果联系的问题。

占星之所以能用作预测的工具,虽然也是因着它的各种各样原型系统,但也不止于此。面对一件事情,占星师多多少少都会评估一下这件事属于什么样的原型。有了原型,那么它基本上就可以引申出一种预测方向了。比如说一个冥王星/天蝎座原型所能发展出的两端,一边是禁忌、掌控、打压、死亡,另一边是真相、清理、疗愈、包罗万象。那么一个有着冥王星/天蝎座原型的事件到底会向哪一端发展?能发展成什么样子?这就需要看下游“河流”的走向,具体来说就是各种各样的约束条件。

以上是我的简要分享。我作为一名占星师,对于占星学的诸多道理也仍在探索和纠结当中。到目前为止,占星若能通过我的解读帮助到别人,给人带来福祉,这才是最重要的。

【今晚十點,在線問答】顧華盈:倫敦占星學院的一年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