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聊政治之龜笑鱉無尾

權謀,一直是龜笑鱉無尾最重要的賣點,我們針對政治人物作的行動,分析其策略操作的優劣,並且提供我們認為最佳的策略選擇。 Podcast https://anchor.fm/91867 龜仙(彭振宣) 小鱉(酆景文)

東京奧運拿獎才是愛台灣推正名不是?體育改革民間要自立自強

東奧喜獲12面獎牌舉國歡騰,紀政推動巴奧正名被民國兩黨一致批鬥,昔日反對東奧正名的運動員都成為了台灣民族英雄,難道贏球才是國球,拿獎牌才是真愛台灣,奧運正名不是?龜仙認為國賊未除,國際現實下難以爭取空間,國際奧會規定政府不得干預奧委會運作,是體育界黨國餘孽的免死金牌,必須靠民間力量來清洗這些內賊,才有可能在不遠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後,趁機爭取建國和正名空間,錯過這個機會則要再等一百年。



反對台灣正名的台灣之光

小鱉:龜仙啊,我們中華台北隊啊,這次在東京奧運得牌,收穫豐盛。那這個當然大家都很開心啊,畢竟台灣的國球是贏球嘛,所以這個有贏大家都很開心。這次還真的拿的特別多齁,然後還有人去比較說,啊那個是李登輝時代、陳水扁時代啊,然後馬英九時代、蔡英文時代各個民選總統,他們執政時期,對於奧運金牌拿多少,哇現在這個奧運獎牌變成一個政績這樣子。已經不只是我們選手要比了,國家要促進拿牌來去比較,才可以作為這個政府執政得不錯,我自己有點奇怪啦。

東京奧運嘛,那就想到說,二零一八年的東奧正名公投,那時候至少,我的同溫層,都是蠻難過的,因為那時候我也在那個嘉義火車站那邊啊,去連署。當時有連署同婚啊,連署這個東奧啊,我們當然是,因為南部嘛,南部就是要講這個東奧正名要講這個台獨吧,才比較能刺激這個鄉民的這個心啊,內心的悸動。講說為什麼我們要叫中華台北!中華台北這什麼東西什麼名稱哪?憑什麼讓台北人代表我們全部,我們把他改叫中華嘉義好不好,我們就要嘉義火車站在那邊吶喊。就一個一個人喔,一開始是阿伯,啊後來有這個阿嬤啊,後來阿姨啊,啊年輕人,大家都來簽,都在連署。哦那時候大家都很期待啊,結果呢?五百萬人擊敗,我記得四百萬人吧。總之啊,就是絕大多數的人是會擔心說,你的改變現狀就違背洛桑協議啊,你違背洛桑協議,那就不用比了啊,對不對。你不比了這些選手怎麼辦?他這輩子就為了拼這一次,就算沒得牌,對她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一次經歷。

就你看,現在得很多牌了。像那個,我這樣講又有人罵我了罵我太激進。像舉重,女子舉重郭婞淳,他有他感人的故事啦,他怎麼去從受傷啊後後再戰,就現在又破了他自己的紀錄,他不只拿金牌破她自己的紀錄,那這郭婞淳,她贏了當然也很開心啊,然後舉完的那個躺在地上姿勢也成為一個新的迷因在網路流傳,可以看到大家的期待啦。但他本人在二零一八年時候,東奧正名沒有過,他就公開跟記者講說,我很開心啦,還好這沒過這樣我才有能去比賽。然後結果,欸現在拿到牌就變台灣之光,所以當台灣之光不需要去支持東奧正名啊,你不要叫什麼台灣隊啊,就叫Chinese Taipei啊,拿牌就台灣之光,你沒拿牌,欸,沒拿牌也是喔,為什麼呢?像那個劉威廷啊,劉威廷他昔日啊,他說,我寧願用中華台北啊,我就是戍仔,公開說他是戍仔這樣,為了比賽願意用中華台北,結果他現在今年他出去比賽呢,聽說是他自己講,他說自己是台灣隊長,寧願用中華台北的人可以當台灣隊長。

這個我覺得這是在羞辱台灣人啊,這等於在說:馬英九說的沒錯、中國國民黨說的也沒有錯啊,你能拿獎牌比較重要啊,叫不叫台灣不重要啊。對啊,你能夠讓股價、房價上漲比較重要,叫不叫中華民國並不重要,叫不叫台灣並不重要。台灣人的反應就是給這些人瞧不起嘛,在那邊說沒錯,我就是不在乎我的名字。我在那邊鬧一鬧,我都是不想付出任何代價,你們拿獎牌回來才是最重要的。你們用這個五百多萬票打我的臉,我這個心甘情願這樣子,我是覺得很丟台灣人的臉。不知道龜仙你怎麼看?

龜仙:這個龜仙有點同意小鱉的話,可是又有點不同,為什麼會這樣說,又有點同意又有點不同意呢?當然啦龜仙覺得長期來說,台灣的正名當然是很重要,這個中華臺北確實是一個不倫不類,而且也是甚至妥協底下過度的產物。但是龜山覺得這個推正名,有一個要點,現階段的正名應該是對內,而不是對外。現在我們推台灣正名,主要是在於凝聚台灣內部的共識,在我們台灣內部大家都認同台灣,逐漸放棄中華民國跟中國這樣子的名稱。龜仙認為現在還不到對外爭取台灣這個名稱的時候,因為基本上你今天要對外爭取台灣的名稱,就是等於在政治上攤牌要推動台灣獨立的。但是,龜仙一向是認為台灣獨立有一些窗口,要剛好處在這個窗口期才有辦法成功。

那基本上,這些窗口會跟全球勢力重劃有很大的關係;上一次出現台灣獨立的窗口是大概在1950、1960年代,那個時候為什麼是一個台灣獨立的窗口呢?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剛打完,全球勢力剛重劃完,所以那個時候,台灣如果有辦法爭取到獨立的地位,那個獨立的地位就可以確定下來,然後接下來除非再打一次世界大戰,不然台灣獨立的地位就會穩固,沒有辦法撼動。很可惜的是,在1950、1960的時候,臺灣那個時候是被蔣介石跟他的軍隊給控制,所以我們現在回去看奧運的歷史就知道。其實當初聯合國在驅逐中華民國的席位之後,那個時候,國際奧會曾經有跟蔣介石政府提議說,那你要不要用台灣隊的名義參賽,大家要注意到一點,這個還不是我們台灣提的,是當時國際奧會的提議說你要不要用台灣隊參賽,可是當時因為控制台灣的是蔣介石政權,蔣介石政權他們在乎的還是他們身為一個中國正統的那種大一統價值,所以他斷然拒絕了這個提案。那後來在那個1970年代台灣還有兩次因為這個原因沒有辦法參加奧運會,最後才在1980年代喬好說,用中華台北。所以基本上,後來所謂的奧運模式是因為蔣介石政權的運作才變成這個樣子。那你說OK,我們現在已經不是蔣介石政權控制了,台灣現在不是獨裁政府了,我們是不是可以來正名,可是今天有個問題是,這個正名跟獨立運動都有一個窗口。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創造的窗口期在1960、1970年代已經過了,那個時候台灣已經過了那個機遇,當然這不是台灣人的錯,這是蔣介石的問題。可是當你這個機遇過了,你後面要再翻盤,你等於是要挑戰二戰之後重劃的國際局勢。那這樣除非是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否則你等於是跟所有支持當前這個局勢穩定的各方勢力為敵。那所以說,為什麼現在台灣如果推奧運正名,反而會害選手沒辦法比賽,很好笑哦,竟然剛好跟1970年代是相反,當時是蔣介石不肯用台灣的名稱害選手沒辦法比賽,可是現在的局面剛好倒過來,就現在如果台灣要改變中華臺北,這個局勢的話會和選手沒辦法比賽,啊這其實也跟當前的台灣法理台獨運動遇到的困境一樣,如果現在台灣真的要爭取法理台獨,或者現在蔡英文總統宣布台獨,那等於是挑戰整個當前國際,穩定局勢的所有國家,就是這代表,你不只挑戰是中國、你還挑戰日本、你還挑戰美國、你還挑戰菲律賓,就是你挑戰的是所有希望亞洲維持現狀的這些國家。

這樣講是不是代表說,像小鱉剛剛講的就是台灣人只能做戍仔,不追求正名的,不是這樣,而是說,我們要先積蓄好內部的認同跟實力,等到下一次窗口起來的時候,我們不能再讓像蔣介石政權那樣的人來決定台灣的名字跟台灣的地位。所以說,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先凝聚內部的共識。所以龜仙認為,你要宣傳台灣正名,你要宣傳法理台獨,其實龜仙都支持,可是龜仙認為現在應該做的是對內宣傳、還有對內去辯論、對內去擊敗那些反對的人,而不是對外去爭取這些東西,因為目前你只要一對外爭取,一定是死路一條,這個是沒有話說。而且不只是發生在台灣,你看現在的巴勒斯坦,或者是像現在的北韓,任何國家,只要想要挑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已經穩定的局勢,都會遇到非常大的阻力,這個是一個放諸全球皆準的國際現實,這不是只有放在台灣,放在每一個國家都是這樣。

這個時候可能有人會問,那我們只能,永無止境的等下去嗎?龜仙要說其實不會等很久,下一次的窗口期已經快要來了,龜仙剛剛說說,基本上這個窗口期就有來自大規模的勢力重劃,現在美中之間,彼此的碰撞已經越演越烈,而且已經到了個別的政治人物或黨派沒有辦法扭轉的衝突局面。在這個情形下,美中衝突可能會在未來的十年或二十年發生,那這個全球兩大強權的對決就會造成全球勢力下一次大規模的重劃,所以台灣不管是正名還是獨立的契機,應該是放在十年二十年後,這個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時候,才是台灣爭取正名跟獨立的時機。那在這之前,龜仙覺得台獨要做的應該是積蓄實力、內部凝聚,而不是對外追求正名或台灣獨立,否則只會,碰得頭破血流而不會得到實質的成果。

小鱉:龜仙哪,就權謀來說、計畫來說,你講得很好,但你知道計畫趕不上變化,我來講兩個你可能沒有考慮到的要素,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人是習慣的動物。你說,我們會叫中華台北是因為蔣介石去折騰,蔣介石其實從他在中國的時候一直以來就是這樣,他就一直在做白目的事情,他從跟日本,明明那時候他最好就是做這個蘇日中間的緩衝區,他不要去招惹嘛。就是他為了得到滿洲,他就是要去跟日本硬幹,然後八年抗戰,自己逃到重慶,後來他又為了滿洲,他跟這個蘇聯硬幹,美國都撤退了,他就只好灰溜溜的逃到台灣。他習慣這樣,蔣介石是個習慣跟你硬幹的人,所以國際奧會說,不准,你就是要叫台灣,他就我偏不要。那時候去比的時候,他還說,我這是這個在羞辱我,我叫台灣就是在羞辱我,有一個牌子這樣,他說什麼Under Protest,我們在抗議,我們叫台灣隊在抗議。然後後來兩屆沒辦法出去比賽,然後最後讓我們今天得到這個中華台北。所以蔣介石今天會這麼做,他會這樣子硬幹,他知道他時機點不好啦,但是他一直以來,不然他時機點來還時機點不來他都硬幹,啊就最後還是得到他比較想要的就是中華台北至少他不會叫台灣隊出來,他有他的歷史成就。但是他這個歷史成就並不是因為他看到喔現在有機會所以我現在幹,我現在沒機會我現在不幹;不,是他就是習慣就,一直幹一直幹一直幹,啊總是會給他矇到。

台灣人現在這個樣子,並不是因為台灣人覺得現在現在時機不成熟,而是台灣人覺得:我在乎的是獎牌,我在乎的不是正名,我是要參加比賽,其他都不要給我亂搞。最後是這樣嘛,所以大家才會覺得這些選手他們得牌很高興,我身邊那些台派的本來罵這些反正名的人罵多兇,最後全部都投降啦,然後我講這件事情,他們就不想跟我聊了,他們覺得我在講他們不想聽的東西。他們是從徹底的內心覺得這些人,他們很喜歡、他們去得牌,他們因為拒絕東奧正名去得牌很高興。我提到他們覺得不爽。習慣這樣子的人,是不可能在窗口期去抓住。好,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你要抓住的窗口是你心裡已經有一個打算,你是一個有辦法行動,是有辦法去規劃風險的人,蔣介石,他知道我就是不能比,但是我就是硬要幹,所以他今天行動了,他得到了。臺灣人,如果,覺得,我不要說兩次不能比啊,我一次不能比我都受不了,那我跟你說你一輩子都不要想東奧正名。你是nothing,你是政治上沒有用的東西。對岸中國為了跟蔣介石爭奧運的這個席次,我不知道他當時有沒有要給他妥協啦,我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談判,總之中國二十年不能參加奧運,啊就現在爭到啦。你不掙扎你不習慣掙扎,你的這種作法是,不管時間有沒有來,你都不可能會有行動。我也認同你講的,台灣現在去推不是時機,但是也不代表說公投過我們就要馬上推啊,因為公投並沒有強制力啊,公投可以是一個民意的確認啊,現在確認是不行了。那不管怎麼說,你有了公投的民意確認,啊我就很多事可以搞了。我可以尊重洛桑協議啊、我可以不要中華隊去聲稱改名啊、我可以另外創一個啊、或是我不要叫台灣隊啊、我叫中華嘉義啊,我今天換嘉義、明天換高雄,我這樣也沒有改變現狀,但他會製造一個新議題嘛,因為你現在去講說中華隊要叫台灣隊,人家就洛桑協議把你擋回去,你總是要創造一個新議題,人家才有新的東西跟你吵,你不折騰齁,就沒有機會,沒有說折騰一定要現在過,我一定要在此時此刻,一定要東奧正名,沒有嘛。我們可以規劃,但是大家都是習慣這個樣子,那到時候窗口來也不可能,不可能會有結果。

龜仙:龜仙認同小編剛剛講的習慣,只是龜仙認為要改變這個習慣,我們還是可以先從內部來下手,其實我們先不要講對外爭取正名。其實我們內部現在就有很多,我們可以爭取,而且不會有危險的空間。

第一個:明明所謂的奧會模式規範的只有奧會還有選手本身,沒有規範台灣的媒體,那我們對於內其實我們愛怎麼講,我們是台灣隊,這個一點問題都沒有。甚至你看這一次東奧開幕的時候,日本、韓國、甚至歐洲國家都有電視台直接就稱呼我們是台灣隊,孩順便教育他們國內的觀眾為什麼會有中華臺北這麼一個奇怪的名詞,你看連外國人都可以這樣做,為什麼我們台灣內部的媒體還一邊中華隊中華隊的講,明明就是台灣隊。所謂的奧會規則可沒有規定你電視台要怎麼報,民眾要怎麼講。所以第一步就是我們台灣內部應該要有個共識,就是所謂的台灣隊,沒有什麼中華隊、沒有什麼中華台北隊這種東西,那這個東西,當然,如果奧會有這個洛桑協議,我們虛應一應事故,我們可以學猶太人,猶太人的玩法就是在法律上把這些條約的權利義務給規範好,那我們照這個規範走,可是規範以外的,我愛怎麼踩線就怎麼踩線,我也沒犯法,你能奈我何。我遵守的是你的法律,不是你這個法律背後想要強加給我的意識形態這樣子。龜仙覺得第一個我們自己可以做的,就是我們台灣內部的稱呼統一,對我們要杜絕,台灣內部還講什麼中華隊中華臺北這種鬼東西。

第二個就是:我們要先把那些內奸給找出來。像那一次東奧正名,為什麼還沒開始就失敗,就是有一個前中華奧會主席叫姚什麼東西的,等我一下我查一下名字。

小鱉:抓戰犯哦抓戰犯,我最喜歡了。

龜仙:這個有一個前中華奧會主席叫什麼姚元潮的這個內奸,他自己先寄信去跟國際奧會說,台灣在搞東奧正名,叫國際奧會出手鎮壓,才讓這個東奧正名還沒開始就先失敗了。所以今天很簡單嘛,我們內部的國賊都還沒有除掉。那站在國際奧會的立場,你現在台灣內部都不團結,你都有內奸,你說你今天要搞什麼正名運動,我憑甚麼支持你,先不要講台灣中國的國力相差很遠,你臺灣內部都有一半的人在那邊扯自己人後腿,那我西瓜偎大邊,我國際奧會當然是站在最有勝算的那一邊,我怎麼會支持你台灣呢。所以今天台灣如果真的要爭取東奧正名,一樣先內除國賊,你要先把國賊除掉,今天台灣人槍口一致對外,你這個時候,不管窗口期有沒有到,今天就算窗口起到了,一樣你國賊沒有除掉,再出一個蔣介石再給你搞一次中華台北,你就還要再吞下去個幾十年一兩百年,再等下一次的窗口期,所以其實今天,問題都是出在說,台灣內部的力量都還沒有凝聚好。

所以小鱉剛剛講的也沒錯,如果現在我們就覺得中華臺北什麼都沒差,那那以後就算真的到窗口期,我們也沒有辦法改變。可是就是因為在我們內部都還沒有團結,都還沒有凝聚好那個力量,這個時候如果想要去跟國際奧會或者去爭取這個台灣正名,真的只是會碰得頭破血流。所以說龜仙覺得小鱉講得對,可是龜仙還是覺得我們要先從對內開始,至少我們口徑要統一嘛。以後看到哪個電視台還用中華隊,你就在底下罵他,你就打電話去罵他。電視台基本上,大部分的電視台除了中天,看的也是收視率嘛,就是他報哪一個,對於大家愛看,他就報哪一個隊。大家仔細看,這一次,台灣的媒體也開始有些鬆動,就是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按照過去的習慣用中華隊。可是漸漸開始,也越來越多人在講台灣隊、台灣之光、台灣代表,而且其實像小鱉剛剛講那個劉威廷,那個其實也是一個例子,你從他過去不挺東奧正名,反而現在說,自己叫台灣隊長,就可以看得出來,其實這裡面很多人是社會風向往哪邊,它就往哪邊倒,其實就尚書大人這樣子。所以今天我們只要社會的勢力有凝聚出來,這些尚書大人也會跟著倒過去。這也是為什麼龜仙我雖然一直都不是很支持,現在要推動法理台獨,可是龜仙不會去制止那些宣揚法理台獨的人也不會去找他們吵架,甚至看情況龜仙還會幫他們宣傳,因為龜仙覺得讓這些人的聲音在台灣內部壯大,未來真的等到窗口期來的時候,台灣才能夠抓住歷史機遇。

正名不能靠政府

小鱉:現在講到這個,我就要講講你啦,我拆你這個權謀腦的台啊!

龜仙:來呀來呀來呀。

小鱉:怎麼說呢?就像你講的,民進黨看到也是這樣,所以民進黨絕對不會去支持正名。從2018開始,有個別民進黨也支持,這當然是自由嘛。像當時姚文智就出來支持,當然他不出來不行啊,對手柯文哲啦一定要踩緊立場。但不管怎麼說,民進黨黨中央是我全部不干涉,全部不踩立場。

現在東奧贏牌,我們的這個飛躍羚羊紀政就跑出來,提巴奧正名。他說我要再推一次,我要凝聚國內民意。然後,民進黨啊,就跟國民黨跟馬英九口徑一致。馬英九說,這是在害台灣,你紀政在害台灣,也不會講說他以前是怎麼幫你們中華民國拿牌的。這個民進黨的那個立法院黨團羅致政,他就說,哦我們現在應該是要專注在鼓勵我們的選手。不要模糊焦點。他其實講前面就算了,他還講後面。不要模糊焦點,所以你紀政在模糊焦點,好啦,紀政,一來,他不是民進黨的,二來他也不是公務人員,他也不是搞政治的。他就是你講的民間勢力,結果民間勢力一出來,民進黨就把他踩下去,很好很強大,防範未然,防止呢這個民間勢力不可控,我現在就幫你控制,現在就把你掐死。好我讓所有政治人物支持綠的全部都不敢碰,連紀政我都敢打,你們這些有政治背景的我照殺不誤啦,我一定殺到底啦。連這個民間的我都敢打。

如果真的是都像你講這樣,那你龜仙之前就不會支持姚文智,在2018你就不會投姚文智,怎麼說呢?那時候情況很明白嘛你民進黨就是不可能會贏嘛,比較鐵桿深綠的,就看不慣柯文哲世大運在台灣正要享受台灣之光主辦的光榮的時候,狠狠的把所有台灣旗全部踩爛這樣子,所以那時候得罪所有的綠營,這個算是最指標的,啊其他還有,有的沒的,分位子的事情,我們就不管,這個是最指標的。好,所以最後綠營受不了,推姚文智出來,但是你姚文智出來,你要嘛丁守中贏,要嘛柯文哲贏。林昶佐也講清楚,哎呀拜託啊你們這些很辛苦的前輩啊,現在真的就是不能讓國民黨贏啊,寧願讓柯文哲贏啊,原諒原諒年輕人吧、那時候林昶佐出來求情,啊現在反柯反得要死這樣,但是就權謀來看,我就是要支持柯文哲。因為鐵桿綠還是一定會投姚文智,最後要不是館長那邊還一直說要出來要出來。周偉航老師是說一萬票,說他可以影響一萬票。啊最後是差七千票這樣,哇很驚險,刺激啊。

但那時候你卻告訴我,我以為你會講跟林昶佐一樣的話,就權謀來看,我們就是不能讓這個國民黨坐收漁翁之利,啊結果你還是去投姚文智啊,那你為什麼要投姚文智呢?不正是,因為你覺得有些東西不能這樣計算嘛,不正是因為有些錯誤是不可避免的嘛。因為我們剛剛就說,台灣人是習慣被擺佈嘛,習慣被人家左右不習慣做出風險評估,去犧牲可能會犧牲的事情,當然來獲得自己堅持的事情,台灣不像蔣介石這樣會硬幹嘛,不習慣那些事情,那你要如何去學會這個技能呢?那一定的刺激是要你要死心啊,你不能天真啊,你不犧牲是無法得到,你要從中學習,這學習必然是痛苦的,就像你青少年會去外面打架然後被打的半死啊或是在外面囂張啊,你也學到教訓,你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該出手,或是你錯過了什麼,你才會知道說什麼時候該把握。我覺得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從幼小長大為成年過程。要不要分享一下,你當時怎麼不會被你的權謀計算去投姚文智?

龜仙:沒有沒有沒有,那個首先你講錯我在那一次確實有學習,可是我學習的是我估票估錯了,所以我還是權謀計算,只是我那個時候,在選舉最後估票的時候,我原本以為有機會重演陳水扁當初選台北市長的時候,泛藍分裂,黃大洲跟趙少康搶票,讓陳水扁上台的事態。所以我評估姚文智可能會在很詭異的均衡情況下出線,我才去投姚文智。可是最後證明,我的這個估計是錯的。龜仙在這一場選舉裡面真的學到的是,對於台北市基本盤的評估應該要重新評估,所以倒不是我認為,那個為了信念要非支持姚文智不可這樣子,你好像搞錯了我當初投姚文智的理由這樣子。

除了這個之外,你剛剛提到的民進黨這點,龜仙要說這個東西其實很微妙,因為小編你剛剛講了一個解套的方法是有可能的。就是如果說今天公投只是一個確認民意或者凝聚內部的作為,然後政府不用依據這個公投真的去推動改名的話,那龜仙認這個公投,本身是可以做的,而且龜仙很支持。可是從過去的一些例子,像那些喜樂島聯盟的出現,還有這樣之前辜寬敏支持賴清德批評蔡英文,這些都看得出來,現在對那些推動正名運動的很多獨派跟台派的來說,他們認為,現在他們要的不只是凝聚民意,他們要的就是政府應該要推動這件事情。就像龜仙說,如果今天這個東西,一旦真的政府開始推動的話,實際上現在並不是喘口氣,反而是有危險的。

而且剛剛小鱉講說,當初蔣介石就是因為敢拚所以他有得到很多東西,可是小鱉也不要忘了當初蔣介石之所以會敗逃來台灣,也是因為他亂衝一氣,在不該發動的時間發動了很多蠢事。譬如說,像他跳進中日戰爭,讓中國共產黨有機會壯大,他對美國的調停案,採取不合作的態度,最後導致美國拋棄他,讓他在國共內戰裡面慘敗,從這些立場其實都可以看得出來,就是蔣介石這一生賭了很多,他中間當然得到了很多,可是他輸的時候也輸得非常慘。這種賭徒性格讓他大起大落,那只是他當時有中國大陸這一整個籌碼讓他去賭,那他賭輸了還有台灣,這條後路讓他跑。可是今天台灣如果拿這個東西去賭,一旦賭輸了,我們很有可能就要跳海,這不是說賭輸一個,後面還有什麼別的翻盤的機會或者可能,這是第一點。

而且第二點來說,接下來在我們談巴黎奧運要不要正名之前有一個最大的危險是明年辦在中國北京的冬季奧運,其實現在討厭中華臺北的不只是台灣,如果站在,中國立場,他也希望改你台灣隊一個名稱,最好改成什麼中國臺北、中國台灣什麼的,反正他把前面的Chinese改成China,再進一步矮化成跟香港隊一樣,這個是中國最想幹的事情。所以今天如果台灣真的跑去提了一個要改變台灣隊隊名的動議給國際奧會的話,到時後的結果,可能不只是我們改名失敗或著我們的選手無法出去比賽這麼簡單,說不定會讓中國找到一個見縫插針的機會動用他的國際影響力,想辦法進一步打壓台灣的隊名,把台灣更往港澳那種更低地位的方向去塞。這個賭博是有風險存在,而且那個風險很有可能你最後原本追求的是更好,最後掉到一個更差的地方去,好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是今天中華奧會,他們那個前奧會主席當內奸,他們之所以敢這麼有恃無恐,而且像之前那個東奧正名的時候,其實也是中華奧會在運作找一些運動員,其實實際上也是他們在灌輸那些運動員說,如果正名成功,我們就沒有辦法比賽,雖然你們現在趕快跳出來反對這件事情,這就是中華奧會在幹的事。為什麼台灣的政府拿他們沒奈何,這個是因為今天有一個國際奧會在成立各地的奧會的時候,他們有一個立意良善的規劃,就他們希望不要讓政治干預體育,所以他們在奧林匹克憲章裡面就有規定,說,一旦那個國家的政府干涉到奧會的運作的話,國際奧會就會有全力出手去阻止那個國家,的選手參賽或者有其他的罰則去抵制這件事情。今天台灣面對的一個特別複雜的情況就是當初蔣介石他們黨國體制底下安插在中華奧會裡面的那些人,現在都還沒有退光,在那些人的把持之下,他們就利用這個奧會憲章,政治不應該干預體育的規定來上下其手當成他們的護身符跟擋箭牌。所以今天一旦政府真的要做任何事情,甚至不是對國際奧會,只要對中華奧會有一些行政命令或者施壓,這些中華奧會裡面的內奸就可以利用這一點去告御狀說,台灣在進行政治干預體育的作為,光是這樣,其實就足以毀掉我們在做的東西。而且也實際上等於他們綁架了台灣這些選手的前途當人質這樣子,龜仙覺得就算你說要不怕犧牲、要怎麼樣好了,你今天這些隱藏在中華奧會裡面的內奸,你先不用民間的力量把它們除掉取代掉的話,你靠國家的力量,或者靠政治的力量去下手,反而會讓台灣落入一個就是政治干預體育,然後民粹獨裁這樣子的一個惡名裡面,當然這個我們都知道這些惡名都不是真的,可是這就會讓那些內奸找到一個見縫插針的,藉口,反而聯合中國倒打一耙。雖然小鱉講說有追求要有犧牲,可是這個犧牲也是在我們掌握了勝算的情況下,這個犧牲是要有意義的犧牲,而不是無謂的犧牲而犧牲,把關鍵之處的奸細給肅清掉,那後面的後面才會有意義。

小鱉:我其實並不是在支持,台灣制憲基金會,就你剛說的辜寬敏,或者是喜樂島聯盟的任何一個人,我反而是批評他們的哦,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在推東奧正名的時候是這樣跟大家說的:哦,根據某某這個奧會什麼規定,根據某某的前例,我們可以不用被禁賽,他們是這樣做宣傳,這個一開始就是錯誤,剛剛龜仙有講嘛,你如果政治去干涉奧委會,我們還是不能比賽嘛,所以你橫豎都是不能比賽沒錯,你要嘛用政府力量去清洗奧委會,哪怕什麼民意,反正只要他們被清掉,他們一定說是你政治干預你就不能比賽,啊或者呢,他們真的好也認同你去改名,因為違反洛桑協議,你還是不能比賽,所以就現在狀況是的確,你要推正名就是不能比賽,不管你是要清內賊,照你的方式,還是照他們的理想,就是我們用說服的,我們用民間進入了,不要說滲透啦,我們去改造、改革這個奧委會,你還是不能比賽。他們並沒有把這件事情很誠實告訴所有人,他們是雞賊的方式,想要騙大家,反正覺得到時候出事,民進黨政府扛,不是我這些推動團體、不是我喜樂島聯盟。台灣制憲基金會去推台獨推賴清德幹蔡英文,最後戰爭了,最後丟失政權了,也不是我辜寬敏要負責,他沒有告訴你,你可能會失去的是什麼,這是他雞賊的地方。

我是反對他,為什麼我一直說,要先要犧牲,因為這些所謂的理想的獨派全部都是不講風險,全部都是不講代價的人,所以最後理性的一定不理他們嘛,因為你從來不辯論這件事情,這件事可以辯論的啊,龜仙剛剛有講啊,台灣要下次有正名,或是有建國的窗口,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不要說第三世界大戰啊,至少是美中在太平洋戰爭,最小最小是這樣,這種戰爭下,你房價有可能漲嗎?你股價有可能漲嗎?你有可能沒有飛彈打到台灣嗎?你有可能不死人嗎?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個是我們逃不掉的哦,你再怎麼乖、你再怎麼維持現狀,都是逃不掉這一刻的。龜仙就講,這個就是台灣窗口期,台灣窗口期就是世界大戰或區域大戰,就是戰爭。比這個選手不去拿獎更慘的事情,各位台灣人們,你們準備好了嗎?這個是你們的命運哪。

好啦,講回來,這些人的問題就是因為他們不講代價,所以他們在辯論一開始就輸了,因為他們從來沒有給大家心理準備,或是去討論嘛,好啊我不比賽,不比奧運要怎麼辦?我要怎麼支持選手去比別的比賽?我要怎麼支持那些因為不能比不到奧運犧牲的人?你為國捐軀,軍人要有撫卹啊,這些人要不要撫卹,我們不要用撫卹這個詞,要不要某一個基金,某一個保險,國家去保障他們、慰問他們、告訴他們,他們是台灣的民族英雄,這些都是可以討論的嘛,就在推的人可以討論,政府不用討論。那你在推的民間可以討論,全部都沒有,就說啊不會出事、不會出事,這些人這樣子推台獨就是在詐騙嘛,所以當然被你看破啦,啊我當然跟他們是不一樣的人。

而且啦,剛剛都在講說,這個不能這個不能,我這邊有一個藥方哪,因為現在中華奧會卡著所以你也不能弄他嘛,好啦那根據這個國際奧會,你只要是一個自治體,也可以去比賽,所以像這個太平洋啊有一些群島啊,是美國保護國,或其他國殖民地,他也可以出場,那像香港、澳門也是這樣,他算是中國的,不要說殖民地,中國的屬地,但他也是特別行政區,他也可以出賽,那簡單,我們按照港澳模式,我們中華民國搞一國兩制,成立台澎行政特區。金馬……就不用了,他們本來就是正式領土,你看我這樣還合國際法,金馬台澎分開,因為台澎很特殊,台澎不是中華民國領土,這在國際法大家都承認囉,這是現狀喔。我成立這個行政特區哦,然後依港澳模式,另外組台灣隊或台澎隊,或台北隊也可以,我就叫台北隊,也可以,我們不要違反現狀。跟中華奧會一起去申請,啊現在就是一個新的議題嘛,我中華台北沒有變,我中華台北就叫中華台北啊,你也可能叫高雄啊,或是中華臺北也不能改嘛,不能叫中華金門嘛,雖然可能金門鄉親也會想要中華金門啦,我不知道,但是我們就依港澳模式嘛,中國可以,我們不一定可以啊,讓我們也是試看看嘛。啊至少中華隊,我們維持現狀,是沒有問題的嘛。至少不會被洛桑協議打回來了,而且又很合國際法和舊金山和約。更棒的是什麼,像我們之前霸海皇英那一集講的啦,你有這個台澎行政特區呀,那個我們偉大的蔡英文總統就可以得連選連任啦,可是不知道他可以連任多少,我們再來訂這個特首可以連任多久。你看這個藥方,可以一魚多吃啊、合乎這個法理建國的程序、又合乎我不改變現狀的這個國際政治現實啊、又可以讓大家自由選你要去台灣奧會、你要去中華奧會隨便你啦,然後最後這個我們小英總統可以來當特首還可以在連選,我們不用再煩惱說,下一個你要投給誰了。

龜仙:剛剛小鱉講了一個很有創意的藥方,可是龜仙覺得這個藥方還是有一些風險,因為畢竟站在中國立場,如果台灣今天搞一隊循港澳模式,中國應該想必也是很歡迎,只是有沒有可能這樣反而倒過來被中國利用進一步矮化台灣的國際地位,龜仙是覺得有點危險了,當然不是說小鱉講的完全不可行,可是其中風險是蠻大的。龜仙這邊也覺得有一些事情我們可以做,就是我們當然沒有辦法用政府的力量,直接去清洗這些所謂的中華奧會或者那些體育協會,但是其實龜仙滿好奇一點的,就是這些體育協會跟奧會的會長還有那個勢力,他們是什麼樣,一代一代的傳承跟掌握,因為,龜仙,查了一下,像現在的這個中華奧會今年的這個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她是那個宏國集團的老闆。對然後也當過101的董事長,就2018年還曾經因為一個掏空案被高等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年。那這樣一個商人背景的人,他有辦法接這個中華奧會主席,對就很明顯。這個林鴻道他不是體育背景的人,他是有錢人,今天如果我們要推動正名,政府沒有辦法出手,那臺灣民間有沒有辦法自己去凝聚一個力量,來搶這個中華奧會的主導權,或者是其他體育協會的主導權,因為畢竟奧運憲章只有規定政府不能出手,沒有規定民間不能出手。所以今天我們台灣社會內部去爭奪這個主導權,並沒有違背奧會憲章的這些規定。

小鱉:這個我不清楚每一個協會的點,但是我跟龜仙講一個故事,我那時候在服替代役的時候,然後有去成功嶺集訓,然後成功嶺就一個阿嬤,我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她是誰。然後他就說,他已經是國手,我不知道他比什麼。然後說,她先生也是國手,他女兒也是國手,他們一家都是國手,年輕的時候做選手,選手長大做教練,啊可能厲害一點,還可以去體大,去做教授,會去念體育系這樣子,雖然從可能國高中開始培訓但是大學可以念體育系,從這個學術,到這個比賽的協會,到這個產業,他們出來當教練啊、訓練啊、去拉贊助啊,這一些也都要跟體育有關的嘛,行政人員嘛,然後再跟軍隊,軍警、軍警有需要很多什麼健康的這個訓練人員啊,運動的訓練人員啊,或是他們可以有一些行政缺這樣子,全部都是綁在一起的啦,他們結構很深啊,你所有的產業到學校,然後再到軍警、消防,都有他們的這個蹤跡,我們看到很多體協什麼排擠誰排擠誰,有人會說為什麼不拉一派打一派,我不知道啦,但是搞不好,他們是兩個黨國勢力在爭這個飯碗。有一派比較強,啊另一派因為也輸了,他就出來說啊我要改革體協這樣子,他們其實全部都是黨國派的,你真的要清是沒辦法清掉。因為我剛剛講那麼多領域,全部都是他們的,你跟體育有關都是他們的人,那就沒有辦法。

龜仙:你這樣講反而更證明了一件事情,老實說啦,人家今天這些可以這麼囂張,你想黨國垮台,至今已經差不多三十年了。可是你硬要說的話,他們在這個領域還是深耕,這三十年還是他們在深耕,所以他們現在有辦法盤根錯節的卡死這個領域裡面的所有職位跟所有的機會。這其實有點像之前,我們在談台灣的軍隊很多軍官幾乎都是黨國體系的家庭出來的,等到你有需要的時候,這個時候,你才說,這些軍人不聽話,這些軍人怎麼樣,你要去改革之後已經來不及了。

所以譬如說像蔡英文,她現在一直在推動的國艦國造,這些東西就是她要從源頭重新去建立一個忠於台灣的利益結構去取代舊有的利益結構,在軍隊蔡英文在做這樣子的事情。那很多人現在會罵所謂的什麼新潮流如何如何新潮流怎樣怎樣,大家想當年二十年前陳水扁當總統的那個時候,新潮流,那個時候大量的在技術官僚跟公務體系灑下他們的人。然後那個時候,他們沒有分到權力,也沒有佔到顯著的位置,可等到現在二十年後,真的能夠操縱的了公務體系的變成新潮流,那你這個時候再去攻擊新潮流盤根錯節,你永遠只是說說,你沒有辦法真的撼動他,因為你沒有真的跳下去跟他競爭。所以這其實也呼應剛剛小鱉講一個東西就是現在很多推正名或者推獨立的人都希望能夠推動政府去做些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事情。可其實實際上,這些東西是民間自己就要撒種子下去。在各個地方,在基層。當然你不可能一進基層,你就,開始跟這些人鬥,這當然可是變成,你要先在這些領域丟人進去,深耕十年、二十年,就像李登輝當年潛伏在國民黨裡面一樣,然後等到關鍵的時刻,你真的要在這裡面鬥,把這些人鬥倒,你才有辦法。

今天基本上,像剛過先講那個現在的中華奧會主席,他本身也是有錢,然後可以跟就是小鱉剛剛講的這些盤根錯節在體育內部的勢力結合,他有辦法當這個中華奧會主席。你獨派或台派,真的想要把這些內奸清除掉。今天龜仙講的這些清除內奸不是什麼像紅衛兵一樣把它拖出來一頓打之類的或者是政府下達逮捕令,革命黨抓他之類的,不是這種所謂的清除。而是說,你就是該灑錢的地方,就是要撒錢去培養獨派台派自己的體育人才體育選手,然後漸漸的去,深耕這些領域。就像當初新潮流,在公務體系撒種那樣,等二十年後,你才真的有機會能夠去撼動這個體系去把它取代掉。如果我們現在開始做這件事情差不多,也是會在十年、二十年之後有機會開花結果,那到時候也正好是台灣進入了這個窗口期的時候。所以其實現在開始做這件事情,並不是說沒有機會,而是現在這個時機點。以國際情勢來,其實時間搭配的很好,我們現在開始做一點都不遲。可是如果現在沒有開始做,而只是期望用政府的力量去推動這個東西的話,龜仙覺得這不是一個正確的策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