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聊政治之龜笑鱉無尾

權謀,一直是龜笑鱉無尾最重要的賣點,我們針對政治人物作的行動,分析其策略操作的優劣,並且提供我們認為最佳的策略選擇。 Podcast https://anchor.fm/91867 龜仙(彭振宣) 小鱉(酆景文)

中華民國反攻大陸是美國鬼牌 民主進步黨實現台灣帝國主義?

發布於
中華民國在台灣是美國一次滿足藍綠雙方的鬼牌?與其說是個奇計,不如說是一種雄心壯志的願望,因為將要面對比現在複雜的政治形勢。民主進步黨是否能擔負台灣帝國主義的重責,以更靈活主動的方式捍衛台灣利益,成立對台灣友好的東亞政權呢?

反攻大陸是美國鬼牌

小鱉:龜仙啊,不知道你有聽過香港的網紅,鄭立的「鬼牌理論」的東西?一個學者叫范疇的,他也是非常支持這個理論。你有沒有聽過這個?

龜仙:鬼牌理論,這是打牌的理論嗎?龜仙沒有聽過。

小鱉:他是這樣講的,鄭立跟范疇是分析:這個台灣因為國民黨遷台嘛,然後就一直有族群的問題,就他們認為,美國其實有為台灣準備一個可以一勞永逸解決族群問題跟國家定位的方法。

那就是說,因為共產黨就跟蘇聯一樣。他自己就會最後支持不住自己崩潰掉,等這個中共自己崩潰掉之後呢?那現在就有一個自由中國在這裡呀!這樣子也解釋了,為什麼台灣未定論會變成二戰後的結果。

因為美國就是覺得我不要把台灣確定下來,我讓台灣跟中國在主權未定中一下,讓這中華民國有一天能夠回去,能夠反攻大陸,有個合法性,然後呢?台灣又是未定又不是中華民國的,所以等這中華民國反攻過去之後呢?台灣人就可以獨立啦!

阿你看這樣不是很開心,這些想反攻大陸的就回大陸啦!然後想獨立的等他們回大陸可以獨立建國啦?然後他就這個就是美國下的一個鬼牌的棋,這鬼牌呢就是在等中共自己瓦解了。然後,美國就利用這個台灣未定論,順勢解決台灣社會所有的問題,也解決這個國際法上的種種主權定位的問題。欸,你有沒有覺得這個理論有點神。

龜仙:聽起來是一個大團圓皆大歡喜的結局啦!可是龜仙覺得,這個事情可能不一定會這麼的美好。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第一個中共如果解體的話,其實是會有很多種可能性。

其中有可能是中國內部發生革命;有可能是中共內部發生內鬥,然後陷入軍閥混戰;那也有可能是中國跟美國打到一半的時候,被俄羅斯從背後補刀,來一個像當年日本太平洋戰爭打到最後,蘇聯給他來一個撕毀,日蘇互不侵犯條約這樣子的事情。在這幾種情況底下,台灣的國民黨支持者要反攻大陸,這件事情我覺得都有不同的困難。

當然在這三種可能性底下,最簡單的應該就是中國發生革命。中國發生革命之後,共產黨被推翻,暫時會出現一個權力真空,要是在這些主導革命的人之中,所謂的國粉夠多的話,中國國民黨確實有可能會真的被邀請回中國去。

就像當初辛亥革命成功之後,孫文突然就被找回去當大總統一樣,那這個當然是對國民黨來講,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可是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其實也不好接。因為大家也都知道,後來孫文回去接了這個大總統之後,沒多久就被袁世凱取而代之了嘛!國民黨基本上在中國沒有武力基礎,民意基礎也很薄弱。那很多的果粉,其實都是實際上也沒有真的給國民黨統治過,或者加入過國民黨,他們大概都是看一些歷史故事啊、或者網路討論啊、在臉書還是什麼的,線上支持國民黨。那可是大家都知道線上支持跟你真的被他統治,或者真的跟他一起,搞個組織都不一樣嘛。

譬如說,這個小鱉,大家不要看他這樣,他其實也是某教的教主,那他的宗教在網路上也是很興盛,可是他往往要半個線下的活動就是萬人響應,也是有人到場啦,可是沒有很多這樣子。

所以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就是線上支持是一回事,那實際上真的要大家一起合作,建立一個國家,就是一個新生的中華民國,或者什麼中華民國第二共和還是第三共和之類的,那樣看你要怎麼算啊,第幾共和都無所謂這樣子。這個其實是很不簡單的事情,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國民黨究竟有沒有辦法回去執政、順利的執政成功,外省人有沒有辦法順利的回到他的家園,都會是一個未知數。更何況這還是三種情況裡面,龜仙覺得最美妙的一個情況,那再來講講其他兩種情況。

再來,第二種情況是中國內鬥陷入內戰,他這個情況下就是更麻煩,阿就是國民黨也不可能直接回去執政嗎?那他一定是要介入中國的內戰,那既然要介入中國內戰,我們台灣要不要出兵?以什麼樣的名義出兵?如果今天像剛剛鬼牌理論說的,留在台灣的台灣人要獨立的話,我們派去介入內戰的那支軍隊是把他丟出去?之後就不管他死活了呢?還是這支軍隊代表台灣參加中國內戰,是台灣派去的維和部隊嗎?還是國民黨自己的私人兵團呢?

光是我們台灣會以什麼名目、或者什麼身份介入這個中國內戰就會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且要介入到什麼程度。你介入太深,是不是代表你台灣自己承認你是中國的一部分?那介入太淺的話,基本上等他們打完萬一出來,一個新的軍閥,比共產黨還瘋狂,就一個核武狂人準備要對台灣丟核彈,那大家要怎麼辦?

基本上第二個情況也是很麻煩,而且萬一你這個軍隊真的派出去,如果真的打贏了,那還好說。阿萬一打輸了呢?打輸了之後,對手秋後算帳,覺得噢媽的你,台灣居然還派兵來捅我一刀,還好老子打贏了。老子害怕之後再被你捅刀,先把你收掉。再說是不是更激起中國想要征服台灣的慾望,就是那個之後的,新政權的中國。最後要怎麼辦呢?

而且第二種情況還有一個很麻煩的是,難民的問題;就是你介入內戰是一回事,先不要管介入,打不打得贏,誰打贏。中國陷入內戰一定有一大堆難民往四面八方逃,那其中台灣跟他們語言相通,文化相近,一定最多人想要逃來台灣。台灣,現在塞兩千三百萬人已經很擠,中國現在十三億人,再逃個,五六千萬人要來台灣,台灣要收嗎?啊你收了之後,你台灣是不是整個人口被稀釋掉?反而台灣人自動被代換成中國人的這個情況要怎麼辦?那你不收,這些難民亂竄,造成像之前,中東那樣子的人道危機,台灣海峽到處都是淹死的人,你忍得下這個心嗎?或者你要怎麼救濟?譬如說,你要在福建設難民營安置這些人,不要他們過來台灣或者怎麼樣,這都是一些很麻煩的事情,都沒有那麼簡單,而且會製造新的問題出來,可能比現在台灣的族群問題更難解決。好,這個是第二個情況。

第三個情況又更複雜了,就是俄羅斯出手的情況。俄羅斯出手捅中國,這個以我們那麼討厭中共來說,看了是大快人心。可是大快人心之餘,這也會有一些問題,就是第一個,如果俄羅斯出手的話,龜仙預估大概內蒙古啊、新疆啊大概都會在俄羅斯的支持下獨立,那這個中國會大幅縮水,那在縮水之餘,那些中國居住在那邊的華人大概會死得很慘。就是現在中共怎麼對付那邊的維吾爾人、蒙古人,他們在俄羅斯支持獨立之後,就會加倍奉還這些華人。到時候一個是當地也一定會出現華人被屠殺的人道危機。

這些華人就算台灣沒有直接的責任,那到時候,台灣是美國陣營的盟友,如果真的像鄭立講的這樣子,中共在美俄的前後夾擊下被消滅,俄羅斯扶植他的衛星政權,那美國當然也會扶植他的衛星政權,這個時候,中國國民黨可能也是美國的選項之一。好那可是這個時候,中國國民黨接手了這個,中共滅亡之後的爛攤,第一個要面對也就是發生在內蒙古、新疆、青海,甚至有可能一部分的甘肅。這些地方發生的華人人道危機,他要怎麼處理。第二個俄羅斯跟美國拆分中國之後,中國可能會新生幾個國家,那這些國家彼此之間的關係可能就跟冷戰時期的東德、西德一樣,到時候可能又會爆發類似像柏林危機,或者是像那個,以色列跟巴勒斯坦,他們彼此在佔領地發生的那些危機一樣,會有很多的蓋牆也好啦、難民也好啦、諜戰也好啦,而且中國內部分裂的疆域可能就會變成美、俄兩股兩個勢力最新的前線。

當然這不代表美俄關係會立刻惡化到很高的對立。可是在這個情況下,兩邊互相扶持的政權一定會仇視對方,所以可以預期到時候中國會出現兩個政權,一個可能對台灣相對友好,因為那可能是國民黨去創的,啊可能另外一個被俄羅斯扶植的政權,不管他是維吾爾人或者是蒙古人的政權,還是俄羅斯也在扶植另外一個漢人政權,這些政權一定會對,不只是國民黨,可能對台灣那個相對比較自由的華人政權都會非常的仇視、非常的敵對。那到時候,整個中國狀況可能會陷入像當年東西德,或者像現在烏克蘭那樣子的一個複雜的局勢。

那在那個局勢裡面,我們臺灣要怎麼處理?要怎麼介入?接觸到什麼程度怎麼樣的情況不會引火燒身,這都是非常非常麻煩,非常非常需要很大的智慧才能解決問題,那個複雜的程度比台灣現在的那些,說穿了台灣現在的主權問題也不是什麼真的很嚴重問題,就大家在那邊打口水戰。那些最極端的,不管是你說統派像郁慕明還是王炳忠那些人好了,其實也都嘴砲居多。你看王炳忠問,他交往以來不是先問他自己的感情,事情優先?對啊?所以其實,他們那些說武統的,也真的都只是說說而已。實際上,這些人造成的問題在現在來看,你真的都只能小打小鬧,也搞不出什麼真的能夠分裂台灣社會事情。

可是,等到中國、中共真的瓦解之後,台灣要面對的問題,面對的中國問題,就是台灣當然不會有被中國侵略的危險,可是到時候爆發的問題會比現在複雜百倍,到時候對台灣來講,還是一個頭、兩個大。

小鱉:我必須先澄清:,本教的會員大會從來沒有這個開不成的危機,光這一點組織度就已經比這個時代力量跟民眾黨還要強很多了,所以絕對不是什麼萬人響應,小貓兩三隻到場這樣子。

龜仙:原來如此,那個龜仙錯估形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民進國際與台灣帝國主義

小鱉:好啦,所以聽起來就很像是,這個一廂情願嘛。因為鄭立跟范疇他們都是住在台灣的外省人。鄭立香港人,那范疇本來就是外省人。所以也好啦。這個是外省人想反攻大陸的一廂情願,他只是去了美國一趟啊,或是裝一些比較現代版的理論樣子,可能比蔣介石的高明一點,聽起來很像這樣啦。

龜仙:我覺得啦,這是雄心壯志啦。有這樣的雄心壯志是很好啦,就是我們人生,要想著怎麼開拓一個新亞洲的未來。可是真的,當你要開拓新亞洲的時候,其實是滿困難的。你看,當年日本,他們明治維新之後,他們也想要成為亞洲的領頭羊,結果弄到最後那個大東亞共榮圈,反而把自己給害死,所以其實是沒有那麼簡單。

小鱉:說到這個,成立新亞洲?我覺得我最近受到這個民進黨,馬祖選區的李問,有很大的啟發,搞不好有機會搞一個新亞洲,什麼樣的新亞洲呢?

李問在馬祖選舉的時候呢?他因為怕這個認同問題,因為大家覺得民進黨是台獨政黨,所以呢,他就把這民進黨旗中間的那台灣島給換掉,他把中間改成這個馬祖島,然後在馬祖選舉這樣,代表說我是認同馬祖的民進黨員,當然他沒有選上。

但是呢,欸這個給我一個啟發,所以中間那個地方是可以換。他不一定要是台灣,所以今天我可以變成香港民進黨、可以變成上海民進黨、湖北民進黨、西藏民進黨、新疆民進黨。可能新疆不能用那個白十字旗啦,因為那白十字旗是長老教會,就是希望台灣成為一個基督教國家。雖然可能要把它改成那個星月旗,代表伊斯蘭教。

不管怎麼樣至少說,民主進步黨,他是推崇民主進步主義、民主進步價值。他沒有規定你要是哪一國人,他沒有規定,你要認同哪一個民族。不像中國國民黨就一定限制說,你要認同我中華民族。這樣就很方便,因為像新疆、西藏,香港可能現在也是,都不太想認同自己是中華民族一份子。

那民進黨不是就可以完成鄭立跟范疇的雄心壯志,透過民主進步主義遍地開花,在整個東亞大陸上培植不同的民進黨。以前國民黨、蘇聯共產黨也都幹過,各地搞黨支部,然後利用黨支部來做掩護,然後,搞不好,這個真的可以創造一個以台灣為中心的這個新的亞洲大陸面貌。

龜仙:這件事情也不是沒有可能。可是問題就像我講的,就是我們人可以有雄心壯志做美夢,可是我們時刻要警惕自己,到時候真的民進國際這個搞下去的話,其實是會有很多,很複雜的政治、經濟、民族。然後,地緣、政治各種複雜的狀況在裡面啦,那這個是我們在作夢之餘要先做好準備的。

可是老實說啊,這件事情其實已經有人用腦洞幫我們想過,這個腦洞大開的就是所謂國民黨的支持者。因為國民黨其實就是學那個蘇聯的列寧式政黨嘛!所以他們過去也一直有對外輸出,國民黨的黨支部也好,或者是聯絡黑社會也好,或是什麼。所以,其實,我們看,那些國民黨支持者,無論是三一八太陽花學運也好,還是後來那個五眼聯盟。澳洲說,王立強是共諜也好,在國民黨支持者,他們的陰謀論小圈圈裡面,都會認為這個民進黨的滲透無所不在啊!這個美國也是聽民進黨旨意行事、澳洲也是聽民進旨意行事。像我們有講到那個日本跟美國,他們合出一個共同聲明,這其實也是因為,日本被民進黨、被謝長廷給滲透了。所以其實在國民黨支持者的眼中,這個民進國際早就已經成形,而且無處不在。像陳水扁那個海角七億,還有可能藏到利比亞去的,那個全世界都是民進黨的粉絲

小鱉:我還真的沒聽過這些事情。

龜仙:真的真的,你去看那個新聞留言區就是只要跟外國挺台灣,反中他們都會有人說,一定都是被民進黨滲透

小鱉:我以為他們只是開玩笑而已。

龜仙:沒有沒有,你們那個就是因為國民黨以前真的會這麼幹,共產黨也會這麼幹。他們心理都認為,民進黨就會幹一樣的事情。也對啦,每一個壞人都覺得全世界都跟他一樣壞,這樣自己就顯得沒有那麼壞了,所以其實這個民進國際早就已經在國民黨支持者的腦海裏面成形。

小鱉:那我記得龜仙曾經私下跟我說過啦,以台灣的這個地緣形勢跟人口經濟實力、軍事實力來看,就如同不論島內的認同分裂的問題,其實台灣是可以一直殖民華南地區的,可能就比較像以前那個鄭成功的東寧王國啦,因為我們知道東寧王國在對岸那邊其實有一些據點,在南洋、菲律賓那邊也是有據點。這樣做就很像台灣搞帝國主義這樣子,我們剛剛談的東西都是聽起來是蠻帝國主義的東西。

你覺得台灣有沒有可能有一天,真的實現帝國主義。也不像現在大家都是,都說,台灣像牛一樣,就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捅我,我才會生氣,你覺得台灣還缺什麼東西?

龜仙:這個其實,姑且可以稱之為龜仙版的鬼牌理論。其實龜仙也是有想過,等到中共垮台之後,說不定台灣也有機會拉幾個中國,其實想要聯省自治、東南互保,或者想要脫離中國獨立的省份,台灣乾脆就去殖民他們,把他們弄成一個親台灣的政治實體,把他們變成台灣的附庸國。

可是龜仙也要說,這基本上也是龜仙胸懷大志的想法,可是在這個胸懷大志之餘,一樣嘛,就是我們剛剛講的中國內戰問題,還有難民問題;之後,經濟整合的問題還有地緣政治的問題,這當然也都是我們要面對的。

不管是鄭立他們的鬼牌理論,還是龜仙版本的鬼牌理論,都有一個前提啦:如果中國今天瓦解的話,台灣作為華人世界裡面最強悍的政治實體,真的是蠻有可能會被美國拱出來去,領導一個新的,不管是聯邦、邦聯還是什麼東西也好,這其實是有機會。就算台灣他自己,我們自己追求獨立,我們建國了。美國到時候可能也會希望台灣帶頭去扶植那些親美的其他中國政權。

只是這件事情,也還是會有一些危險啦,畢竟到時候,不管台灣人想不想要還是會有一定的機率被迫的,去干預中國內政。台灣如果干預中國內政過度,其實也會有被反噬的危險,你就跟大家都常開玩笑嗎?哪一個民族如果一旦不小心征服中國了,以後就永遠逃不出那個網羅。台灣好不容易獨立,之後,我們有沒有可能再陷進去,這也是一個問題,

小鱉:也有一些事我覺得也是滿好奇的啦,我在clubhouse上有跟一些網友聊這件事情,然後我發現,其實對這鬼牌理論有興趣的人,包括鄭立、范疇,我們剛剛聊那麼多嘛,然後再加上我在網路觀察,好像本土的台灣人士,對這邊完全一點興趣都沒有,發現是跟中國越有關係的,對這議題有關心,台灣人就是完全對這個帝國主義的興趣都沒有,就很奇怪吧。

龜仙:因為對台灣人來說,台灣的問題反而是想要切斷跟中國的一切聯繫要獨立吧,因為我們真的被中國威脅太久了,能閃多遠就閃多遠我想是大部分台灣人的想法。

可是龜仙是覺得啦,畢竟我們現在這樣的想法還是建立在中共太強,然後我們是被欺負的情況下,阿哪天中共不見得,大家發現,如果今天談中國問題是我們台灣去欺負別人了,那這個時候臺灣人的想法會不會變了,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小鱉:所以你覺得中國人跟外省人會對這東西比較興趣,是因為中國人常常欺負別人?

龜仙:對啊,因為以前就是啊。那個中華民國就到處一下去那個新疆、一下去吞西藏。雖然中華民國的吞比較文明點啦,我們沒有武力佔領嘛,可是我們也還是去搞了一個那種類似宗主國附庸的地位對阿。然後,中國歷史上大部分中世界都是在欺負別人,沒什麼好說。只是中國人很會包裝,講作什麼?王師有征無戰,中國的軍隊是仁義之師,所以我們只有征服,沒有戰爭。因為不會有人抵抗我們。

小鱉:所以到頭來問題其實是我們兩個。

龜仙:現在是這樣,可是我覺得人性啊,龜仙覺得這個是人性,就是當常常被欺負的時候,人都會比較善良阿,等到你可以欺負別人的時候就不一定了。

我們需要對台灣友好的東亞政權

小鱉:因為其實我在之前有聊到這個逆統戰這個桌遊,現在像姨學啊、逆統戰會那麼興盛,就是因為台灣發現我們一邊一國其實不會安全,因為中國的整個國本吧,或至少共產黨,他是沒辦法放過台灣的。因為它就是完全沒有所謂的正統性,他就完全用暴力、治理他的國家,那能讓這個「中國稱霸世界」,成為它現在一個很重要的支柱。

阿如果連台灣都收復不了,又換國民黨還在台灣,中華民國還是一個中國吧,它要繼承東西,留著就是一根刺。所以現在很多台灣人都會覺得說,開始認同一邊一國不再是我們要追求,我們要追求就是我們要消滅中國,那我覺得帝國主義就跟消滅中國這個其實蠻通聯的。

當然啦,我跟這些人講同樣一件事情,就他們也是沒有興趣,所以我就覺得欸那中間可能還是有一個這個距離,這樣大家還沒有意會說,知道我們只批評帝國主義帝國主義,但其實不論是大英帝國還是以前的,什麼希臘、帝國,其實帝國主義者,他就是一個戰略,主動方,他有辦法主動的製造一個形式,迎合自己的國家利益,我就會比起被動的去反擊更有安全性,阿利益當然也是更大,我覺得你可以開始洗白帝國主義。

龜仙:也不是說洗白帝國主義啦,其實我就覺得這個想法沒有錯,就是中國問題,如果沒有一個好的解決,就我們無法確保一個跟台灣友好的中國政權,其實台灣是永遠都不會安全的啦。所以就算中共被消滅之後,其實龜仙是覺得,台灣可能也是有必要要涉入一點中國政治,可是要涉入到什麼程度,對這真的是一個很麻煩的狀況。

只是龜仙覺得有一個最大的目標,就是我們不管是鄭立的鬼牌、范疇的鬼牌還是龜仙的鬼牌,還是怎麼樣的策略都好,一個最重要目標是要建立一個穩定的,對台灣友好的中國政權,這個情形是最大的目標。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