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當奴縮縮

https://www.facebook.com/mcdonslavehk/ 從2019年6月9日開始重新認識香港。 從今日起,為每一件事情加上問號,尋找哲理。 🤡🍟🍔🥤🧠🕵️👩‍💻👩‍🎓👩‍⚖️👳📚

運動哲學(一) 犯法就係犯法?

發布於


1986年世界盃,球王馬勒當拿的兩個入球,阿根廷以2:1淘汰英格蘭晉級。第一球係用手撞入,被稱為「上帝之手」,球證裁定入球有效,相信對英格蘭的球員和球迷黎講,係唔光彩的一場比賽。如果係攀石比賽決賽,有參賽者被發現賽前非正當地預先知道比賽路線設計,相信即使獲勝最終都會被取消資格。

其實咩係競技運動呢?同樣都係犯規,點解阿根廷隊就可以嬴,攀石選手就要被DQ?首先,競技運動比賽係由1.比賽規例、2.公平競技、3.官方權威構成,而呢啲元素同我地生活緊的公民社會其實係非常相似。

係籃球比賽入面,如果係最後幾分鐘兩隊分數相近,落後的一方會刻意向對手犯規,博取對方射失罰球,繼而爭取反超前的進攻機會,呢種行為已經係約定俗成的「潛規則」,大眾唔會覺得犯規係一件不道德的事。同樣,係足球比賽入面,如果進攻一方有一個單刀機會,防守果隊的球員好多時會襯對方未入到禁區前不惜犯規,寧願被對方射罰球同食一張黃牌/紅牌,都要阻止對手進入禁區射波,大概觀眾亦唔會覺得呢種行為係不道德,有失體育精神。

而襯對方未入到禁區前不惜犯規,寧願紅牌被罰出場同一位球員雙腳飛剷對方意圖洩憤或令對方受傷相比,大家都係紅牌出場,但後者相信無乜人會接受得到,認為呢一個係欠缺道德的行為。但係冰球的世界入面,打架係一種傳統,睇對方唔順眼、增加球隊的氣勢、恐嚇對手、報復之前的恩怨等等係冰球入面係可以透過打人去洩憤或達成目的。不過,即使呢個「傳統」容許打架,都只限於打拳頭架,打完會俾人罰5分鐘無得出場,但係如果有人用冰球棍去打人就另當別論,會被人停賽好幾場。

2014年,澳洲男籃係世界盃最後一輪分組賽對安哥拉收起陣中主力,最終輸波成功走線,避開同線勁旅美國。走線成功,令到獲取獎牌的機會大大增加,但故意輸波的做法就引來各界批評。同樣,2012年倫敦奧運羽毛球比賽入面,中國同南韓女子隊明目張膽「打假波」,務求「走線」增加奪金機會,最後被取消比賽資格,真係輸都輸得唔光彩。

再黎另一個故事,英國欖球聯賽入面,如果有球員受傷流血,可以有特別的換人安排。2009年Harlequins隊的隊員被發現用假血胞,經常係球場上以球員流血受傷去利用特別換人安排,係戰術上得到好處,結果教練、隊醫、物理治療師最後被禁賽2-3年。

以上的例子,其實佢地係無「犯規」架,佢地都係係比賽規例/制度之下咁進行比賽,球證係果時的確係完全唔可以做到D咩去懲罰佢地,只不過係賽後基於「公平」、「體育精神」等等價值觀俾人秋後算帳。

從唔同競技運動可以睇到,1. 一套全部運動通用的比賽規例係無可能的事,2.比賽規例亦唔可以確保到公平競技,3.一日要繼續投身呢種運動,都係要靠官方權威去作出裁決。

咁我地係咪又一定有道德義務去服從官方權威,遵守法律呢?

我地都知道,規矩或法律都係由人定出黎,而非常重要的一點係我地要識得分邊D係犯規,邊D係唔可以接受的行為。足球員雙腳飛剷會被紅牌趕出場唔係因為雙腳飛剷犯左規,而係因為雙腳飛剷會嚴重傷害人,係一件差劣的事。我地唔會因為知道殺人係犯法所以唔去殺人,而係因為我地知道殺人係唔岩所以先唔去殺人,唔通法例有一日容許人可以去殺人,殺人就會變成係一件正確的事?

另一方面,好似頭先講過的例子,亦都唔見得果D「循規蹈矩」的就一定係好人,係規矩無可能完美的情況下,就會有人去鑽漏洞或濫用規矩為求得到對自己最大的利益,懂得去鑽漏洞或濫用規矩的人往往係資源同權力比較多的人,而呢D行為亦往往係違背大眾認同的道德標準。

但又唔代表我地應該支持無政府狀態喎,因為好容易想像到無政府狀態會帶來一個弱肉強食,更加無道德規範的世界。睇番羽毛球打假波、Harlequins隊的「假血」事件,其實最終都要透過官方權威去做出裁決,展現人民的合理道德期望。所以,當我地明白到規矩或法律都建基於咩係岩咩係錯,咩係好咩係壞等等的道德價值。政府其實只可基於展現同維護呢D人民有共識的道德期望去行使權力,政府並無權力自己去建構一D法律然後要求人民去服從政府「自身的道德期望」。

如果國際羽聯話:「佢地無犯規呀,乜有打假波咩?我唔覺得有喎,我唔知道我睇唔到,咩係「走線」呀?」咁羽毛球呢一種運動除左果D打假波的人,仲會唔會有人參與呢?而當全世界都打假波的時候,咁個運動仲有咩意義呢?

返黎香港,由於我地的政府並唔係民選,唔係由民意授權的政府。所以我地會見得到政府可以話陳同佳係香港真係坐完監嫁喎,接受一個殺人兇手唔需要承受應有的刑責。我地又會見到政府可以拘捕鏗鏘集的記者,但個記者去尋找真相,尊重同發揮自己的專業精神,希望還香港市民一個公道都係有罪的話,咁第時唔知會唔會著黑衫、戴黃色口罩、呼吸都會犯法呢?

如果所謂的法律唔係建基於展現同維護人民的道德期望而定,其實又有咩必要的理由去守法呢?我地需要遵重的權威係人民賦予權力的權威,並唔係自認係權威的權威。我地需要遵重權威,但唔需要遵重每一條法律,法律理應由人民制約,並唔係由權威擅自撰寫。

犯法就係犯法,如果第時有人咁樣講….我地要知道呢一句說話並唔係絕對的真理。

啟發自:

Professional fouls and political obligation.

Knowing the score. How sport teaches us about philosophy. David Papineau

#犯法就係犯法

#濫權 #濫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