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當奴縮縮

https://www.facebook.com/mcdonslavehk/ 從2019年6月9日開始重新認識香港。 從今日起,為每一件事情加上問號,尋找哲理。 🤡🍟🍔🥤🧠🕵️👩‍💻👩‍🎓👩‍⚖️👳📚

鍾翰林

發布於

3年前的訪問中:

「無論香港有幾民主,有真普選、公民提名都好,你只要激嬲中共,佢就可以收回所有施捨畀你嘅嘢 … 所以一日唔脫離中國,即使有幾大民主,都係朝不保夕」

「淨係明白要脫離中國,但再深入少少,擺街站被人問兩句『無中國咁香港點算』,好多都未必答得出。中學生有個問題,他們的論述不夠清楚,以至好容易心灰意冷」

「甚至難聽啲講,型囉,威囉,但而家低潮嘛,咪唔繼續落去囉」

「原來對我哋最凶狠的人,唔係大公文匯,唔係政府,而係自己人 … 呢個最灰心」

「由我哋同民族黨,叫人在中學大學宣傳『香港獨立』嗰下開始,令到香港政府、中學大學的校方,對於校內宣傳港獨有咁大的反應 … 咁其實我哋當初搞呢個計劃出嚟,究竟有無幫到香港呢?還是令宣傳愈來愈難?」言談間,他甚至吐出八個字: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換個角度睇,我哋唔去做,五年後十年後,當香港言論自由一步一步收窄的時候,這結果都會出現」

「因為自己嘅政治主張而離開香港或者面臨審判」

「離開學生動源,離開政治圈都好,半年之後一年之後,當香港再發生乜嘢事,你醒覺咗之後,唔能夠再沉睡返,你不過係扮唔關心,終有一日,都係走返入個圈,走返入個組織」

「離開,係解決唔到問題」

今年10月因國安法再次被捕前的訪問中:

「現在對我來說,難聽一點說,港獨這回事是有點不切實際,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後,我們看到香港的民主、自由、自治,也比起『反送中』爆發時,更加嚴重地被收窄,當最基本的核心價值也更細小的時候,談港獨對香港人來說,是很遙遠、難以接觸的事情,我會選擇希望先捍衛香港僅有的民主自由」

「很多人認為如果中國願意給予香港真普選,是沒必要走向獨立這條路,我相信決定權一直在北京,但北京明不明白這個道理,又是另一回事,香港人需要的東西很簡單,維持本土特色、保留自己的語言文化、生活模式和核心價值,只要有這些東西,香港人也不會熱衷追求獨立」

「保釋以後,我嘗試打給爸爸、祖父,但一直都聯繫不上,WhatsApp也取消了帳戶,與爸爸那一面的家人失去聯絡,不知他們身在何方。我是和父親那邊的家人政治主張非常不一樣,但我也是有點驚訝,畢竟我是他兒子,我保釋出來後,他從沒致電關心我,好像人間蒸發般,每個父母在子女被捕後,無論政見多不一樣,也會去慰問一下,這是我感到比較意外,但我也沒有太傷感」

「很多朋友因不同原因離港,有些朋友遭還押或入獄,與我同行的人現在已所剩無幾,政權打壓越來越嚴重,但香港人反而有所退縮,淡化了過去手足的犧牲,這對我是很大打擊,一年前我們香港人很團結走上街頭,但現在不再走出來為渴望得到的東西努力」

「過去我會認為,香港抗爭不能夠依靠『和理非』,應該全面勇武抗爭,走上街頭打生打死,就會有民主,但一年下來,又不是這樣,很多東西不親身經歷,只在腦中想象,是不夠貼地,」他說,「過去一年,我們香港人以這種高的武力程度進行街頭抗爭,我們又得到了什麼呢?我們可以『精神勝利法』,說撤回了『送中惡法』(《逃犯條例》),但同時有成千上萬同路人因為抗爭被捕,帶來的這些風險和後果,可以稱得上是勝利嗎?我不是這樣看」

「『大台』是沒有問題,最大問題是『大台』是否聽取民意,能否帶領抗爭者,香港是需要一班人出來引導和帶領香港人」

「這刻,我們做任何抗爭都達不到想要的結果,但不代表沒有事情可做,中國正同化香港,新移民會沖淡我們的人口,我們的下一代可能全用普通話作母語,與香港本土文化脫節,」他說,「這時候,香港人不能坐以待斃,要捍衛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堅持我們的文化和核心價值,在心裏保留意志,在適當時候再出來抗爭,這才是現有的新出路」

年僅19歲的鍾翰林是第一位因「分裂國家」罪入獄的香港人。老師在犬儒一文寫道︰

「追求遠大的理想或者志向,經常都要放棄當下穩定舒適的常規生活,來追求帶有風險的回報。於是人心內裡那隻厭惡風險的精靈便在耳邊說: 這不值得去冒險;好讓我們看不見理想的價值與改變現狀的理由;因為日常「瑣事」的確可以很吸引,經營各種人際關係、年輕時談戀愛、成人時組家庭、年老時抱兒孫……這些都是常人可以觸及與期盼的滿足。或許以理性的風險與回報計算,的確支持人背向理想」

短短三年間,相信犬儒並不適用於鍾翰林身上,更貼切的應該是「成熟」

黎樂的威權一文寫道︰「德國哲學家康德:啟蒙即超越自己招致的不成熟。所謂不成熟,指的是人不能在沒有旁人指導下運用自己的理解能力。如果不成熟乃由於自己沒有決心和勇氣而要依靠他人的指引,而非因為理解力之缺如,這種不成熟便由自己招致。勇於求知吧!果硬地運用你的理解力!這便是啟蒙的格言。這種啟蒙,需要的只是自由。自由可容許人對任何事物展現理性之公共運用。「不要議論!」軍官說只可操練不要議論、稅局的人說只要交稅不要議論、神職人員說只要信不要議論」

這19歲小伙子的故事,至少啟蒙了我。

節錄

#大時代的哲學 #犬儒 MK Kong

#大時代的哲學 #威權 黎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