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當奴縮縮

https://www.facebook.com/mcdonslavehk/ 從2019年6月9日開始重新認識香港。 從今日起,為每一件事情加上問號,尋找哲理。 🤡🍟🍔🥤🧠🕵️👩‍💻👩‍🎓👩‍⚖️👳📚

民主的去留

發布於

自從立法會選舉被人大常委會宣佈延遲一年進行,民主派出現留任同總辭的爭論。兩派的正反意見都唔係無道理,面對住驚濤駭浪的政治環境,相信無人可以完全保證留任同總辭最終分別會為香港帶來咩後果,如果兩者都係本住抗爭意志的話,或者結果都會殊途同歸。

關於去留,其中一個爭議點係理想與現實的討論。主留派認為政治現實上,留比辭適合。總辭派認為,某些原則同價值係唔應該妥協同放棄。關於呢一次的爭論,或許我地都可以問一問自己,咩先係民主?民主有咩價值?我地自己又想要一種點樣的民主?係咪一人一票就完全等於民主呢?

最近讀荼毒室新書大時代的哲學,當中有一篇係講民主的文章。筆者提到美國政治學者(Jason Brennan) 的反民主論述,認為應該以知識精英制取代民主制度,因為現時的民主制度下,係由3種選民去決定社會的未來同發展,

第1種叫哈比人,可以當係乜都唔理的港豬;第2種叫政治流氓,可以當係極端黃絲同藍絲/熱狗whatever;第3種叫瓦肯人,指一種理性、對知識掌握度高、會自我反思、克服各種認知偏誤的人。

文章指現實上,第1同第2種人的數目絕對比第3種人多,所以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其實係將國家命運放係一班唔適合的人手上,最後受害的都係選民自己。呢一種的講法現實中可能係岩,不過感覺到係完全建基於工具價值,因為一人一票的民主唔能夠保證到一個最好的經濟發展同公共利益,所以係時候放棄。

假設民主的核心價值係強調公平;平等的政治參與,每個人不論個人的任何特徵都有公平的制度保障自己的權益;擁有平等參與政治的權利。

咁民主的代議政制、一人一票其實係一種間接民主的方法,並不是直接參與民主決策,除左未必保證到工具價值,岩岩所講民主的核心價值又係咪真係可以體現到?定係往往令到人民將所有責任企圖外判俾代議士,認為政治就係代議士的工作?咁樣做的話,又係咪會不經意造成代議士必須係演講能手,或者擁有豐厚財力權力為自己做宣傳,最後好容易令呢一班人嬴出的結局?

當人民將手上的一票交俾代議士,就認為自己完成左公民的義務同責任,唔再希望參與往往令人煩惱和耗神的公共討論,期待代議士好似神一樣解決所有社會問題,呢一種又係咪民主?定係從自己的政治冷感、不積極參與、享受安逸和慾望當中,慢慢將自己的未來閹割?

古希臘原來有一種公民廣埸同抽籤的民主制度,簡單講就係係一班人入面,抽籤決定佢地擔任一些政治、公共事務的崗位,每人都有機會做一段時間,職位會有輪換更替,呢種設定的背後會唔會反映到每個人都有平等參與政治的權利,同埋相信人係可以有能力學習同承擔不同的崗位,相信人有種對公平、平等的追求和肯定?雖然古希臘並不是有呢一種的理解。

如果想要工具價值同內在價值都有的民主,究竟係咪由少數人去論政或掌權的社會就可以達成到?定係每一個公民,都有責任同義務恆常去參與社區的事務、政治的討論,就好似番工搵錢食飯去旅行一樣?

回歸番民主派去或留的問題,民主黨決定進行公開辯論、並根據民調決定去留。點樣去促進公共討論、引發公眾參與固然重要,但香港人的自身動機亦係十分重要,如果香港人仍然係哈比人或政治流氓,即使代議士做咩,相信都唔會得到又有工具價值,又有內在價值的完美民主。咁樣的話,再單純地指責所謂的代議士又係咪公平呢。。。?

啟發自

#大時代的哲學 《民主》 廸廸仔

#哲學有偈傾 2018 民主會戰勝歸來?

#民主

#總辭

#留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