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當奴縮縮

https://www.facebook.com/mcdonslavehk/ 從2019年6月9日開始重新認識香港。 從今日起,為每一件事情加上問號,尋找哲理。 🤡🍟🍔🥤🧠🕵️👩‍💻👩‍🎓👩‍⚖️👳📚

法治已死?

發布於

「非法集結」、「煽惑他人非法集結」、「煽惑他人公眾妨擾罪」、「煽惑意圖」、「煽惑他人分裂國家」,馬俊文(美國隊長2.0) 九次被捕,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22/11的「梓彥悼念和你唱」,於將軍澳Pop Corn商場內唱出《願榮光歸香港》,並高呼口號,隨即被警察拘捕。案件押後到明年二月十日再訊,並拒絕保釋,還柙候審,終於失去自由。

當見到呢個新聞,實在唔明白點解香港會出現呢種情況。不停問自己究竟咩係法律?點解要守法?然後不停嘗試去尋找答案。

係十九世紀的紐約,有一個人殺左另一個人,而被殺者的保險受益人就係個兇手。係法律上面,正常情況下保險受益人就可以拎到保險金,呢個兇手當然要坐監,但係佢可唔可以拎到啲保險金呢?我諗正常人都會覺得佢唔應該拎到,而最後法庭都係判佢唔可以拎,原因係基於無殺人犯應該從殺人裡得益呢一個原則,而唔係有一條保險受益人殺左保單持有人不可領取保金的法律。呢個世界千奇百趣,相信我哋都接受唔會有一部法律可以寫晒每一種情況要點判,咁所謂的法律原則又點訂出黎?係建基於道德的考慮。

所以,我相信法律不外乎道德係值得相信的道理。法律唔能夠只係單單的條文使人臣服,如果有人真誠相信法律同道德可以分開,咁我相信佢呢世人一定唔會係紅燈果陣過馬路。

咁點解人要守法?香港法治仲係咪有險可守?

係原始人的年代,我們無法律,我地要群居結社同獅子老虎搏鬥,當我地意識到人類唔應該好似動物咁用力量去統治世界,所以就洐生左契約、法律等等去保障呢個群體入面每個人的權利。例如我想買部Iphone,當我俾錢果一刻就係同Apple立下90日之內有壞包換的契約。我天生體弱多病,人又蠢,但人與人之間訂立左契約,弱者並唔係可以合理被奪去性命的理由,所以,你唔可以殺我,我亦唔可以因為你係強者我妒忌而殺你,雙方都心悅誠服去遵守呢啲契約。

如果我地唔希望槍桿子統治世界,我地就有必要去守法,一係要展現人應有的道德感,二係希望透過契約令每個人都心悅誠服地生活同得到應有的權利同保障。

咁守法就係咪等於法治?首先,法治(rule of law)唔係以法管治(rule by law),簡單啲講,法治同「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係無咩分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相信唔少人由細到大睇電視都聽過。咁點解生活左係香港咁多年,都無咩聽過香港法治已死,而最近呢一年會咁多人咁講?

因為近呢幾年,香港人知道我地立法會嘅功能組別同港式比例代表制原來係唔公平;香港人知道原來只係得千幾人可以選出管治香港的人;香港人知道原來黑衣人已經有超過過萬人被捕,二千幾人被檢控,白衣人有47 人被捕, 8 人被檢控,濫權濫暴警0人被捕;香港人知道原來即使法官話好大機會警二代毒品案會定罪但律政司堅持撤控;香港人知道法官話斬人兇手係社會運動的不自願『被犧牲』者,而唔知道其實所有香港人都係社會運動的不自願『被犧牲』者;香港人知道原來律政司唔鍾意就話刑期過輕,鍾意就主動撤控;香港人知道原來法律可以一夜之間就被人大寫入,香港人係唔能夠同權威互立契約。

原來,我都係最近先知道法治只係一種理想、一種精神。所以話法治已死,都真係唔太認同,因為呢種理想同精神,彷彿我地從來都無機會可以透過同當權者公平地互相立約去展現。而法治呢一種理想,係現實的情況下只能夠相信所謂的法律會由法官「合理」咁去詮釋。

有點失望的係,咁成日講到至高無上的法治到最後其實係咪只可以靠一班公正賢良的人去做人治呢?

不過。。任何嘅理想同精神都唔會死㗎,信念係刀槍不入㗎嘛。理想不嬲都只能夠係現實去追尋同爭取先有機會成事㗎啦。

但如果呢一場球賽,真係變到球證可以亂咁吹雞,當球證用紅牌趕到得番7個人,再罰一個走就輸,咁呢隊波係咪只可以繼續跟個遊戲規則?定係可以11個人上番場同對方11個人踢番場遊戲規則以外的比賽或換走個濫權的球證呢?

其實,我哋都只係想立番個公平的契約姐?公平、公開、公正,唔係就係人類應該要追求同實踐的價值同精神咩?

啟發自

「惡法亦法?極權下守法的意義」#鹽叔

#哲學有偈傾 #說說法治

#哲學有偈傾 #法律不外乎道德

#法治

#SAVE12

#save12hkyouths

#bringthemback

#100day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