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高
力高

鍾意周圍去,嬉山亦嬉水。 想幸福地吃秋刀魚、 心情亂七八糟時吃蕎麥麵、覺得輸給世界時被抱一下。

我跟你在城市中看過水母

自親眼目到過死了的水母那天起,我對別人的想法,又產生了一種新的看法。

過去好像還很近,感覺上,所有發生過的事,若不特別記載,不故意翻閱,都不過是腦海中隨意變形或飄浮的影像。

我不確定,有沒有認識過你,亦不相信那些跟你發生過的事,竟是鐵一般的事實。我無法欺騙自己那些不是事實,所以連不敢相信的事,也快速地接受了。

那天,冰冰冷冷的,我獨個兒站在空無一人的沙灘中心,看到那隻被沖上岸的水母。它在我的腳旁,攤著,一動也不動的。幸好太陽毫不猛烈,不然它應該更難受吧。不,它應該死了,該沒有任何知覺才對,對它有感覺的是我。我多次嘗試將視線逃離那隻沒有生命跡象的水母,終究不成功,也許潛意識裡,還是很想自己,從來沒有看過曾經活在大海的水母。我知道不應該,也不可以,再想起有關水母的事;記憶卻像海浪一樣,兇猛地沖擊我腦袋。

我很想把看見水母的事跟你說,提起勇氣跟你坦白,直到今天之前,其實一直都不完全相信,那天我跟你在城市裡看見了水母。這事那麼小,卻這般重;對你來說,也許根本沒有需要量度的價值。可能那便是,我跟你之間的差距。

自親眼目到過死了的水母那天起,我對別人的想法,又產生了一種新的看法。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