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珠

這裡是一個母親的日記。日記內容有對自己的挖掘,觀察孩子的反芻,也有日常的平實紀錄

濃霧

到身體裡尋找已經在那裡的,你經歷過的一切才是你創作的寶庫。

真正的坐困愁城是沒有配樂、沒有對話的。倘若在一場悲劇之中失去摯愛,可以哭、可以喊、可以昏厥,可若沒有,命還在,那時還沒辦法對於自己殘留的命感到欣慰而正面,相反地,會有一道慢慢靠近的濃霧,慢慢地、鋪天蓋地壓下來,讓人看不見所有出路。

我親眼看過那樣的坐困愁城。九二一大地震時我們在大里位於二樓的家全倒,第一時間我聯絡不上媽媽,隔天傍晚排除萬難從中壢奔回家中,在全黑的街道上莽撞疾走依然找不到媽媽。我不知道家人是在瓦礫堆中、在醫院裡、或者在哪裡。後來輾轉得知媽媽走回烏日的公司宿舍避難,我前往探望,看到媽媽的時候,她已經在濃霧裡了,她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後來我常常被電影裡這種坐困愁城的片段給打動。沒有任何配樂、角色沒有台詞、一陣靜默,可是我感受得到演員在濃霧裡,因為我親眼看過、在裡面過,沒有經歷過的人則會不明所以。

這是為什麼我喜歡蔡明亮、鍾孟宏的幾部電影,我在裡頭看見很多次坐困愁城的濃霧。

我從來寫不出有價值的影評、戲評、書評,對於繪畫、音樂、攝影、時尚、建築也沒有所謂的「賞析」。我親近任何藝術是因為它與我的生命連結,不是因為它的類型、美感、歷史地位。

藝術不是要為我們創造出什麼,不是要讓我們生成什麼,如果你的身體裡本沒有那樣東西,你因之創造、生成的不會有靈魂。

到身體裡尋找已經在那裡的,你經歷過的一切才是你創作的寶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