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aoyf

self-exiled dissident, filmmaker wannabe

Some poems compilation (part A)

一些诗歌整理,记录不必要、不正确、不可见、不值得


一。2020年2月6日【祭李文亮医生】

起先一个眼科医生被砍伤
我们愤怒
但我们找到了凶手

接着另一个眼科医生被训诫染病身亡
我们悲痛
却连证人都找不到了

如今再没有眼科医生了
我们的眼前就只剩黑暗
要摸着黑、跛着脚地走

你能做到吗?

但是四面八方的声音说
你们不要恐惧
你们一直在光明里

你听明白了吗?


二。2021年6月4日【大厦崩塌后依旧如此生活卅二年】

不准躺平,没种反抗,只许做梦
梦里啸叫出膛
嵌入每一寸谎言的围墙
血腥从沥青中迸发
召唤出不再变老的女神
克制的履带推倒大厦
将女神紧紧封印
无法呼吸,不能说话
意识里的守卫将你强行
惊醒,岁月静好
床下埋葬着崩塌的大厦
灰尘久积
至今已卅二年无人翻动


三。2022年2月26日【We Stand With Ukraine】

他们分析得头头是道
把利益和博弈分割得明明白白
如此冷血
甚至自鸣得意

他们为强权高歌 呐喊 洗地
把矛头全部指向独立广场上的女神
如此颠倒黑白
不分凛冬 不分烈火

他们要解救战火中的少女
自己的母亲却拴在铁链之下
如此扭曲荒谬
早已种下了反噬的苦果

他们把年轻人骗上战场
自己在后院烧起熊熊的民粹之火
如此罪孽深重
却似僵尸千年不腐

他们跪舔政治强人
却被铁拳砸得屁都不敢放一个
如此懦弱不堪
形同小丑 不及蝼蚁

他们教我沉默 闭嘴
责问我为什么别人都不说就我说
他们埋怨我不会做人
什么是做人?
做什么人呢?
丑陋的中国人吗?


四。2022年3月25日【上海封城】

有很多墙

极少数的墙
只手遮天 通体黄金
身上长满机枪
身下白骨鲜血

还有一部分钢铁的墙
何其稳定 牢不可破
对上运输武器
对下防御内敌

大部分的墙
只是墙皮 甚至墙灰
却跳着脚地维护主体思想
生怕上面的墙有一丝裂缝

还是大部分的墙
身段柔软 善于变形
一会儿被塑成狼
一会儿被捏成狗

这些墙把天空一分为二
墙外根本无法想象
墙内的世界有多幸福


五。2022年4月4日【清明祭】

不要说话
吃饭的嘴巴可防可控
不要怀疑
正义的喇叭可防可控
不要愤怒
波动的下丘脑可防可控

不要交流
生殖隔离的阴虱可防可控
不要提问
杀人不见血的皮球可防可控
不要失望
不分黑白的遗书可防可控

不要站直
铁墙下的狗洞可防可控
不要委屈
刻满尊严的镣铐可防可控
不要哭泣
嘶吼招魂的锣可防可控

不要理解
崩掉的离合器可防可控
不要拯救
歪掉的屁股可防可控
不要逃跑
上梁山的路可防可控

此地的一切可防可控
我的灵魂它可防可控


六。2022年4月14日【上海张江公寓 vs. 暴风兵】

一片雪白
就像那个杀猪的早晨
寂静 平淡
温顺 祥和

吃饱了饭的人
欣赏他们的祭品
像平常的每一天
虔诚祈祷

慈悲的刀子在跳舞
福报的枪口在歌唱
敬天 敬地
敬刀俎 敬鱼肉

喉咙里有刺
无须搔痒
等匍匐在地的血流尽
自会风干

不用担心
一切新鲜如初
不留痕迹
要相信屠夫的温柔

一片雪白
就像那个食髓的夜晚
静谧 美满
吐掉的骨头也会奏乐


七。2022年4月16日【逝世者名单:上海?汶川?】

一段陈年记忆

一份名单
一碗豆腐渣
一组低矮的镜头
一盆蹄花

一份签名
一些愿景
一生没有敌人
一夜魂归大海

一个村庄
一段胶片
一点烛光
一朝断水断电

一颗良心
一丛围观的花
一别生死不明
一念生死不渝

一呼一吸
一朝一暮
一段轮回
一片荒芜


八。2022年5月12日【祭汶川+上海+……】

此地的每一处都残忍难言
此地的每一天都痛哭无声

不用遗憾 无需悲伤
你看不清这背后的眼睛
它没有闪烁 没有转动

此地的一切皆可预判
此地的一切皆被埋葬

当矩阵与意志重合
你记忆的突触打了死结
你灵魂的影子失去重量

此地没有无辜者
此地不值得同情
此地最伟大
此地最幸福

这一切都会重演
昨天 今天 和明天
你忘了吗
你忘了吧


九。2022年6月4日【大厦崩塌后依旧如此生活卅三年】

没人在意那晚的月色吧
是晴朗空旷 还是愁云惨淡
流浪的孤魂 再抓不住母亲的呼唤
和平的履带迫近 播撒通牒、灼烧和火花
一朵花煽动另一朵花
血红在春风夏夜里处处
晕染 大地、天空和黎明

没人在意那些歌声吧
是忘调弦的木吉他 还是干渴的喉咙
永远有年轻的声音 可撕碎的正是年轻的心脏
镣铐裹着红布 看不清背后是笑脸、制服还是故土
一抔土颠覆另一抔土
从此每年今日都要
埋葬 谎言、罪恶和审判

没人在意语言和文字吧
是对接头暗号 还是装疯卖傻
全副武装的白色垃圾袋堵住出路
爬满黑漆的围墙在路灯下密不透光
一束光拥护另一束光
耳聋目盲的国王在舞台中央
美梦 白日、春秋和黄粱

没人在意孩子们吧
是整齐划一的机器 还是血脉喷张的战狼
我曾经也是孩子 如今被训诫成一只听话的狗
忘记使命与仁义 忘记流泪和游戏
一场戏歌颂另一场戏
福报的未来和无尽的轮回同时
驶向 无常、无力和无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