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N

独立媒体,非营利性质,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转载联系:editor@ngocn.net

N记快讯|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楼事件疑云

發布於
修訂於
此文为N记三位通讯员咸鱼、星星、Nobody5月12日所写,首发于NGOCN网站ngocn2.org,今复记录于马特市,系希望在监控录像终于公布的“成都49”事件之后,仍不忘在疑云重重、受害者家属多路求助无门、时间线混乱而质疑声四起的情况下,公众与媒体是如何于艰难环境中寻找能够被拼凑的真相碎片的。

一、原因不明的学生坠亡事件

5月9日下午6点40分左右,成都市第四十九中学校高二学生林某某在校坠楼身亡。林母声称,校方未提供事发监控录像,将家长“拒之门外无可奉告”。林某某尸体被直接送至殡仪馆。校方告知家长,林某某死因是从楼道坠落。

林母质疑,林某某在9日下午6点40分左右坠楼,为何家长在晚上8时44分才接获通知。据澎湃新闻报道,林母和林父赶到派出所后,才得知儿子已经去世。期间林父致电询问班主任情况,电话未能接通。

林母在微博表示,他们从警方口里得知,救护车是8点半赶到学校,当时林某某已经没有心跳,被直接送至殡仪馆。当晚家长在在校门口守到深夜,没有得到校方的正面回答。

一石激起千层浪,事件迅速在中国互联网上引发极大关注,网民普遍对学校处理方式持质疑态度。质疑尤其集中在校方未提供监控,拒绝家长进校门,学生6点40分坠楼而救护车8点半(林母声称)才赶到。

5月10日早上,校方向家长提供了监控录像。但林母表示,“唯独事发那一段没有监控”。林母在微博中说,他们求助了各路媒体,媒体均不敢发声,“有媒体表示背后的水太深叫我们别白费力气。”

5月10日下午,成都四十九中官微发布通报:“5月9日18:40左右,该校一名学生从知行楼高空坠落。学校立即拨打120并报警,经120现场诊断,该同学已无生命体征。”

校方通报显示,坠楼地点为知行楼。曾有新闻稿指出,知行楼是该校的教师办公室。这更增加了事件的疑点,身为学生的林某某为何会从教师办公室坠楼?

通报下有大量评论质疑:“六点四十坠的楼,八点半救护车才到,中间近两个小时的时间是在干嘛?”“你们哪来的权利处理死者遗体???”“凭什么不让家长看第一现场。”

二、官方通报细节模糊,坠楼细节尚不明确

5月11日凌晨,成华区教育局官微通报称:经联合调查组全面调查认定,该生在学校发生高空坠亡属个人行为,排除刑案;未发现存在体罚、辱骂等师德失范问题,未发现该生受到校园欺凌情况。

情况通报发出后,林母表示,不认同成华区的调查结果,“我要求见我儿子的直接老师,我要求看到全部的视频!”

情况通报再度激起网民激烈讨论。5月11日白天,#成都坠亡学生家属不认同教育局通报# #教育局通报成都四十九中学生坠亡# 等话题标签长时间居于热搜前三位,热度远高于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发布。人民日报发布七普结果的置顶微博,下方评论几乎全为“四十九中”相关内容。

极目新闻报道,林某某平时非常活泼,“和妈妈无话不说”。刚过的五一假期,他还和几名同学到青城山上旅游,在山上烧烤。

家属难以想象,林某某会因什么原因坠楼。

网传死者坠楼与万姓化学老师有关,N记核查发现,万姓老师实为语文老师。新京报报道指出,万姓老师曾是18级学生的教导主任,其子与林某某同届,且前两年并没有出国名额,与网传消息不符。

一名四十九中学的高二学生告诉N记,11日当天几乎每一位上课老师都“有感而发”地提了这件事。老师们传达出的讯息是因为情感纠葛(而跳楼自杀)。与此同时,学校内外亦有“林某某留下遗书“的传言。

四十九中学平常在8点20分下晚自习,学生将经过知行楼到食堂吃夜宵。这名高二学生告诉N记,当晚高二正在进行化学考试,到了下晚自习时间后,老师不让下晚自习,“让我们自习”,且没有告诉学生原因。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学校突然打开空调,后来又说高三那边在搞绿化。到了夜宵时间,也就是8点20分时,告诉学生食堂突然停气。最后晚自习在9点20分结束。

5月11日晚7点,成华区公安分局在官微发布通报:经现场勘验、走访调查、调阅监控、尸体检验等,认定四十九中学高二学生林某某系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已告知家属,家属对调查结论无异议。

成都四十九中学、成华区教育局、成华区公安分局发布的通报均未给出细节信息,诸如:救护车的具体到达时间、监控录像是否有缺失、事发后为何学校拒绝家长进入学校、死者尸体是否被火化等。

成华区公安分局的通报下,最高赞评论为,“感谢您百忙之中抽空敷衍我们”。有网民发出“泸州太伏中学事件”中详尽的警方通报作对比。知名在职警察大V“江宁婆婆”指出这份通报是“教科书式的反面教材”,“极敷衍之能事”。不过“江宁婆婆”不久后删除了这则微博。

11日下午,新京报从坠亡学生家属处证实到,10日下午,家属曾前往殡仪馆,证实林某某遗体仍然保存在殡仪馆中。

新京报也从出诊的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科得知,医院于5月9日18点56分接到120出车通知,120急救车返回医院时间为19时31分。急诊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120到现场的时候人已经没了。” 工作人员查询出诊记录后表示,现场医生第一诊断为“高处坠落,心跳呼吸停止”。

11日晚9点,澎湃新闻发布对“成华区相关部门知情人士”的采访。“知情人士”声称,家长第一时间在警方监督下看了监控录像。公安分局在殡仪馆旁边设有尸检场所。尸体并不是直接送至殡仪馆,而是送到尸检场所进行尸检。“第一时间有叫救护车”,“和120沟通之后,肯定是第一时间有通知家长”。

这一说法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答,家长为何会以为尸体直接送至殡仪馆。但仍然未给出救护车到达的具体时间(新京报得知救护车是下午6点56分出车)。而家长“第一时间”看了监控录像,“第一时间”具体是多久,也只能留待进一步调查。

图源现场拍摄者,侵删。

三、校门发生群体抗议,警察冲入人群抓人

N记联系到一名11日中午前往四十九中学现场的学生氢茶。氢茶在下午1点50分左右到达现场,当时有两名警察站在警戒线附近,她不想被盯上,于是站在了离校门口很近的一个公交站台,假装等车。

十分钟后,她注意到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走到了公交站台后,女生拿着一束花,想要放在公交站台后的学校外墙处。其中一位警察马上对他们吆喝,用四川话说:把花拿起走,不要在这放着。这对男女就拿起花走了。氢茶记得,那是小小的一束花,不止一朵,包装是白色的。

下午2点10分左右,她注意到马路对面有一群人,人数不到20人,年龄看着不到三十岁,比她大不了多少。那群人没有看手机,只是盯着四十九中的校门口,沉默的站着,彼此之间也并不怎么交谈。她感觉可能也是关注这个事件的人,就走过去和他们站在了一起。站过去后,有人朝她瞟了几眼,但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什么。

人数随时间逐渐增多。后面来了一些中年人,而马路对面的警察对着一群人几乎毫无反应。

到了11日晚上,校门口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聚集的人群更加密集,不少人手持白色花束,为林某某的去世表示惋惜。

疑似晚自习放学时间,十多名成年男女走出校门,一名身穿黑白条纹衬衫的中年女性走到警戒线前,用四川话对人群说,“朋友们,请你们赶快离开,我们有正常的教学秩序。”一男子以普通话回应,“为什么要离开?”中年女性说,“因为我们这是教学重地晓得不嘛……”

然后声音越来越嘈杂,已无法听清各自说的话,人群开始齐喊“真相、真相、真相”。警戒线内侧有黑衣男子用手阻挡民众拍摄。警戒线外侧一名蓝衣女子背对学校,仰身拍摄举起的白色菊花,被先前说话的中年女性用双手推回人群。接着有声音喊,“为什么推?”

形势瞬间混乱。警戒线内侧的大约20名警察冲进人群中抓人,人群立即散开,有女声呼喊,“警察打人了。”男声感叹,“嚯哟,要不得要不得。”

随即有微博大V指责成都有人要搞“颜色革命”,如果中央先前没有关掉成都美领馆的话,不知道今晚49中门口会乱成什么样。并且称聚集民众手持的是康乃馨(意指民众效仿“康乃馨革命”)。

直至5月12日凌晨1点,四十九中门口依然有人留守,不过人数已经大为减少。“大家都分散和各自的熟人扎堆站,有很多便衣目测大概十来个,停了至少6辆警车。”一名希望匿名的在场者在朋友圈写到。

“很多人是看了网上视频过来的,也有很多周围居民,居民说这几天这里都很多人。他们说这几天,有人专门坐车甚至坐飞机赶过来。现场很多人都戴着口罩抱着双臂,对陌生人比较戒备,大家互相打量。但总的来说还是很休闲的,有人在学校门口遛狗,几只大狗一起被人们摸了一会儿。”

豆瓣用户@替身使者张阿谁 发文表示,成为JWSL(境外势力缩写)“根本没有门槛”。

四、本地媒体全面噤声

在此次事件中,澎湃新闻、极目新闻、健康日报、新京报、上游新闻、武汉晨报等媒体赴实地采访并发出了原创报道。而成都本地媒体却几乎全面噤声。

以成都本地几家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为例。截止N记发稿时,封面新闻(四川报业集团与华西都市报合办)、红星新闻(成都商报的深度报道部门)两家媒体仅转发了3份官方通报,无任何评论或原创报道。

四川日报在转载3份官方通报时,带上了林母回应的截图,并单独转发一条林母的微博。

四川观察(四川广播电视台)除转载3份官方通报外,还转载了一篇新华社评论和《健康时报》采访坠亡学生父亲的报道。

四家本地知名媒体未产出一篇原创报道。成都媒体人张3丰撰文指出,“在纸媒时代,成都是有名的媒体第三城,本地媒体相当发达,但是面对这样的事件,大家都保持沉默。”他认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读者理解你的沉默,这才是真正的沉默,读者已经放弃你了,或者对你不再抱有希望。”

五、成都市教育系统问题频发,今年已发生多起自杀事件

近年来成都市教育系统负面新闻不断。

今年1月,四川师范大学教授庹继光跳楼自尽,生前曾实名举报成华区统建办官员对其一家两套住房进行强拆。事后成华区统建办对媒体声称其已介入调查,但至今未有调查结果。

今年4月,成都锦江区一家金苹果幼儿园一名女童出现下体受伤,医院诊断病例显示为“外阴粘膜轻度受损”。家长质疑园方提供的监控录像不完整,随后警方介入调查。但也再无下文。

同样是金苹果幼儿园。2020年9月,成都武侯区一家金苹果幼儿园发生食物中毒,共计报告30名幼儿、4名教师出现发热等症状。疾控部门而后认定4名幼儿患病由沙门氏菌引起,另有5名疑似感染。后续处理结果未见公开报道

2020年4月,成都石室中学前老师梁岗被12名学生联名举报其性侵。2020年11月的庭审中,成都市成华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梁岗在宜宾、成都等地担任教师期间,对7名被害者实施了猥亵。该案二次开庭时间多次延期,至今尚未宣判。

引发全国关注的“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自杀案”,更是直接搅动成都市教育系统。2020年10月,毛洪涛投河自尽,并在朋友圈遗书中指控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营私舞弊、中饱私囊”,“建立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2020年11月,成都市联合调查组发布调查通报,认为其遗书内容缺乏事实根据,未发现王清远存在违法违纪行为,投河自尽的极端行为与身心健康存在异常有关。

成都市委教育工委书记,成都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强,从毛洪涛自杀后兼任成都大学党委书记。

刘强自2017年起担任成都市教育局长。此次“四十九中学生坠亡事件”亦使不少民众联想起“2019年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事件”。

2019年3月,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小学部的家长们发现食堂疑似存在腐败变质食品。事件很快演变为群体抗议,愤怒的家长阻断交通主干道,警察则动用辣椒水等武力拘捕部分参与者。成都市联合调查组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从食堂提取送检的18批次食品样品中,仅粉条样品有霉斑,检测不合格。网传照片中疑似严重腐败的食品,为家长用红曲米、姜黄等伪造。

最后处理结果以宣布撤换该校负责人,责令学校落实食品安全制度,并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调查3名家长告终。

注:本文写于5月12日清晨,文中时间线以当时情景衡量;如欲转载,请联络 it.ngocn@gmail.co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成都49中学生坠亡事件中的媒体表现

锐评|成都49中:姗姗来迟的真相与权力的傲慢和恐慌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