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记快讯 | 港大劳工研究者方然“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朋友称“他只是个对劳工研究有热忱的学生”

NGOCN

感谢秋火老师指正,但目前网站似乎有点不稳定,如果修订的话页面会一直大跑版,我们过段时间再来看看能不能修改。
再次感谢指正。

幻灭法兰西(一) | 漫漫性平路

NGOCN

笔者回复:

诚然,在思考无论是性别平等还是种族议题时,往往都会从英语世界的角度和逻辑出发——其一是这些议题在全球的流行大多也是从英语世界开始,其二是英语世界在国际媒体与政治上话语权的「垄断」,无论对笔者还是大多数读者来说,可能会更容易代入或理解。

法国共和模式下对国民身份一元性的执着,其实在编写时是有被考虑在内的。但在中文世界对许多法国性平争议了解不多的情况下,需要花费更大的篇幅来描述这些事件;而文章实在过长,或许不适合再无限延伸下去。所以后续有机会谈种族问题时,才会具体讨论身份认同的问题(可能也是某种「从英语世界角度出发」的「偏颇」文章)当然没有说性别议题与身份认同是互不相关的领域,只是笔者的精力/读者的注意力有限,更多是一种选材/选题/角度上的取舍。

而且,笔者发文的动机还是在于关注性暴力受害者或者普遍女性所面临的不利处境,在政治或价值观上的延伸只是为了提供一种可能的解释,没有足够的篇幅详细展开(恐怕是无数篇学术论文都处理不完的议题)。在谈论受害者的处境时,笔者更倾向于花更多的笔墨去书写个体的经验与叙事,对身份认同的讨论、庞大背景的描述,在笔者看来会导致对议题本身的「失焦」,将被伤害的个体淹没在宏大叙事中。

我想,您指出的法国女权运动、法国性平政策,许多读者即使没有详尽的了解,也已经有一个大体的印象——这也是我为什么想用「幻灭」一词的原因,虽然措辞可能过重,但在普遍「平等」的主流印象之下,不妨来听听反对、控诉不公的声音。对背景语境的阐述不足,是因为政治、职场、生育相关的诉求是先前女权运动的焦点与基石,本文焦点更多在MeToo引发的一系列争议上,先前的「背景」构成了性平议题中某种无需赘言的「共识」,当然也是本文值得指摘之处。法国部分左派对MeToo的质疑,我想也是英语世界无论公众还是学者对法国当前讨论的一个困惑与迷思:当许多当代后殖批判理论是在法国哲学家的思想之上发展开来时,这片孕育了这些思想的土壤为什么看起来跟它们产生了某种「割裂」?

对「浪漫」、「自由」等刻板印象的调用,其实也是某种不太健康的媒体写作习惯;笔者本身也不认同此类印象,只是这样更容易切入话题。所以特意在后记指出,本文的叙事其实也是笔者为读者设下的一个框架(或许任何写作都无法逃脱这种局限),而判断、选择、了解更多、吸收与否的权力和主动性依然在读者手中,一篇1万字的文章恐怕无法面面俱到。

我想任何存在争议的公共议题都有其难以调和的「复杂性」,但也不妨碍「幻灭」的存在与不可避免性——幻想之不理性与脆弱已然体现在其构词中,「幻灭」何尝不是丰富对事件认知的第一步呢?

“这些不是21世纪的法治中国会发生的事情” | 八月事件防腐剂

“目击你刚刚完成这一跳” | 六月事件防腐劑

我们都在说“不当言论”丨四月事件防腐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