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N

独立媒体,非营利性质,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转载联系:editor@ngocn.net

404全国哀悼过后,这些事翻篇了? | 事件防腐剂

作者 | 顺自

编辑 | 施清海

电影里面的画面正真实地出现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图为G20峰会现场)

过去的3月,中国被WHO认定“已过本轮疫情高峰期”。随后,WHO宣布新冠疫情已“全球大流行”。

湖北“解封”,而自下而上的“不要歧视湖北人”的舆论倡导早在两个多月前出现,但对歧视湖北人的情况还在发生着。感染病毒的病例少了,只是我们都还在承受着疫情带来的方方面面影响。

 疫情之外,我们还经历着一些让人哭笑不得、让人愤怒、让人伤心的事情。有意思的是,很多事仿佛都是“历史的复制”,只不过换了几个人名和细节。

 三月过去了,那些公共问题和事件,你还记得多少,这期的“事件防腐剂”,跟大家一起回忆:


“老子到处说”

3月的最后一天,那本封面印有艾芬和另外三位医生照片的杂志还没有重新上架,那些在第三方平台拍下的杂志预售订单也没有发货。

医生艾芬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的时候,称自己是“发哨子”的人,对应之前医师李文亮被媒体称作是“吹哨人”。去年12月30日晚,李文亮在微信群提醒大家“确诊了7例SARS”,附上的图片正是被艾芬画了重点的检测报告照片。艾芬用红色笔,给“SARS冠状病毒”画了个红圈,并把照片发给了其他医生。

 3月1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艾芬的口述文章通过“人物”微信公众号首发。文章发布不久,页面就显示“此内容违规无法查看”。

疫情中的“404报道”又多了一篇。这样的事,在过去两个月里面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只不过,这次没有那么简单。在3月9日上午,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退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新冠肺炎去世,该医院因新冠病毒感染死亡医护人员达到四人之多。同样在9日,澎湃新闻、北青深一度和自媒体“章北海的自然选择”等,都报道了武汉中心医院的黑料——医院领导不重视医生意见、隐瞒医院疫情、不让医生戴口罩等等。

武汉中心医院武汉中心医院江学庆江学庆3月1日因感染新冠肺炎逝世;有87位群成员的江学庆科室的微信群里,人们把头像全部换成了一样的黑底蜡烛,只留下江学庆微信一张照片头像。图片来源南方周末《四人殉职,四人濒危——武汉中心医院“至暗时刻”》报道

相对于给医院逐条列“罪证”,艾芬口述稿以第一人称,述说一线医护人员的遭遇、武汉中心医院领导的做法,似乎更能引发大家共鸣。“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我,老子到处说,是不是?”艾芬这句话,仿佛说破了一些什么。

 或许正因如此,文章被删之后,持续了接近48小时的“接力与404对抗赛”开始了。网友各出奇招,用火星文、表情包、方言、花样排版……不同的方式在朋友圈等平台转发这篇稿子。不知道是审查技术的先进,抑或是“投诉者”聪明,各式的转发文章最终都在微信被删掉了。不过,这次的网友越战越勇。

 有网友呼吁大家在公众号评论区留言,把整篇文章还原出来。很快,一篇8400多字的文章被拆分成一个又一个小段,出现在那篇微信推文的评论区。一位又一位的网友通过盖楼的方式,成功“转发”。

 此刻,形式已经远远超出了文本本身的意义了。

 3月11日早上9:48,那位写有《大脚印儿》的前媒体人——关军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实名发布了五行字“接力发哨人,他们听不明白,我郑重说出我的诉求,废除言论管制,避免国难重来”。你能听到吗?

 可能要喊大声一点。3月5日,中央指导组来到了武汉青山区某个小区考察。一位在楼上的市民打乱了本来写好的剧本。那两声“假的”,被大声喊出,不仅传到了楼下的人耳朵里,也传遍了我们的互联网。

 当晚的新闻联播提到,“针对群众现场反映的困难和问题,孙春兰立即要求省、市领导深入调查,不回避矛盾,杜绝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要坚持务实作风,实事求是、切实解决问题,提升群众满意度”。喊破了嗓子,带来了一些改变。

有人说,有人喊,有人写。不知不觉,从1月25日到3月24日,武汉作家方方写了60天的日记。这些日子里,等方方的日记,逐渐成为了不少人一天里的小盼头。方方这份面向众人的武汉疫情日记,自出现不久就有争议。但随着时间推移,日记被更多人看到,争议的点从述说方式转到了内容上。不“正能量”成为了批评方方的焦点。

北京中科铁联工程技术研究院旗下的网站”铁路网“微博截取了方方往年的微博截图,发表意见

一封自称是高中生给方方写的信横空出世,文章拐了一个大弯,批评方方总把笔触落到那些不好的事请上面。这份公开信很快传到方方那了,方方回应:

“我要告诉你,孩子,你的疑惑迟早会得到解答。而那个答案,是你自己给自己的。十年,或是二十年后,有一天,你会想起来,哦,我那时好幼稚好下作呀。因为那时的你,可能已是一个全新的你。当然,如果你走的是一帮极左人士指引的路,你或许就永远没有答案,并且终身挣扎在人生的深渊。”

孩子,你能明白吗?

李文亮案官方调查41日后公布了结果,一名基层警员被记过

写东西的人还有很多,例如那位困住武汉的社工郭晶,她在1月23日开始写封城日记。就在3月20日,台湾有出版商把她的日记集合成册出版了。还有四川的“客人”何伟,那位写下了《边城》《寻路中国》的外国记者,也记录下了他在疫情中的见闻与所想……

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不同的人说的、写的,为我们提供了多一个看世界的方式。谢谢你们。

 

被网暴的“异见者”

那些在朋友圈转发“发哨子的人”文章的朋友,两天后会在微博上骂詹青云吗?

 哈佛法学博士毕业的詹青云,屡屡成为公众号写手笔下的励志榜样,在以辩论形式进行的综艺节目《奇葩说》中,其多次发言内容多次成为微博热搜。但,成为大众焦点有好也有坏。

 对美国承认误判新冠病毒感染是流感,而美国此前又到武汉参加军运会,从而推断出美国人传播了病毒到中国这样的说法,詹青云发微博,以调侃的方式点出了其中逻辑漏洞。没想到,这番调侃给她带来了大量的“批评”。有人说:“国难当头,周玄毅和詹青云还在那边‘辩论思维’呢,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

 是的,同样参与过综艺节目的哲学副教授周玄毅也被点名了。他更早点出了上述的逻辑漏洞。周玄毅不时在微博针对社会现象进行调侃、点评。早在2月中上旬,网上就传出过针对周玄毅发表“不当言论”的举报信了。

 相对于詹青云后来写公开致歉信,并删掉那条调侃微博,她的好友邱晨的遭遇则严重多了。

根据网上能搜索到的点名批评文章,网友在詹青云微博留言“吐槽”之外,还去寻找了跟她关系好的人的“罪证”。邱晨在香港《号外》杂志工作的时候,曾经为杂志绘制过占领中环指南图;她也发表过关于占中的言论。这些大多来自“墙外”资料被网友给挖了出来。3月15日晚,有人开始在微博等平台,传播邱晨是“港独”的言论。

 那天傍晚,邱晨就发微博澄清,“供职媒体的倾向和立场绝不代表个人”,并且强调“坚定支持一国两制,反对港独”。

但这样的解释显然没有用。这条“澄清道歉”的微博下面,出现了越来越多“吐槽”评论。

很快,连“人民日报评论”都下场了。这个官媒旗下的评论类微博账号发文,指“某知名辩手疑发布支持占中言论”,表示“国家大义容不得巧舌如簧”

这番评价把舆论推上了一个高点。“邱晨”被顶上了微博热搜。随之而来,另外一个热搜关键词也出现了——“邱晨关闭社交媒体账号”。15日晚上,邱晨再发文道歉,表示“祖国统一是一切表达前提”,同时宣布,退出微博,退出公众视野。

在三月里,“回形针PaperClip”团队(以下简称“回形针”)也因为踩到了网友们的民族、国家“红线”被攻击。3月22日,回形针发起人吴松磊宣布,回形针将停止更新一个月进行休整。这篇道歉公告里同样强调“支持一个中国原则”。

 事情的源头是这样的:他们的最新作品提及经济全球化下,人类肉蛋奶消费间接导致了南美洲热带雨林的过度砍伐。作品列举中国大规模进口巴西大豆,改变了巴西大豆种植业。舆论出现之后,回形针团队声明案例文案无针对性,并删除了这一期作品。

 但网友没有就此“放弃”,又以他们在Youtube上存在“问题地图”视频进行批评。根据公开的资料和他们后面的致歉说明,涉及“问题地图”的视频为2018年完成,在B站上该作品已早被更正。实际上,视频里中还有一幅中国官方地图,而且出现时长更长。不过,“神通广大”的网友似乎没有看到这一点。


病毒哪里来,口罩戴不戴

“病毒哪里来”,这些本来是科学问题,却成了中美外交博弈议题。3月12日,赵立坚在Twitter上转发了美国CDC主任Robert Redfield承认存在误判COVID-19病例为流感信息,并且表示“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

这条推特,赵立坚用中英文都发了一遍。随后,他还连发了4条相关的帖子。

图片赵立坚推特截图 图片来源网络

在《华尔街日报》发布的“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评论文章、美国政客使用”中国病毒“一说之后,外交官用这样的方式做出了回应。科学问题在国家外交前,似乎要作出一个让步。

不过,五天之后,在AXIOS和HBO联合节目采访中,驻美大使崔天凯回应了赵立坚的言论,称“病毒起源问题”是科学家要做的工作,不应”由外交官或者记者来进行揣测”。崔天凯早在2月初接受媒体采访时候,针对“病毒来源美方军事实验室”就表示这是“疯狂言论”。

另一方面,坚持了好长一段时间,使用带有针对性、偏见性“中国病毒”一词的特朗普,在当地时间24日,在媒体采访中宣布,不再将新型冠状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他补充,不应将COVID-19(2019冠状病毒病)怪罪到亚裔美国人头上。

当然,这不意味着这场国家级的口水仗会就此结束。

口罩戴不戴也是一个争议的点。WHO建议仅在照顾感染病人、出现咳嗽感冒才戴口罩,这也是欧美大众普遍的共识——口罩要留给医护人员。不过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候,就直接指美国与欧洲犯的最大错误是,“人们不戴口罩”。

只是,戴不戴口罩,不仅仅科学上有没有防疫效果的问题,不同的地方卫生文化也在发挥着影响。

在中国新增COVID-19病例逐渐以输入性病例为主、国外死亡病例数变得高于中国等背景下,国外跟中国不一样,甚至相反的防疫政策和手段,引起了更多的关注和讨论。

其中以英国为代表的、以“群体免疫”理论为指向实施防疫政策,引发了不少批评。这种批评声不仅仅来自于英国本地普通市民和科学家,也有来自中国的。批评者认为“群体免疫”实际上以“牺牲患者”为代价。

这里无意争辩政策孰优孰劣。英国的“群体免疫”只是一种理论支持,真正施行政策也并非“不作为”。各个国家和地方施行的防疫政策不仅仅与政治制度相关,当中也有根据社会的经济发展、文化等作出的考量。我们用二元对立的思维,去比较各国防疫政策与中国防疫政策,粗暴地看孰优孰劣,意义并不是那么大。

《方舱医院真神奇》视频截图 据了解,这首儿歌是湖南省长沙市潇湘诗会征稿,由湖南儿童文学作家谭哲撰写作词、青年作曲家卜文正和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师蒋军荣作曲。


那些身份证“42”开头的人

3月21日,湖北宣布实现全省零新增病例;3月24日,湖北省宣布“解封”消息,其中武汉在4月8日将完全取消对外的交通管控。这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只是我们要清楚,要解开湖北人在疫情中的“心结”,绝不只是如此简单。

随着疫情缓解,早在3月11日,湖北就发挥复工信号,对市民开放申请出省复工。然而,往不同城市复工的湖北人都遇到了困难——身体健康却返程后被要求自费隔离、莫名被卡在了高速公路进入口……

3月20日晚,有微博博主发帖,湖北的一家五口返回广东佛山后,被邻居举报,街道工作人员、民警等前来让一家人前往酒店隔离,隔离费用要自行支付。在博主发的视频里,女主人多次强调已经持有绿色健康码,而且长期没工作“没钱”,并不想到酒店隔离。最后,女主人无奈说出“我们不出去,你把门给封死”……

如果我们要比较到哪个地方复工最困难,可能还是北京。3月21日晚,北京日报客户端推送了一条“湖北地区人员一律不得返京”的消息。细心的人会发现,这条消息的文本和视频实际上是2月底新闻发布会的内容。第二天白天,北京日报客户端的这条消息就查看不了了。不过,这条消息,并没有因为错误影响了它被大家转发、讨论。

注意,这条消息不完全是一条假消息。22日白天,北京政府12345服务热线回应,目前北京施行的政策依然是不允许湖北地区人士返回。等到两天之后,湖北宣布“解封”,北京才开始接纳滞留湖北的北京人员。根据官方通报,截止3月31日,共1.8万滞留湖北人员返京。

《人民日报》在3月27日晚发评论,“湖北加油不能只是嘴上说说”。当然,《人民日报》说针对的不是北京市政府相关政策,讲的是“湖北黄梅县与江西九江两地警务人员发生肢体冲突”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官方调查都没有明确提到双方冲突具体原因。多家媒体报道的细节亦有所不同——有说法是湖北黄梅县居民到九江被拦,也有说法称九江民警“跨界执勤”检查健康码,还有说法是,争执起因是一名警务人员身份被质疑。

可能具体真相,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但这件事之后,两地撤去临时防疫站点,并宣布互认湖北健康码和赣通码。九江市委书记还发声:“我们隔离的是病毒,不是人员往来和友谊”。根据媒体报道,30日,江西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尹建业还亲自到九江市调研了4天。

根据双方争执视频,现场实际上来了不少市民。上一次湖北人大量聚集的场景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还是3月12日孝感应城一小区百人聚集篮球场。

志愿业主为居民寻找低价菜供应,反被警察带走?这当然引起了小区里其他居民的不满。一名居民向红星新闻表示,社区和物业统一代购配送菜品经常供应不及时,而且价格贵,有的菜到货时候已经烂了。

幸好,被物业举报“私自售卖生活物资”的志愿业主,在被警察带走后3个小时后,就被释放了,没被做什么处置。

食物供应被投诉价格高,在湖北防疫“封禁”期间不是个案。之前“武汉嫂子”就吐槽过。显然,这个问题的解决只是依靠自上而下的推动很难。这应该不是什么难懂的道理。但有些人……

3月6日晚,长江日报发布会议通稿。当时上任快一个月的武汉市市委书记王忠林,部署全市开展感恩教育,称武汉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也是懂得感恩的人民”,不仅要求党员干部开展感恩教育,还要在广大市民中开展。

要教育的意思是武汉人民还不懂感恩?而武汉人民此刻又应该感恩谁?


英雄与凉山

“凉山3·30森林火灾,19人遇难,其中18人为打火队员,1人为当地向导。”

 当新闻App给你推送这条消息的时候,你是否也在心中冒出一个问号——这不是去年的新闻吗?

 只是这一次,编辑并没有弄错,这也不是愚人节前的洋葱新闻。

3月30日15时,四川凉山州西昌市突发森林火灾。

19:30,宁南县宁远镇扑火队接到县林草局前往西昌市支援的命令;

20:20,该专业扑火队正在值守备勤的一班、五班共计21人从宁南县出发驰援西昌泸山火场;

22:40分许,21人到达火场所在地——西昌市经久乡蔡家沟水库;

23:10分许,在当地一名向导带领下从蔡家沟水库上山前往集结地进行扑火作业。

根据幸存者回忆,队伍在31日凌晨1时20分左右,突遇风向突变。最终,现场18名扑火队员和1名向导牺牲,3名扑火队员负伤。

西昌市政府公布的19名牺牲者名单显示,他们大部分都是80后,年龄最小的25岁,最大的不过43岁。

根据财新报道,这支被西昌市政府称为“专业打火队”成立仅有3个月,是以普通农民和民兵为主。前往火灾现场的时候,他们并没能带上足够物资应对这场已经烧了快有5个小时的大火。过去一段时间因为疫情管控,他们一起训练的时间也受到影响。

另外,公开数据显示,凉山州各级各类的扑火员共有1.8万名,其中专业扑火队1318人,而半专业扑火队的人数有12042人,另有民兵综合应急救援队4264人。根据北青深一度采访到一位村“扑火民兵”表述,所谓“专业打火队”就是比村内的民兵队伍“级别”要高。

中国消防救援学院森林防火教研室主任白夜向媒体分析,气候、地形等自然因素是凉山火灾频发原因。

同时,白夜也指出,传统祭祀和农事用火较多,加上林下经济活动和森林旅游日益频繁,人为火源管理难度大。公开报道显示,今年1月以来西昌市发生的5起山火中,3起均为人为不当用火引起。目前,这次凉山森林火灾起火点以及成因还在调查中。

一年前的“3·30”木里森林火灾,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扑火队员牺牲。他们被称为英雄。

但是,“不要英雄,要平安回家”,“打火队”队员牺牲后,31日一位凉山的市民抱着消防员说道。“七环视频”记下了这一幕。如果当英雄意味的生命的牺牲,也不会有人想要做英雄吧。 

图片新闻

被举报的色情网站截图 图片来源网络

韩国“N号房间”案引爆国内外舆论。有博主举报国内儿童色情网站。根据新京报3月28日早报道,对应网站首页充斥着未成年人裸露身体的图片,观看者可花几十到上百元充值年费会员,就可观看并下载大量的儿童色情图片、视频。其中一家的会员数达800多万人,另一家三四分钟就增加一个会员。

相关网站曝光当日中午,扫黄打非办官微就宣布,经核查,@新京报 提供的芽苗论坛、次元公馆等均为境外网站,目前已不能访问。


京广铁路列车脱轨前后对比 图片源于新华社

3月30日11时40分许,从济南开往广州的T179次客运列车行经京广线湖南省永兴县路段时,因突发山体滑坡,导致列车撞上塌方体脱轨。事故造成1死127伤,京广线部分区段一度运行受阻。4月2日,京广铁路列车脱轨事故调查组成立。

事故发生前,曾有村民留意到大量土石方掩埋了铁轨,事发前11分钟拨打的“110”电话预警。但列车为何仍未能及时停下。新华视点采访业内人士称,铁路和地方建立的联防联控机制并不完善。


无症状感染患者成为大众担心传染源 图为武汉市针对相关信息通报截图

3月3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宣布,从4月1日起,将在每日疫情通报中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报告、转归和管理情况,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2月5日,中国疾控中心将“无症状感染暂时算入确诊病例中”;但2月7日“无症状感染”按照第四版防控方案剔除出确诊统计中。

3月20日,《Nature》刊登研究,指无症状感染者占比达60%,或导致疫情二次爆发。南华早报在3月23日曾发文称,获得一份文件显示,截至2月底,中国有超过43,000人的COVID-19检测呈阳性,但没有立即出现的症状,即无无症状感染者。


图为4日北京天安门广场降半旗,对因疫情逝世的国人表示哀悼。来源中新社提


-----------

我们是一家非营利性质的独立媒体,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为公众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

点击链接可订阅我们的精选邮件:https://jinshuju.net/f/sGicEk

事件防腐剂 | 新型冠状病毒蔓延的31日

2月丨太多不能遗忘的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