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N

独立媒体,非营利性质,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转载联系:editor@ngocn.net

自给生活 |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作者 | 寇延丁

编者 | 鹤苦蛙

编者按:一去数年再归来,一回便遇上了新冠疫情,除了保持写《封城·记忆》系列日记的习惯,寇姐更不断思考着对生命的其他观照——世事蜩螗,如何“自处”成为普通百姓更愿意关心的事情。除了以看书观影等方式在精神世界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小角落外,寇姐更用实际行动为我们带来了新一种安顿自我的实践模式:自给生活。

一直喜欢海子的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的人……”谁不想幸福呢?

接下一句“关心粮食和蔬菜”。这很重要,特别切合现在因粮食问题人心惶惶的网络背景。

先关心粮食,国家统计局:“2019年全国粮食总产量66384万吨。”

必须承认,海子给我出了一个难题,我向来算数不好,但非常努力地算了一下,并欢迎帮忙挑错:中国13亿人,6.6亿吨粮食,不计贸易进出口,简单约合每人0.5吨。一千斤呀!!

必须承认我被吓到:“这么多,吃不完怎么办?”

乐死人

此前在一个民间组织盛会上,参与农业分论坛,某民间机构专家做主旨发言:“我们粮食自给82%低于国际公认粮食安全线90%,但是,有必要乐观进言中央领导:完全不用担心。还有大量撂荒地,遇到什么风吹草动,种起来就是……”呃哦,不乐观,会死人么?

懵圈两秒钟之后,稳住了自己环顾四周,先确认没有什么“领导”,更是连“中央”的影子都见不到。再确认这位专家身份,民间人士无误。素来对这种身在江湖心在朝堂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砖家高山仰止,如此这般不用普通人口气说话,那是何等不食人间烟火仙气飘飘。

但是,如此统计数字当前,不得不比那位专家更乐观,直至乐极生悲:粮食太多,吃不完怎么办?

因为从事体力劳动,一直饭量可观,拥有让人不好意思的好胃口,但我的粮食消耗,却很有限。我对添加剂敏感,极少外购外食,很容易计算粮食消耗。极少精致淀粉高碳水,五谷杂粮粥是我的主食百吃不厌,100克混合杂粮煮粥一大锅,要吃两天,如此一年最多消耗36斤,再加上其他类别50斤封顶。虽然粮食太多有必要努力为国分担,再努力也不可能超过60斤;我不吃肉,那就努力吃鸡蛋,一天两个一年700,90斤,饲料与鸡蛋料蛋比1.8-2.5:1,按最高值2.5,又可以间接消耗粮食225斤。但因之贡献的三只老母鸡只能请他人代劳。

我国人均千斤粮,作为一个从事体力劳动的资深吃货,我直接吃、加间接消耗,全年不到300斤,不抵三分之一。

这样的数字,乐观到乐死人。

吓死人

接下来的算数任务更艰巨。全球化时代,进出口因素不能不计。我不吃肉,2019年517.8万吨各种肉类进口无法为国分担,只算我能吃的:2019谷物进口1791.8万吨,出口323.6万吨,净进口1468.2万吨;还有食糖339.0万吨;大豆8851.1万吨;油菜籽273.7万吨;奶粉139.5万吨,总计11071.5万吨,13亿人平均每人超过0.08吨,160斤!这还没算1152.7万吨植物油。直接开吃要吃三年多,变饲料转换成鸡蛋要吃半年多……跪求高人指点:我没算错吧?

不由“乐死人”变成了——“吓死人”。

我国粮食产量统计数字不妄加评论,但能确信进出口数字没有水分(只会少不会多,因为婴儿奶粉代购和各种走私均不在其列)。

净进口数字无论大小,都是真金白银买进来的,不会存在库里烧化,最终都要成为我们的生命能量。如果我的算数没出问题,是否说明:以我的食量,在2019年,维持这条小命, 至少一半来自进口?

中国13亿人,饭量比我小的大有人在,比我大的同样不少。不管吃多吃少,我们的生命,都相当比例依赖进口。一天不吃没问题,一周不吃就会死人,不敢想像再久怎样。一旦国际粮食贸易有变,那可不是什么“风吹草动”,而是性命攸关。这也充分说明了,为什么少数国家因肺炎限制出口、稍有风吹草动,立即有人闻风丧胆开始抢购囤积。

麻木不仁

事实上,我既不是乐死人,也不是吓死人,而是——麻木不仁。不管是官方辟谣再三强调粮食安全,还是民间人心浮动开始抢购存粮,一概对我没影响,麻木不仁。这种麻木不仁,既有自带底气,还要加上有粮者无畏。

先说底气,我之于粮食的底气,源于2018。新手农夫第一年,亲手种出的稻谷,又亲手日晒收袋,称量干谷750公斤——有这么多粮食垫底,还怕什么呢?虽然我的收获发生在遥远的台湾,拥有这样的劳动能力,对人的心理影响至关重要。

再说有粮。因为对添加剂敏感,长期自炊,粮食都有日常储备。五谷杂粮,量不多但样样有,现下储备,够用半年。

各种豆类是素食者重要蛋白质来源,红豆绿豆黑豆花豆不厌其繁,顺便分享吃货的储粮心得:用过的透明塑料瓶盛粮,隔潮、防虫、节约收纳空间一目了然,当然黄豆鹰嘴豆因为还会用来打豆浆消耗量更大,需要用更大一些的瓶子,花生也一样。

谷物,同样是原粒为主,比如我会优先选原粒的麦子,或者糙米、小米,一则浅加工保留维生素族群,二则原形原粒食物耐储存。离家四年,存下的黑豆红豆照样好吃,豌豆甚至还有相当的发芽率。花生容易走油存不久,米也不宜久存,但麦粒没有问题。我习惯每种保持一瓶储量,不会等坐吃山空才做补充,七七八八加起来,常规储量二十斤左右。瓶中有粮,自然心里不慌,自然对与粮食有关的风吹草动麻木不仁。

收藏的可爱豆类


自给生活,从蔬菜开始

说完了粮食,再说蔬菜。

有存粮,就能保证最低生命需求,至少不被饿死,才有可能考虑救人一类理想,和生命品质一类奢侈。

我是蔬菜水果不限量型选手,主食消耗低,与此有关。蔬果的品种与数量,关乎生命质量幸福指数。作为水果依赖症重度患者不敢轻言自给自足,没有一片山林纯属痴人说梦,但可以试试蔬菜。

我的泰山小窝有接近三十平方小小院落,正在大兴土木做阳光房——建一个蔬菜自给自足的四季菜园。而建阳光房,我们这里又称“封阳台”。本来一直反对封阳台,我喜欢院子里来去自由的鸟儿和来去自由的风,一地芳草满目鲜花也像我一样,需要自由自在的阳光和风。这次一去数年,归来芳草凋零、玫瑰凋零,我亦凋零。新生的我已是农民,需要新天新地新菜园,要在冰封冬季实践自给自足。


诗人说得好,做一个幸福的人,关心粮食和蔬菜。在宜兰有宽广农田开阔菜园、完全自给自足,是农村奢华版,如今则是城市折衷克难版本。不管怎样,都是自己动手争取食物主权的尝试,是在权力系统围追堵截之下重建生命自主的努力。

即将开启“自给生活”实践,业余时间、方寸之地,螺丝壳里做道场。目标:蔬菜为主,争取实现自给自足,水果为辅,能收多少随缘随喜,但能保证快乐爆棚自给有余,并乐于与大家分享。

欢迎扫码支持扣子姐的写作


 我们是一家非营利性质的独立媒体,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为公众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

点击链接可订阅我们的精选邮件:https://jinshuju.net/f/sGicEk

1 人支持了作者

封城·记忆(4)——置之死地而……种地

封城·记忆(3)——任性三月,找寻疗愈之路

我们都在说“不当言论”丨四月事件防腐剂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