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派基督徒,川粉,数学老师,关注政治、宗教议题。

一个住在马来西亚的中国福音派基督徒+川粉的自我介绍

第一次发帖,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是听了《选·美》(I am Election)播客第79期时,认识了Matters这个论坛。先说说自己的这个“福音派基督徒”的标签吧。我是中国人,在马来西亚工作,所以我所说的“福音派基督徒”,是按照美籍华人林慈信牧师所定义的——相信圣经无误的基督徒。所以浸信会、圣公会、卫理公会、包括我自己去的长老会,只要接受正统的教义(尼西亚信经等),加上相信圣经无谬无误,就是福音派家里的弟兄姐妹吧。(究竟我和美国的所谓福音派基督徒有什么不同,我也不知道)

我是川粉,纯粹把特朗普当明星看,因为他太有趣了。所以去听《选·美》,虽然嘉宾们基本没几个为特朗普讲话的,不过我还是听得挺爽的。Talich老师讲话很公道,游天龙老师是基督徒这件事让我很吃惊(不知有无可能更多了解他的信仰历程)。林三土老师的文章我自然是看的最多,他反基督教反得很狠啊,所以我更要了解一下吧。

所以上面这几位老师算是把我引进来这个论坛,希望可以和大家多交流,也是让我有机会多学习。政治、宗教、哲学、科技、电影、足球、科幻小说……我都喜欢。期待!

自我介紹38
11
11

回應18

只看衍生作品
  • 我在想你說的“粉”,和我理解的“粉”是不是有偏差。我也真情實感粉過明星,但是我不會單純因為他有趣,或者長得好(XDD)而粉他的。可能也會粉喜劇明星,單純就是因為他有趣。
    • 粉特朗普,当然还是包括认同他的一些政策和理念的。我之前在其它留言里也提过,像他对福音派基督徒更友好。科罗拉多的“大师”蛋糕店一案,如果是奥巴马在位,一定不会像特朗普这样支持蛋糕业主。 我其实不粉C罗,不过实在被他的球技折服了,那射门的水平太高了!我对他的私生活爆出的一些新闻很反感。成龙也是一样,虽然我很讨厌他一些缺德的作为,但觉得他在1986年到1998年之间拍的电影还是很棒的,所以我会粉他那段时间的电影。 单纯因为长得好就粉的我还真没有,有也不能告诉你呀,哈哈哈。
    • 實話說,我很理解你說的C羅,但對於特朗普就...2333或許我潛意識裡覺得粉政治人物是很可怕的吧
  • 谢谢大家的回应,我总结一下自己的想法吧。

    第一,作为一个看热闹的人,我觉得“粉”特朗普是为了找乐。自从他出现以后,每天看美国政治新闻都觉得挺开心的。如果我是美国人,我会不会投票给他呢?那就不一定了。因为认同他是一方面,但自己处的位置可能是另一方面。比如,我自己是数学老师。觉得教书这种行业,如果福利不好就真的没什么动力了。所以我说不定会加入工会,投民主党呢。

    第二, 从一个福音派基督徒的角度来看,或许是不爽媒体和精英阶层对基督教的攻击、嘲讽,所以当特朗普被同样一批人攻击时,会有一种“自己人”的感觉。更何况特朗普也是审时度势,拉上彭斯,就真的和宗教保守派合作了。当彭斯夫人去基督教学校教书也能被自由派点名批评时,我就觉得选特朗普是对的。(关于同性婚姻的问题,以后再谈。)

    第三,作为一个基督徒,信仰不能变,政治立场还是可以变的。2012年和一个持民主社会主义观点的马来西亚基督徒(他是认同奥巴马的,当然不包括同性婚姻)在面子书辩论了很久,也被他启发去看自由派媒体的文章。最近,马来西亚的前首相成了网络红人,让我感觉他想把特朗普的那一套应用在马来西亚的环境里。这使得我开始思考我“粉”特朗普是不是错了——“被人卖了还帮人吆喝”。

    比如,特朗普抨击非法移民,马来西亚人也不喜欢国内的非法外籍劳工。但讽刺的是,大马的华人虽然都是合法公民,却也时常被种族主义者称为是“外来者”。而且马来西亚人也是得益于非法外劳的贡献

    比如,特朗普称一些国家是“屎坑”国家。马来西亚人也会对特定国家或族裔有歧视的心态。我认识一个数学老师称一些数学题是“孟加拉题”,意思是不用脑也可以做的;以前住的一个住宅小区直接贴出告示——不可以租给黑人(非洲人)。我们一方面心安理得的歧视别人,另一方面又不爽被别人歧视。

    所以特朗普的观念,还是颇能应和马来西亚人的一些观念呢。

    最后,我有时写着写着脑子就乱了。所以许多有感而发,可能条理混乱,请大家指正。作为一个福音派基督徒,我不能总是躲在教会的安全区里;作为一个认同英美保守主义观点的人,也不能只看袁晓明、刘军宁几位的文章吧。多听听别人的意见,特别是反对方的意见,万一自己是错的呢?

  • 你好:) 我不“反”基督教啦哈哈,只是作为一个无神论者,相信所有宗教在“存在超自然位格”这一点上都是错的;但是并不认为需要在现实中不遗余力去打击人们的宗教信仰(i.e.我是一个主张宗教自由的无神论者)

    • 你好:)

      我之前在微信上看到你说今年要忙着写学术文章了,所以看到你和我打招呼,我还是挺感动的。

      我经常看你的文章,因为你一写就会写很细很长,所以其实读多几次都能学到东西。我其实有一些想法,是对你文章的回应,以后有机会在Matters分享。

  • 評論已被原作者刪除

    • 我不是美国人,不可能投票支持他。我住在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华人,自然是希望看到一个多元化的马来西亚,我不希望那个族和那个宗教一家独大。但是作为一个基督徒,我乐意看到一个以基督教为主的美国社会。特朗普虽然并没有多虔诚,但好像自由派把他逼到福音派那边去了。所以你看特朗普对基督教挺友好的。(现在赶时间回家,明天我接着写,不好意思。)

    • @大卫 不太明白「作為一個華人」(看待馬國社會)與「作為一個基督徒」(看待美國社會)的觀念為什麼可以這樣分裂?後者跟作為一個穆斯林,樂意看到一個以伊斯蘭教為主(這裡「為主」的含意有點模糊…… 但由於你前文提到「獨大」,所以我會理解為更接近是「為尊」的意思)的馬來西亞,有任何本質上的不同嗎?

      反過來說,假如你是一位美國華裔基督徒,你會想要美國社會以基督教為尊到了可能損害社會多元平等的程度嗎?難道你期待的「多元」,是一種以自身血緣或信仰的相對位置進行算計的相對主張嗎?

  • 想知道你喜歡川普什麼地方?(除了他很有趣之外)

    • 恐怖的是,我竟然一时想不起来,我可能真的被特朗普迷惑了。

      不是开玩笑的。因为我也会反思:一个基督徒如果太“粉”一个人了,就会有偶像崇拜的危险了。特朗普也有点像圣经里的“敌基督”,好像启示录有提到那是个喜爱夸口,高抬自己的人。所以特朗普就是这样喽——讲话时都是吹自己,然后真话假话一堆掺在里头。虽然有时粗俗,但又很吸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