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

應當不談論什麼東西吧,於誰而言 沒有固定時間發文,莫約是在修稿或者......睡覺 本人帳號大概只會寫些文章,或抱怨或講故事或...邊抱怨邊講故事(故事大概難產了) 以個人淺見撰文,歡迎指教

《謝醴傳.第一章》

發布於

人人云:「上神賜予了生命,天父賜予了一切」。

上神賜予了他們太多太多了,讓他們甘願為祂的羊群。

一座一座城堡內,大至王公貴族,小到百姓貧民,誰人又敢對上神有任何「給得不夠多」的怨言?

那該多麼不正常。

綠意滿大地,世界欣欣向榮。

但,這美麗的人間,卻開始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地獄裂口」。

……莫約兩三個。

但也夠多了!

本不該有所連結,但最近卻是在凡世出現越發多的裂口了。

如人眼的眼皮緩緩睜開,裡面的土層之下是漆黑又鮮紅的不知何方。砂土在上頭或被推開,或跌入洞裡,很快就被黑暗吞食。

自洞裡飛出、爬出許多令人作嘔的怪物。

流膿結痂布滿全身的那群惡魔,身形有如上神造失敗的物,無法入眼。卻有不少的惡魔只是渾身染灰,不似其他惡魔那般令人作嘔。

因為此事,開始有天使巡邏人間。

本來這種事情已經消彌了許久……。

法杖揮動,形成潔白的光束打在一片焦黑的大地上。

地上有一個裂口,在焦黑的土地上佔有巨大的位子,佔地巨大有如一座地中海。

洞的周圍,是逃竄四方的生物,形形色色、黑紅參雜著。

或振翅飛逃、或手腳共用的跑著。

而蒼窮之上,是一群身穿白袍、棕髮飄逸、張著兩隻翅膀飛在空中的生物,手持法杖向著地面攻擊。

他們面上表情嚴肅,眼珠盯著地上所有的怪物不放。

天空之中,白袍者們的頭領高舉法杖,喊著:「繼續打!將惡魔們消滅!」

一束一束的光束打下,一個個惡魔於當場灰飛煙滅。

其中,一個惡魔,被光束打中時,帶在胸前的項鍊,串著的黑色石頭突然發光,使帶有傷勢的惡魔從原地消失。

這一個小小的點的消失,沒使天上千萬個天使注意到。

過了許久,環在地獄之門周圍的天使們漸漸將惡魔們消滅多數。

那頭領招了招手,招來了另一個白袍者。

「接下來,要如何封印這地獄之門?」

那人捋了捋鬍子,沉著聲道:「將法力全力灌於們周圍的土地便可。」

頭領點了點頭,隨後道:「第二隊,施展法力於土地之上!」

春初的森林,萬物恢復生機,花兒漸漸紅了。

棕色短髮、簡陋的長袍被拖曳著,那人悠悠晃晃的走過樹林。

他臉上是喜悅的笑容,勾起又張開的嘴掛在臉上,極其顯眼。

他順手摘下樹上一顆蘋果。

走到了一顆平面大石邊,就躺上了巨石與一旁的大樹,坐下吃著蘋果。

之後,瞇起眼睛,就這麼倚著樹幹而眠。

自始至終,都是這般如早晨溫柔陽光的微笑。

就這麼睡了一些時間後。

直到一股燒焦味突然地出現。

他睜開了眼睛,看見了一個倒在附近草地上的…人?

不,氣息不是人。

天使好奇,緩緩起身飛過去。

陽光灑落黑髮之上,暈倒者的臉被陽光微微照亮,顯出了他的外貌。

著黑色大袍,黑髮上一對黑色羊角。透過一層破爛的黑色外衣直接能看見其健壯的身材暴露在陽光之下。

雙眉微皺、傷痕累累,胸腹部是被燒過的傷口,黑眼圈掛在猙獰的痛苦神色上。

他微微皺眉,將其直接抱起,飛到了一旁的河流中。

將其放在靠岸的位子,緩緩扶其躺下,使沿岸淺淺的水覆蓋了眼前生物燒傷的傷口。

深紅色的混沌,

無邊無際的黑暗與血腥,遍地焦黑的屍骨碎爛。

……還有那一句「他已經死了,我只替他立了衣冠塚。」

「……塚在哪裡?」

說啊?為何不說?

……

忽然,一切被一束光照亮而消散。

亮得令惡魔害怕、恐懼,卻仍是強硬著撐開了雙眼

便是一張滿是憐愛之情的臉,垂眸凝視著他。

杏眼內如一潭秋水蕩漾,骯髒的面容映在其間。

眼睛似乎盯的是臉上哪裡,手拿著一塊手帕擦拭著。

陽光,照著惡魔瞪大,無焦距的雙眼與臉龐上的淚。

惡魔:……怎麼回事?

……天使?

眼前的是背著光的天使,認真的眼神讓惡魔心生……不解。

他看眼前的惡魔醒來了,道:「你醒了!」

「……?」

作者的話:嘶......最近網路真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