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性感雜誌

女性向雜誌。 性感這個概念還包括着一種極具個性的氣質,一股能夠吸引別人的個人魅力和一份可以恰到好處地展現內在和自身優勢的智慧。 【新性感雜誌網站】https://newsexysoul.wordpress.com/ 【訂閱電子報】https://newsexy.substack.com 【聯絡信箱】newsexysoul@gmail.com

【靈魂告解室】開卷篇:命中注定的獨遊|小說

發布於
耳邊依舊傳出:「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沉醉在高亢的旋律,宛如我的人生,始終映襯著我的傲氣。我不想估計失去,不再計算存在的數量,好似現世一切都是虛無交集。一切都是虛與實的推動,它們支配著恐懼、忌妒、思念、愛意、憤怒、哀傷、喜悅,與我描繪現世的百態;再與我的生活交合,牽動著我的一生,活在靈的牽引下······

我是蘇雨琦,就讀生醫領域的大三生。嗯······接下來我還要介紹什麼?喔,對!根據制式的自我介紹,接下來是我的生長經歷。

我應該算出生於一個平凡三代同堂的家庭,在意義上我應該還要有一個媽媽,一個的爸爸,以及奶奶。可惜我不曾見過他們,而對他們的想像,全都具現化在我那位神經質的阿公身上。是的。從我出生起,這個家就不湊巧地變成只有兩個成員,再後來······就只剩一個人。

我是阿公帶大的孩子。不過在宏觀的視角下,我也是一位生長在大家庭的孩子。阿公周遭有很多好心的大伯、大姨們,願意在我成長的路上,分享給我一些溫暖。可是在之前我總想不透,他們怎麼能夠忍受阿公的龜毛與敏感,又能在生活中處處關照著我。難道是被阿公異於常人的正直與廉潔所吸引?我是不太敢相信,阿公有「這麼大」的個人魅力!還是,大家交朋友的頻率,有著「剛好」的很獨特?

在十九年來的視角中,阿公是一位愛亂操心的人。他的心思都費在芝麻綠豆般的小事,然後再無限放大它們的重要性,儘管它們只是芝麻跟綠豆。像是我在讀書寫字時,他總在一旁觀察我握筆的姿勢,然後在一旁碎念:「勢要正,字才會通心。你坐了歪膏揤斜,字是按怎會······」在當時我只敢在心中碎語:「阿公!我在讀冊!莫再踅踅唸!」

還有!阿公的個性不只「很愛唸」,面對外人也不具有古道熱腸的里長伯性格,整個人冷冷冰冰,處事起來一版一眼。況且有時說話太過於實在,我總怕我們祖孫倆人,下一秒就被社區大媽、大爺們人舌圍毆。不過也慶幸這件事從未發生,也許他們也覺得有幾分道理吧?我都將這些僥倖總歸於我們的幸運,還好我們都遇到明事理的人們。可好玩的是,阿公從不相信我說的僥倖與幸運。

總而言之,阿公是一個對日常生活吹毛求疵、實事求是,有時又有點不近人情的耿直老人。只不過與他友好的人們,似乎都特別欣賞他這種性格?

直到前年「正式入職」靈媒之後,我才側面了解原來在成長路上支持我的善心人士,大多是委託者的親人。果然愛的傳遞,可以讓人忽視一個人的怪脾氣。對了!忘了說我阿公也是靈媒,只是我也是前年才確認此事。前年啊!發生了很多事······

嗯?喔!不好意思,走神了。我說到我什麼時候跟「靈媒」兩字扯上邊了嗎?其實準確時間,我也不是很確定······在外界看來,或許也是前年吧?不過靈媒這行似乎很執著「命定入行」,說得好像從出生就帶著的本命職。如果硬要牽扯到命定······

我只知道從有記憶開始,我的頸上就必須戴著串著鎖片的項鍊,阿公說那是保護我的護身鎖,不可以隨意拿下,也不可以隨意讓人觸碰。有時候老人家就比較擔心,總是反反覆覆地提醒著,我也只當是過度敏感的叮嚀。我也沒追究這護身的機制與功能,就只是把護身鎖視為安定老人心的定海神針,而它也一路陪著我長大。直到高中時期,我開始跨城市念書,反而對這條護身所有不一樣的依戀,我將自身依賴攀上護身鎖。想著是可能是因為離家的情感吧!畢竟,我也是阿公養大的孩子。唉!遊子的鄉愁總是這麼的多感。

然而我所依賴的護身鎖,存在頸上的意義,我卻是到前年才知道。我那引以為傲的平凡人生,依靠的也是那條鎖鏈,而我似乎從出生就走向了不一樣的開端······

這些故事也是直到前年,阿公才親口告訴我。也許是阿公那時,已經知道天命已到了吧?我只記得他的眼中似乎有著不捨,但我不知道是不捨著我,還是不捨著故人?還是我一相情願地移情作用?他說的字句如此模糊,但字字融著他的身影,又變得如此的深刻⋯⋯

他說那條平安鎖,是我母親給我的唯一禮物。母親是我最熟悉的陌生人吧!也不知道是否因為血緣的牽動?對於「母親」總是能觸動我內心最深得冀望。或許,我一直希望她一直都在。可如果說我還記得母親的溫情,全都在環繞我的溫溫羊水——那就是矯情。對於母親的離去,阿公似乎也不願意多說什麼,只說一個意外帶走了她,但也誕生了我。而我從一出生,就被披著孤女命。阿公安慰著我這不是誰的錯,也沒有誰剋誰,只是剛好命數就是這樣,跟任何人都沒關係。跟命運有關係的是天,不是人。而母親留下的遺願,全都附載於頸鍊上;她希望我能如同常人般過完這一生。祂們為我包上一層厚厚的保護牆,隔絕所有來自異界的力量,只為了讓我過著我想要生活,更重要的是保住我完整的睡眠時空。但是,這些隔絕的力量也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削弱······

後來,我才知道護身鎖功能還能延續到前些年,跟阿公拼了命地堅持有很大的關係。

我記得阿公到了最後的關頭,才失落地跟我說:「天意如此,他也盡力了。」他長長的嘆了一氣,又是玄乎玄乎地表示著:「逆天而行,不如承天命。一切都是時候了。一切都是天意,也一切都是人為,是大與小、正與負,都在一念之間。」他似乎有些心疼地望著我的頸鍊,繼續說著:「阿公能做的也只能到這裡了。接下來,就是妳要去創造自己的人生了。」

這也許就是我的命定入行的儀式吧?阿公在生前最後時光,還是這麼的有效率,用著簡短的幾句話,揭示著我的命定之路——靈媒。只是那時的我一直裝作不以為意,自以為幽默地心想:「阿公,都什麼時候了別中二······」

其實滿心只有惶恐,因為我也知道時候到了······

最後,阿公離開我了。其實並不出乎意料,也不是玄乎地「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才讓我並不太驚訝。我想我明白阿公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在為了告別作準備,而我只是裝作什麼都不知情罷了。但就算我在怎麼的拗,命數終該如此。

我一直不敢告訴他,我早知道我擁有這些能力。早些年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需要掩蓋,或許我知道阿公不喜歡我提到這些吧?他總是不悅談及所謂的「怪力亂神」,所以我也沒料到阿公身在其中。這些引導的「好意」,初衷都埋在「為我好」的心思下,只是這些「好」我也並不知情。

然而,當阿公在三年前,有意無意地跟我透漏家族的通靈事業,還有重複著小時候的話癆攻勢,傳授行中的眉角,我卻下意識的排斥。唉!我就是一個意識到真相,卻又不想接受事實的矛盾體吧!因為在那時我只想逃避。我知道當阿公願意將一件事說白時,我也將會失去他。

而我只能接受······

接受隻身活在這世上的事實,也接受本命的定數,因為日子總要繼續過下去······我沒什麼本事來消極對時間,也沒必要為自己的人生自艾,何況我值得驕傲的本錢太多了!

只不過我還不想消化阿公離去的事實,但現實的世界,不會為了我的失去而為我停留。慶幸的是,我依舊是依偎在阿公庇蔭下,那個幸運的孩子!這些留存的幸運,都是阿公在那年默默幫備好的······

我不知道於未來的日子,我與「靈媒」兩字再也分不開。當然我也沒料到,就算我不打算發展靈媒事業,它們依然會找上我。彷彿這一切事早已鋪好的命數,只是等待著我的踏入。

在阿公離去的那日之後,我也被宣布全面接手家族事業——「靈魂告解室」。這也是阿公的臨終前最後的叮囑:「續落來,厝就交乎你!」阿公說的厝,是靈體的核心,也是靈媒告解室的言媒。當他說把厝交給我時,我知道一切都來不及了,一切也到了時候了。縱使我再怎麼不願意,似乎也只能認命?

我終究還是接手了靈魂告解室,可沒有絢麗家族的烙印,來表示傳統;也沒有百年的印記,來宣示正統性;我擁有的只是阿公口起言授的傳承。這份言語的傳授,卻出乎意料不受新人接班的干擾,依舊延綿所承,還是有絡繹不斷的委託者。這也許是阿公說的「言語的力量」?我也受益這股「力量」,才能在入職靈媒近三年間,過著吃穿用度不愁的日子。而我大部分的工作內容就如靈體的心理諮商師,協助祂們解開情緒的困擾。秉持著只處理單方的情緒紓解,堅持不介入現世紛亂的原則。

也沒甚麼特殊原因,純粹是因為我懶。總要留點時間好好睡覺呀!因為靈魂告解室,需要入夢才能開張。但如果現世的委託者,給予大筆金錢,我需要調解跨界的糾紛,我還是可以勉強考慮一下的!沒辦法,因為我也需要過日子。

除了主持靈媒告解室,我還兼職了刑事局特殊單位的顧問職。聽起來好像很厲害?其實,也是阿公幫我留的路。

就在阿公走後的第七天,楊士凌找上了我。楊士凌,好像也是刑事局特殊單位的警官。我忘了當時他的樣貌與穿著,我只記得他拿著一份阿公的親筆信、一份親筆信的鑑定書,和一份入職的相關文件找上了我。

這也是我阿公走後,第一次在抱怨他:「我們家······靈媒入官職都不用培訓的嗎?這麼隨意就上馬就業?有這麼強迫人的嗎?阿公!你不可以樣子啊!撒手不管阿!」

雖然心中全是抱怨,還是收下了阿公的親筆信,我只想再多留一些記憶在身邊。不過我拒絕楊士凌得入職邀請,依舊循著家族傳統,必要案件時採取合作。就這樣三言兩語,莫名其妙的狀態下,我就接到了一個形式上的顧問職。得了便宜的我,心裡突然冒出戲弄,還真是有關係真好?當時我盤算著局內應該也沒有必要性任務,來委託我這個小菜雞,我也樂意名利雙收。

也確實這近三年的時間,大部分只是閒晃著顧問頭銜,順便收著小任務,領著少許的打工錢,當個快樂的小靈媒。不過,這閒暇日子也直到今日。

當我看到明明不用著正裝的楊仕琳,唐突地來學校的宿舍找我,突然有點後悔當初未思慮周全,就答應他合作的事了······

(待續)


作者的閒話:

這是系列短篇小說的開卷篇。希望能用主角自述的視角,說出不只背景的故事,更期待能讓讀者看到主角的個性。十分歡迎大家留下對於主角的第一印象。

【靈魂告解室】開卷篇:命中注定的獨遊 By 寧想白
作者:@寧想白
靈魂告解室】將會連載於 寧想白專欄區 談食,聊感 中,歡迎追蹤!
關注新性感雜誌:新性感Matters平台文章索引Matters方格子電子報
延伸閱讀:
料理,為食材著衣,也為生活添彩
在異鄉共織的味覺記憶

兩個人的足跡,一個人的旅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新性感雜誌

新性感雜誌

《新性感雜誌》是由生活在台灣,日本,香港,中國,加拿大的創作者所組成的女性創作團體。有著不同的生活圈、文化習慣,也代表各自不同階段的女性為追求多層面的自由而發聲。 歡迎追蹤「新性感」圍爐,也邀請您透過訂閱給予我們實質的支持! 每期雜誌皆有一個特別企劃單元,我們將會在此討論女性私密的話題,相關內容因涉及成人話題做上鎖處理🤫🤫

891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