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勉一

香港人、半個寫作人、半個文字工廠工人。文章見於《明報》、《立場新聞》、《香港獨立媒體》。FB Page: 後殖人間世。

【濫權,是會上癮的】

發布於

起初,香港警察「只是」違反守則近距離使用胡椒噴霧。

起初,他們「只是」違反守則直接向人發射催淚彈。

後來,他們「只是」違反守則使用警棍打致命部位。

後來,他們「只是」執執勤時用粗口罵市民。

後來,他們「只是」毆打已被制服的被捕者。

後來,他們「只是」對被捕女士上下其手。

後來,他們「只是」不再配戴編號和委任證,而且幪了面。

後來,他們「只是」見到鄉黑聚集時離開,鄉黑打人時完全扮看不到,見到手持武器的鄉黑會搭膊頭。

後來,他們「只是」衝入地鐵車廂對市民無差別毆打。

後來,他們「只是」用可致命的橡膠子彈直接射人的頭部。

後來,他們「只是」令被捕者骨折變成被捕的最低消費。

後來,他們愈來愈喜歡用真槍射擊示威者。

後來,他們用電單車撞向示威人群。

你以為他們的濫權只是針對示威者?不會的。因為當他們發現自己可以濫權而沒有後果,他們便會上癮,而且變本加厲。

後來,他們隨便在街上羞辱路過的市民,包括街坊、主婦、退休人士、一家大細。

後來,他們隨便拘捕街上路過的市民。

後來,他們擺明車馬保護襲擊市民的藍絲。

後來,他們隨意進入私人地方作威作福。

後來,他們隨意毆打記者。

後來,他們覺得自己可以隨時跑進便利店(超商)順手牽羊不付款,不會被控盜竊罪。你看那個警察走進店內,隨手拿走飲品離開的樣子,是多麼的自然,多麼的大無私樣。那明明是犯了盜竊罪。

作威作福、濫權、知法犯法而沒有後果,是會上癮的,而且受害的,不會只是示威者,而是任何市民。

如果警察店舖盜竊的片段被公開後,警隊派人付款可以了事,而沒有刑事後果的話,那麼終有一日,警察回到1960-70年代四大探長收片(賄款)時那樣子,行beat(巡邏)任食放題,大家不要驚訝。下次連付款也不會,你要追究就是阻差辦公,或者用新的國安法告你煽動顛覆。

(《五億探長雷洛傳》截圖)

===========

林勉一

2020.5.2


【全面管治之後,是三年零八個月】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