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從業者,專欄作者,你港人民感情傷害專家。

香港警察像一隻被放出籠子的巨獸

我總感覺昨天旺角的情況像一場報復。從上幾次開始他們已經知道你圍完會散,警總,七一,他們鼓住道氣想出來打人,結果出來時人都走了。所以這一次他們決定不管了,你們要散的人我都追著你打,因為就想打。瘋狂向記者推進上次七一晚也發生過,沒人可清就拿記者來出氣。香港警察像一個被放出籠子的巨獸,沒有任何人、監管機制可以控制。香港政府最終會後悔召喚出這隻巨獸,因為連他們自己也無法控制,但他們又要依賴於警察的暴力。

那年我剛剛成為駐京記者,六四前夕在北京木樨地被一大批便衣和國安包圍、暫扣、大喝和抄牌,後來回到香港,我在街頭見到軍裝,先是下意識心頭一緊,隨後又放鬆下來,因為我意識到我在香港,這些是香港警察。

這種安心的感覺在傘運之後蕩然無存。我幾乎不會再在社交媒體上公開我是否在香港參加過任何哪怕是合法的集會的內容:作為一個在中國大陸被抄過牌的港漂,我覺得這兩個世界被打通了,如果再加上修例,我不敢去想像我要面臨的恐懼。但從2014年直到昨天下午,這些年來那些罵警察的口號,我依然一句都沒有跟著喊過。然而他們當天晚上的做法就是我得到的回應。你無法想像港劇和港片幫助香港警察在中國大陸的形象塑造得多麼美好,有時甚至成了民眾遭遇不公時的羨慕對象。剛剛來到這裡時,我對香港警隊充滿好感。我選擇香港作為我生活的地方,很大的原因是為了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是我知道這個城市的系統是會保護市民的安全感,現在他們連這個都要奪走。

現在已經不是系統包庇一些衝動的前線警員那麼簡單,是整個機構的文化、對於這份職業的理解都出現了問題。他們覺得規章制度是無需被遵守的、發信去恐嚇英國的議員是得體的、對醫護人員發小孩子脾氣撤警崗是天經地義的、有機會暴打示威者是愉快的、威脅記者和立法會議員是無所謂的,我已經不知道他們如何理解這一份工作。

制度被破壞之後如果不修復,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蔓延。不要以為這種態度只會出現在「政治」事件中,因為無人能控制,這種他們決定一切的作風遲早會蔓延到日常工作中去,蔓延到普通刑事案件、普通報案、普通糾紛中,到時候誰成為既得利益者、誰成為被不公對待的人,就會充滿隨機性,不到你能決定。不要以為誰能獨善其身,如果不把巨獸關回籠子裡,那些明哲保身的不談政治者、為虎作倀的建制派,你們都終將自食其果。

4
4

回應0

只看衍生作品

評論區域升級啦!

現在「回應」包含了評論和關聯本作品的衍生創作,你可以選擇「只看衍生作品」。

還沒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