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瞳

备份点

死人

發布於
高中时期,我遇到两名恶劣的教师。在心理状态极为糟糕,准备举报他们时,我写下这篇充满恨意的文章。发文后,我被家人劝住了,没有举报他们。家人与校领导沟通,谈他们的问题,后来我在学校中就好过了一点。

今晚又难以入眠,只要闭上眼睛,就忍不住想到我现在的语文老师L和班主任兼政治老师X,想象痛骂他们的场景,没有打他们的场景已经很客气了。几乎每天都会觉得他们更加可恨,简直不能忍受。

这个L,教学水平极差,上课多闲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或者骂人。有一次骂人就骂了半节课还多。即使不在骂人,讲课也多是无谓的语气词(啊!嗯!)和自己的人生经历。

她曾经用一整节课来讲述自己的童年经历和高考经历,说自己在东北长大,学习十分刻苦等等,而这段事情她在之后还不止一次地提起过。不仅如此,她还把人生经历穿插在教学内容中,如讲病句,就先说五分钟的个人经历,再用几十秒的时间造个相关的句子,再叫人回答。

此人说话的语调和声音也难听至极,配合没完没了的拖时间的语气词更令人崩溃(一个“啊”一节课来二三十次)。虽然早已评为高级教师,但是现在的教学水平极其低下,令人发指。

除此之外,L的人品也非常坏。开学不久曾经虚情假意地对我和其他同学表示关怀,如觉得听课效果不好可以自行看书之类的,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就开始直接骂人,痛骂别人上课不看她的神态和动作(大概她脸上有字),还有责骂我如果所有老师都不管我心里是什么滋味——如果能被你这种恶毒的老师无视,当然是很好了。

另外,L还在课堂上三番五次地影射他人的家庭情况(我暂时不知道是谁),说有人无法理解和原谅生养自己的父母,快成年了还搞叛逆云云,最近还直接说出这个人就是班上的同学,就差把名字说出来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禽兽不如的教师,不断地影射学生,间接甚至直接辱骂学生,伤害学生的心理。何况别人的家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又是怎么知道别人的家事的,能知道多清楚就莫名其妙地骂人?有没有点素质?知道隐私怎么写吗?

这种人在教师之列完全是拉低整体的水平,令人恶心。我见到她就骂她,甚至偶尔会想拿刀砍她。如果我要自杀的话我肯定会这样做,还要曝光她的所有恶劣行径,让她亲自体验一下被辱骂和鄙视的感觉,也许她会觉得非常享受而且促进自省呢,毕竟她自己就是这么干的。

X讲课十分无聊但强于L(比L更烂的估计全校都不可能找出五个了),至少大部分时候还在讲教学内容而不是闲话或者骂人。然而其教学效果,从同学间的评价和考试成绩来看,依然是不怎么样的。

X同样是一个品行败坏的小人,比起L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的一名罹患抑郁症的同学就深有体会。X曾经叫出多个同学去谈话,关于她们的成绩和心态,不断强调不要像她一样悲观厌世,整天想着自杀等等。她的情况就这样被人知道并可能被传播。在她的母亲打电话询问此事时,他不承认这件事并责怪她不应该为这点小事来麻烦和指责自己。此外,他也叫过我的同桌去单独谈话,问我会不会影响她的学习,她要不要换座位之类的。

这类私下议论传播别人的行径无疑是小人之为,X的阴狠毒辣可见一斑。这种伪君子表面忠厚善良,实际却在背后捅刀子,根本就不是可以正常相处的人。

X在上周六的晚自习中还公然辱骂请假的同学和家长,说他们全是混帐东西,然而这段话又不敢发到家长群里指着他们的鼻子骂他们是混帐,只敢在学生面前说,也是相当阴险的了。

L和X教学水平差,却相当看重成绩,只要成绩不如意就发火骂人,只会侮辱学生而不知道反省自己,引咎辞职。X话里话外还不时体现出对A班的厌恶和恶意评论(A班为原重点班,高三重新分班后新的二十班为重点班),如请假的人多怪不得降为普通班,然而他一个普通教师的意见恐怕并不能左右高三分班的决定,再联想到他曾经为分到B班而找校长大吵大闹,也许他的这种行为只是通过贬低他人寻找自我安慰而已,因为没有分到好的生源,也没本事把学生教好——大概就是因为教学水平差才分不到好班。

X的诡异恶行对他本人并没有利益,只有伤害学生的作用。我猜想他的意图是通过谣言和压力逼迫学生退学或者自杀,免得拉低高考成绩,影响他的评价。如果他没有想到这一层,那就是通过暗中害人来发泄情绪,满足恶劣的私欲。若都不是,那我只能认为他就是想杀人,就是想把看不惯的学生逼死才痛快。至于L,大概也有这样的心理。

无论如何,我都对他们恨之入骨,我永远都会恨他们,不会原谅他们,就算他们死了我也会一直恨下去,就连他们的尸体都恨不得剁成碎屑。当然,最好还是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让他们痛苦,但是像他们这样恶毒的人,就算遭到报应也不可能反省,只会痛恨和报复妨碍他们的人而已。

思及此,不由得想到我自己的事情。这种无法控制的强烈的恨意显然不是正常的,至少不是平常的,因为大部分同学还能够容忍他们,并没有表现出激烈的痛苦和仇恨。

我无法容忍眼前的恶人和恶行,无法对虚伪卑劣的小人虚与委蛇,并不是无法做到,而是这样做就会感到非常痛苦,不断地想到这些人的可恶之处,为不能反抗或报复而愤怒、抑郁。这也是我对未来和工作都不抱什么希望的原因之一,我不能保证自己不会遇到更多的小人,这种人可能是上司或者教授,我无力反抗但也无法容忍,最终只能是被针对和离职之类的下场。说白了,我这种人或许并不适合在社会上生存,是应该被淘汰的人,除非选择尽量少与人交往的工作,尽量避开阴暗和肮脏的事情,否则生存是极为困难的,无论从现实还是心理来看。不仅是这些人,我也厌恶社会的黑暗面,只要想到这些东西会一直存在,而我几乎没有办法改变这一事实,就会感到绝望,没有存在的意义。

我想要帮助更多像我一样的人,为更多人制造和传递快乐,但是,即使成功,我也只能影响一小部分人,效果也是不可知的,最后我还是对这些黑暗无能为力。任何人都一样,个体的力量是不足以彻底改变世界的,况且这些黑暗很多还是社会现实的必然产物,是人类暂时无法解决的困难。

想到现在的情形,自杀固然可以一了百了,但是我认为自杀不是一个“公平”的选择。我即使有过错,也没有到必须去死的地步,而迫害我的罪魁祸首却依然逍遥快活,以我的死亡来做谈资和教育学生的话题——以L和X的人品,十有八九会这样做。这不公正,也不合理。况且我的家人都是好人,更是无罪的,他们绝不能因我的死亡而承受痛苦。我的朋友同样是无辜的,没有理由要失去她们的朋友。总之,即使我很痛苦,但是一切痛苦和仇恨带来的后果都不应该由我和我的亲友来承担,何况是在罪魁祸首还在学校肆虐残害学生的情况下。

等到了白天,我就向教育局直接举报L和X,并把L的课堂录音附上。无论后果如何,我的仇恨必须得到释放,不然我就要疯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