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kao Eki

來自太巴塱部落的阿美族人,2009 年到荷蘭萊頓大學從事十七世紀台灣史研究,之後定居荷蘭。目前以翻譯、寫作、研究為主業,並參與國際原住民族運動。曾獲 2017 年台灣文學獎原住民短篇小說獎。已出版小說有《絕島之咒》,翻譯專書有《地球寫了四十億年的日記》、《西班牙人的台灣體驗》、《故道》等。

番紅花的弔唁

發布於

三年前,番紅花開的時候,我寫信給朋友。

『有時我會想念家貓,每天去餵兔子時,總會多看兔子屋旁的墓地兩眼,想著有一天這兩隻白兔也要葬在這裡,就無端的寂寞起來。大約是出於這樣的體悟,儘管溫度還經常落在十度以下,我還是每天在運河草坡上為兔子摘菜。人要活得有季節感,兔子也是一樣,綠色草本開始生長的時候,就是將飼料和乾草減半的時候。』

三年安然過去。去年入冬之際,先是一隻兔子在十一月死了,一個月後另一隻兔子也死了。我把他們埋在兔子屋後方,兔子生前挖的深洞裡。

「於是我們將這遺體交付土地,土歸土,灰歸灰,塵歸塵。」

上週兔子屋前的草地冒出番紅花,兩天後飛來大雪,掩蓋了草地與番紅花,應驗了氣象的紅色警報。

好像遲來的弔唁,又像新生的問候,讓寒凍中的我領略了冰雪之下的溫暖,土地深處的脈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