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nejsbsbdv

意大利经济政策的变化(四)

發布於

上文既然提及到制造业的问题,今天就好好谈谈这个政策,毕竟这点上也是欧洲于其他地区的最大区别之处,在我本人看来很大程度上影响之后的科技和工业的发展,当然时间线太长,我也要一般学者的划分思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部分是12,13世纪,第二部分是14,15世纪,前面一个阶段商人阶级的利益比较有优势,后一个阶段制造业阶级的利益更占上风,这两种权利和影响力的变化是建立于不同国家经济政策变化的基础之上,这是值得大多数讨论欧洲工业化的问题的人士的重要依据。

首先在12,13世纪,制造业开始像其他地区那样开始集中于一些特定的中心, 并且这些差距也是发达地区和不发达地区间劳动分工基础之上,如果考察这个时期的跨国贸易,大多数贸易增长都来源于这种特殊的形势。但是要注意的是:这些制造活动还是传统的手工业者,而且他们并没有经济和社会权利,也根本不能推行适合于自身的产品的保护性政策(除了极少特定区域,特别是那种能直接提供统治阶层一大块收入当然要另当别论),大多数情况下商人成为主导型力量。

比如在不发达的国家,国王一般会在集市或者市场中授予商人特权,或者把财政上一些特权交给某个港口,商人团体来获得持久性收益。不过有些君主试图吸引外国商人时,自然会给与外来者一定垄断权来吸引他们的资本,相反来说当统治者敌视外国商人时候,或者保护本国的商人时,那他也会流放或者监禁这些外国人,一个国家对于外来商人的政策经常由统治者喜好,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这使得这些国家也很难保持长期性合作关系。

反倒是在发达国家中,由于经济思想也发达,政策复杂化,商人组织的行业就会按照国家需求制定一系列的政策,比如签订商业协议,在国外设立领事馆,为本国商人争取财政,司法,经济方面的特权,或者减免税收或通行税,这种抱团生存的做法自然使得行业内变得更有凝聚力,但是这些政策也会受到政府影响,特别是经济稳定时的措施相冲突起来,商业政策一般都是落了下风。

这种状态的持续性发展自然导致了对于保护主义限制和国际贸易措施的发展,但是好景总是不长的,当其他以前相对不太发达的地区都开始扩张时期,或者说试图进入前工业化的状态时,问题就复杂很多,新国家为了发展自己制造业,不可避免导致政府的保护性措施来支持“刚刚起步的工业”,然而另一方面“新”国家工业发展和保护主义实施,自然对于“旧”国家来说是危险的竞争和市场的逐渐关闭,这自然会导致原有发达国家的经济困难。

所以我的的确确承认自由竞争对于市场好处,但是任何人成为资本家或者商业中的竞争者时,都会不自觉受到利益的驱动希望建立垄断或者壁垒来保障自身已有的经济优势,这种冲动本身就是由资本驱动带来的,并非外在强加影响。举个例子,在14世纪初,佛罗伦萨的羊毛工业使得比萨的羊毛产业陷入了危机,而后来伦巴第的羊毛发展起来,佛罗伦萨的羊毛业就开始衰退了;同样在丝绸工业,卢卡的丝绸面对热那亚,威尼斯以及米兰的丝绸竞争,也是十分艰难应对。不同地区之间相互竞争,的确缩小各地区间的技术水平和组织技巧的差距,但也从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国际劳工的分工(因为彼此之间差距越小,分工效益就越不明显),其实工业革命也是如此,1870年以后,英国的工业与其他发达国家的差距也是在缩小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