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不科學 念念子

南丁格爾說:「護理是一種科學也是一種看顧的藝術」,而在護理界打滾多年的我只想說:「祖師爺您真的別鬧了」。 你好,這裡是在護理界打滾到厭世的念念子,剛成為一介逃兵,仍默默聲援著還在巨塔煎熬的同胞們,在這我會分享職場悲歌、靈異怪談、貓是絕對以及護理人眼中的生活瑣事,內容絕對不科學,但卻是我實打實的人生。

醫院見聞|最絕望的希望

今天是我離開醫院工作的第516天,回想臨床的種種,不得不說真的是一個強迫人成長的一個地方,每一個病人以及家屬經歷的生命軌跡,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告訴我生命的重量,也告訴我最深絕望其實也能是希望。

那是我看過最可怕的眼神了,他嘴巴插著氣管內管無法說話,身上所有的關節都裝上了固定器,包含脖子、四肢以及軀幹,就在沒多久前他從七樓一躍而下,因先撞到了遮雨棚緩衝,導致全身上下多處粉碎性骨折、創傷出血,卻沒有任何致命傷。

來到手術室時從頭到腳血跡斑斑,四肢像套了皮囊一樣軟趴趴的包在固定器內,病人意識清醒但情緒非常激動,因擔心隨時有急性變化在急診就先行裝上了氣管內管,維持呼吸順暢並給了鎮靜以及止痛藥物。

但這個病患似乎已進入的癲狂般的狀態,用盡全身力氣試圖甩動早已斷掉的手腳,好像沒有神經不會痛一樣的扭動身體,用力啃咬嘴巴內的氣管內管,瞪大布滿血絲的雙眼,全身發抖的看著每一個在他身旁保護他的醫護人員,那眼神我永遠忘不了,是一個求死不得的絕望眼神......,但從高樓層躍下但卻沒有致命傷,根本就是個極其幸運的事情,但對他來說這樣的幸運諷刺到令人窒息,卻無法拒絕。

麻醉科醫師好不容易讓他進入麻醉狀態後,我開始一點一點地整理他所有的傷口,以及做骨頭固定手術的術前準備,我們像在修理一個摔得粉碎的木偶一樣,一點一滴地將所有碎片拼拼湊湊起來,卻怎樣都不可能完全恢復原狀,那慘不忍睹的畫面,心裡不免會油然而生一個矛盾的心情,不太知道自己到底是幫了他,還是害了他?

交班時協助送醫的警察有提到,病人似乎長期受憂鬱症之苦又染上了毒癮,長期一個人生活,在輕生前打了通電話給母親,母親因察覺異樣故立刻報警並趕到現場,好險人雖嚴重創傷但至少性命無虞,但接下來他要面對的,是多次的手術以及漫長辛苦的復健之路,而他那破碎的心,究竟能不能好好振作面對,這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這件事讓我感觸很深,原來有時極其幸運的奇蹟,在不同角度上看有可能是完全相反的狀況,但人只要活著,一切事情都有改變的機會,死了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所有的痛苦與執著將永遠跟隨著自己,以及所有深愛自己的人。



———————————————————————————————————————

如果這篇文章有帶給你一點點感觸,請不吝嗇給我一點喜歡與鼓勵,點擊文章最下方綠色的拍手按鈕,或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支持我繼續努力協槓創作,世界有你而美好,而有你們陪伴的這條路我就不孤單。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