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不科學 念念子

南丁格爾說:「護理是一種科學也是一種看顧的藝術」,而在護理界打滾多年的我只想說:「祖師爺您真的別鬧了」。 你好,這裡是在護理界打滾到厭世的念念子,剛成為一介逃兵,仍默默聲援著還在巨塔煎熬的同胞們,在這我會分享職場悲歌、靈異怪談、貓是絕對以及護理人眼中的生活瑣事,內容絕對不科學,但卻是我實打實的人生。

電影「月老」毛孩的緣分體會以及想對簡院長說的話

感受到她那深刻的絕望,面對那麼多純潔的生命,就因為體制問題只能一個個親手送牠們離開世界的感受,到底有多麼無奈與悲痛?牠們也是生命,且充滿靈性,牠們其實也能像Haru一樣有屬於牠們的家才是。

前些時間看了電影「月老」,一開始想說支持一下國片,就一個人挑了個空檔進了電影院觀賞,沒想到電影才開始沒多久就淚腺潰堤,無論是喜是悲的劇情都讓我哭到久久不能自己。

一方面是想到了那曾經被堅定的選擇,相似的相遇、相似的相知相惜、相似的無奈、相似的悲傷以及相似的思念,另外一方面,則是動物與人的緣分,電影中那隻可愛的忠犬「阿魯」。

你們相信緣分、因果不僅僅只有人嗎?有養過毛孩的人大概都能夠體會,牠們能感受到你的情緒、行為,知道你在說什麼甚至會回應你。而陪伴了我8年多的三花貓,就是一隻冥冥之中注定相遇的寶貝,她的名子叫「Haru」,取自日文春天之意,除了對應她那漂亮的三花毛色以外,我們也是在春日中相遇,而Haru陪伴了我人生最黑暗的時期,對我而言,她就像天上降下的守護天使,來的巧也來的意義非凡。

在遇見Haru之前,想養隻貓的我爬遍了各大送養網站以及中途之家,每一隻待送養的毛孩都非常可愛,卻一直少了點下定決心的衝動,直到我從龍潭騎著車千里迢迢的來到新屋,在新屋收容所的貓舍之中,第一次見到了Haru。還記得第一眼看到她時,她瑟縮在鐵籠角落,眼睛瞪得大大害怕的盯著我,志工說她是前些天下雨掉到水溝中,被路人通報而來收容所的浪浪,熱心的跟我解釋她身上的病徵以及膽小的性格,當下也不知道怎麼的,也不管自己是第一次養貓,立刻就決定認養了這隻有各種疾患且年齡約已5、6歲的成貓。

Haru在歷經多次手術並悉心照顧下逐漸恢復了健康,性格也從一開始的膽小到後來像個小跟班的跟前跟後,從此我有了毛孩盼著我回去的家,在悲傷時給我溫暖的小毛球,還有那永遠注視著我的那星辰般閃亮亮的雙眸。

8年後的一天,已經13、14歲的Haru因為出現反常的行為,在緊急帶去動物醫院後醫生這樣對我說。

「Haru狀況很不樂觀,隨時需要住院急救都不意外的狀態,應該說現在她還沒明顯窘迫的症狀都能稱為奇蹟...」

頓時心中有如天崩地裂的,我害怕她會突然地離開我,晚上因此睡不好覺一丁點動靜都能讓我驚醒,上班時也心不在焉,反反覆覆查找相關資料以及積極配合返診,最後深刻地感受到,原來要為至親做出決定並說出:

「我希望接下來的治療,必須要是必要的且舒服的才做,以維持生活品質為優先」

簡單來說,就是放棄積極治療,是多麼扎心且困難的一件事,誰不希望做最頂級的檢查,並做最積極的治療?但想到光出門就焦慮到過度換氣的Haru,血一針一針的插、片子一張一張的拍、藥一天一天的灌,而她的情況也不是做最多最好的治療病情就能恢復,怎麼想都於心不忍,似乎再怎不捨我都該忍下來為她做最好的打算才是。

即使如此,Haru還是盡她所能的陪伴在我身邊,拖著無力的雙腿慢慢地依偎在我身旁,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我幾乎晚睡早起的照顧著Haru,才讓病情相對緩和下來,但經歷過這一段日子,我深深的感受到Haru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也讓我想起一個素未謀面,但卻很想跟她說幾句話的人,原桃園新屋動保教育園區園長:「簡稚澄」。

在收養Haru後約2年,新屋動保教育園區園長簡稚澄吞下管制藥品身亡,其一部分原因在於體制上的問題。

現行動保法限制,對於寵物未登記及疑似虐待之情形,不能即刻裁罰,只能先行勸導。再者流浪動物數量不斷攀升,爆棚的收容所面對數百條生命,一沒顧好隨時都可能遭動保團體投訴,一但有狗互咬、生病、消瘦,隨時都有可能被處罰,更有可能會被愛心人士投訴謾罵被長官檢討,以及在不得已情況下只能一隻一隻安樂死,獸醫在收容所要處理各種大小事,遠超乎外人所能想像,心理壓力更是不一般。

深愛動物的他們,也只能默默牽著要安樂死的動物們,度過最後一小段溫暖的時光後,將他們送上手術台,那樣的心情在簡稚澄院長用七年時間窮盡一切後,最後只能以死明志。

還記得在我領養Haru時,貓舍的志工告訴我,有很多不親人的貓,在收容所密集的生活環境,容易染上各種疾病最後也只能步向安樂死的命運,僅有少部分對人類還有點信任或有品種的,才有機會送養出去,然而能看到毛孩最終找到一個家一直都是他們努力的目標與期望。

所以當我看到簡院長的新聞時,感受到她那深刻的絕望,面對那麼多純潔的生命,就因為體制問題只能一個個親手送牠們離開世界的感受,到底有多麼無奈與悲痛?牠們也是生命,且充滿靈性,牠們其實也能像Haru一樣有屬於牠們的家才是。

說起來新屋收容所也稱得上是Haru的娘家了,若簡院長在天有靈,我想謝謝妳,即使Haru年齡不小且身懷各種疾病,你們也是盡其所能的照顧Haru才讓我有機會遇到她,而我也會盡我所能的陪伴、照顧她至終老,你對毛孩們的這份愛需要我們所有人一同延續下去,可以不喜歡動物,但沒有必要傷害,領養代替購買,願未來能實現零流浪動物、零安樂死的友善環境。



———————————————————————————————————————


如果這篇文章有帶給你一點點感觸,請不吝嗇給我一點喜歡與鼓勵,點擊文章最下方綠色的拍手按鈕,或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支持我繼續努力協槓創作,世界有你而美好,而有你們陪伴的這條路我就不孤單。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