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不科學 念念子

南丁格爾說:「護理是一種科學也是一種看顧的藝術」,而在護理界打滾多年的我只想說:「祖師爺您真的別鬧了」。 你好,這裡是在護理界打滾到厭世的念念子,剛成為一介逃兵,仍默默聲援著還在巨塔煎熬的同胞們,在這我會分享職場悲歌、靈異怪談、貓是絕對以及護理人眼中的生活瑣事,內容絕對不科學,但卻是我實打實的人生。

微鬼話|在深夜醫院玩耍的孩子們

 (編輯過)
「阿公又在說半夜有小孩子在吵鬧......」隱隱約約聽到在旁交班的同事說某一床老病人的瞻妄症狀......


「阿公又在說半夜有小孩子在吵鬧......」


隱隱約約聽到在旁交班的同事說某一床老病人的譫妄症狀。


譫妄 ( delirium ) 是一種突發的急性腦症候群,一種以意識障礙為主的急性症狀,會出現類似失智,人、時、地混淆、情緒不穩定、幻聽幻視......等症狀,通常晚上會比白天還嚴重,所以也有「日落症候群」的說法,而且譫妄是由「生理異常」所引起,所以大多會隨著本身疾病狀況的惡化而呈現出來,也是臨床在判斷疾病病程的指標之一。


那一床的老先生是我們內科病房的"常客",隨著年紀增長免疫力低下,每一次進來住院的時間也越拉越長,生活上大多都已需要他人的協助,白天看到他時精神雖然差了些但意識還算是清楚的,然而最近這幾天卻聽到老先生開始有些譫妄的症狀。


「是不是阿公狀況變差了啊......?」正在交班的白班同事說。


「嗯......有可能,多注意一下吧」


大夜的學姊將整理好的病歷交給了白班同事便起身離開了,而我也交完了班開始了一整天的工作。


這件事情聽過後我並沒太放在心上,畢竟內科病房每天都在上演著生老病死,每每看著那些熟悉面孔,一次又一次的入院,一次又比一次憔悴的神情,若總往心裡去我想我心理不用多久就會承受不住,每每只能用力的收起快掉下來的淚,不斷提醒自己現階段能做的能幫忙的,盡自己所能就好了吧?


果不其然,過幾天換我上大夜班前查房時,發現阿公的床位已經空了下來,交班詢問之下才知道,阿公就在前一天離開往生極樂了。感嘆人生苦短但班還是得上,馬上開始了大夜班的治療工作。


半夜的醫院很安靜,我悄悄地穿梭在該晚負責的病房,為病患更換點滴、給藥並觀察生命徵象,當輪到阿公之前待的健保房時。


「嘻嘻......哈哈......」


才一踏進病房我就聽到了小孩子的嬉笑聲。


"嗯?不會吧,這時間還有小孩在醫院?"


這間是健保房,除了阿公空下的那一張床,其餘三張床都是有病患住的,下意識會想說是不是有家屬帶孩子所發出的聲響,我一張張拉開床簾查看,只看到熟睡的病人及家屬,並沒有人在使用電子產品或任何可能發出聲音的東西。


「哼哼......嘻......」


那嘻鬧聲又出現了,我抬頭看了看整個病房空間,蹲下查看每一床床底下是不是藏了人,那聲音聽起來至少有2位以上的孩子在玩耍的聲音,伴隨著有球著地的彈跳聲,可是,真的什麼都沒有看到啊?那聲音忽遠忽近的,感覺不在這邊卻又有如在耳邊,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要不是之前也聽說了阿公也有聽到相同的狀況,我鐵定會懷疑自己也開始幻聽了,後來我將這種聲音稱為"另一個維度的聲音"。


我默默地完成了該病房的治療來到了護理站,看到了在準備點滴的同事。


「阿公說的都是真的」


「你在說什麼?」


我將在那間病房發生的狀況告訴同事,同事差點沒被我嚇死。


「怎麼辦啦,你聽到了會不會出事啊?」同事擔心的看著我。


「為什麼我會出事?」


「你沒聽過一句話嗎?『寧聽鬼哭,莫聽鬼笑』,阿公也在聽到後沒多久就......」


「我又沒做虧心事,不用想那麼多吧,也可能是因為阿公的狀況確實變差了,人家不是都說,死前比較會感知的到那些東西嗎」


講到這裡,如果這是電影,我肯定就是那不信邪在電影開始的10分鐘內就被鬼抓走的角色,但這是現實,大多事情還是走在邏輯上的,就算是鬼也是得講道理的吧?之後我沒有再聽到孩子的聲音,也沒遇到什麼衰事,有時候我會想,到底是醫院太多還是我本身體質比較敏感些呢?也或許冥冥之中讓我經歷這些,就為的是到這時能這樣寫下來,分享給你們也未可知呢。


———————————————————————————————————————

如果這篇文章有帶給你一點點感觸,請不吝嗇給我一點喜歡與鼓勵,點擊文章最下方綠色的拍手按鈕,或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支持我繼續努力協槓創作,世界有你而美好,而有你們陪伴的這條路我就不孤單。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微鬼話|無人病房的嘆息聲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