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不科學 念念子

南丁格爾說:「護理是一種科學也是一種看顧的藝術」,而在護理界打滾多年的我只想說:「祖師爺您真的別鬧了」。 你好,這裡是在護理界打滾到厭世的念念子,剛成為一介逃兵,仍默默聲援著還在巨塔煎熬的同胞們,在這我會分享職場悲歌、靈異怪談、貓是絕對以及護理人眼中的生活瑣事,內容絕對不科學,但卻是我實打實的人生。

微鬼話|高大的黑色人影

奇怪的現象傳得繪聲繪影的,但是往往這些現象只會出現一下,從沒有發生明顯的干擾或影響,所以這類的事情被員工當作茶餘飯後的閒聊內容,早就屢見不鮮也就見怪不怪了。

據長年在醫院工作的廚房、清潔、看護人員口耳傳聞,醫院的地下室常常會看到"斷肢"在地板上移動,還有一個只會用跳的"人"時常出現在廚房內跳來跳去,又或者有些空間一靠近就會讓人特別的不舒服,奇怪的現象傳得繪聲繪影的,但是往往這些現象只會出現一下,從沒有發生明顯的干擾或影響,所以這類的事情被員工當作茶餘飯後的閒聊內容,早就屢見不鮮也就見怪不怪了,但對於一些剛來醫院不久的工作人員,這大概不是一件容易習慣的事。


有一天一早上班,就看到外籍女看護莉莉在護理站內泣不成聲,大夜班的學姐在旁邊安撫著她,莉莉受家屬雇用來醫院照顧病患還沒有多久,原本以為是她無法接受這個工作又或者家裡發生了什麼,一問之下卻是說被OO嚇得不清,因為她中文還講的不太清楚,拼拼湊湊的再加上其他同鄉看護協助翻譯下,才終於釐清她口中所說的OO是什麼。


莉莉說,晚上她很常看到一個很高大的黑色人影走入她們照顧的病房,讓她感到很害怕,朋友(其他看護)跟她說這很常見但不會害人叫她不要擔心,所以每次也就趕快閉上眼睛被子蓋上忍忍就過了,但就在今天一大早天還尚未完全亮時,因為信奉伊斯蘭教必須早起洗漱準備晨禮,沒想到一睜開眼睛,就看到那黑色高大人影就站在她床旁,彎下腰用它那黑壓壓的"臉"跟她臉對臉近距離地盯著她,一瞬間她理智線斷裂崩潰大哭從床上跳起逃到護理站,怎麼勸說都不願再回到病房了,也就是我一早上班看到的畫面。


「我⋯⋯真的⋯⋯沒辦法⋯⋯」莉莉邊哭全身邊止不住的顫抖。


我跟同事互相看了看,也不好說什麼只好讓她在護理站休息,先幫忙照顧病人,之後再幫莉莉聯絡家屬看後續怎麼處理。


「欸,你覺得真的有她說的那東西嗎?」同事A湊到正在整理藥物的我旁邊說。


「都嚇成這樣了,還能假嗎?」我將個案的藥物核對後依序放入各自的藥盒中。


「但是我沒看到過啊」


「那你就多接點大夜班就能看到啦」我調侃地說道。


「欸~才不要,晚上還要騎山路上來超恐怖的」


「夜班錢比較多,我可以分你一點班喔」


「還真是謝謝你喔,你自己就沒遇到過嗎?你夜班那麼多」


對啊,我的夜班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很多,偶而才會像今天一樣卡個一兩天的白班,所以我精神萎靡的很,懶得跟同事抬槓,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練就一天就調好時差的功夫,如果真有一門專業能訓練這技能,那絕對要列入護理科專業重點學分當中。但莉莉口中說的黑色人影我還真的有看過,而且不只看過,我還跟過祂。


那天一樣是在一個大夜班,我跟一位護佐大哥照慣例做例行性的查房,當時已是深夜2、3點的時間,夜間為避免燈光影響病患睡眠品質,所以除了廁所及護理站其他地方都是未開燈的狀態,所以我會自備個手電筒,像探險一樣去巡每一間病房、廁所跟公共空間,以護理站為走道中心分為左右兩區,走道又寬又長兩側皆有病房,在沒有開燈的情況下要從護理站直接看清楚走道兩端是會有些吃力的。


當時我跟大哥從右側的病房開始巡起,我隱約看到前方不到3公尺距離,有一個高大人影就在我看過去的後一秒轉進了病房,一時也沒看清到底哪位病患起床了,所以我馬上小跑步進入那間病房想確認,卻發現那間病房的病患包含看護都安安穩穩的在床上沉睡,沒有任何一位看起來像是才剛剛上床的樣子,就算真的讓他爬上床了那動作也太快了吧,前後不到3秒耶,我疑惑的轉頭詢問跟在我旁邊的護佐大哥。


「大哥,你有看到剛剛誰走進這病房嗎?」


「嗯?沒有啊?我沒看到有人在外面啊」


此時我才想到一件極不合理的事,剛剛我看到的那個人影身高都比門框高了,不要說這間病房裡,這醫院裡沒有任何一個人有這樣的身高啊.......更何況一點聲響都沒有,若想在幾秒內衝進房間並躺上床,一定會有一些響動聲,但剛剛一丁點聲音都沒有。想到這才覺得涼涼,起了一身雞皮,之後我又仔細檢查了一下病房確實沒有躲任何院外人士後,才抱著疑問繼續其它間的巡視。


然而這件事情還沒完,我當時才想說哪天若再讓我遇到,我一定要看清楚"祂"到底是什麼,沒想到才隔個兩天我又遇到了!


這次我一出護理站準備要巡房,就看到祂走在昏暗的走道旁,靠著牆壁一樣用祂那快速但一點聲響都沒有的腳步快速地走著,這次我一點猶豫都沒有的就直接跟上去,在祂一轉進去病房的後腳我也就跟了進去!


"哼哼,這次總算讓我逮到了吧"


心中還在那暗自竊喜,這樣你總沒時間躲起來了,還不讓我看清楚你到底長什麼樣子!而且到底想幹嘛!


沒想到一轉進去病房一樣空蕩蕩的,每一位病患跟看護都好好地躺在床上,我立刻拿起手電筒照清楚房間所有角落、床底下、置物櫃跟天花板,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你在做什麼啊?」


大哥在門口看著一下子衝出去,又拿著手電筒東照西照的不知道在發什麼神經的我。


「痾,我......」


"好難解釋......我總不能說我在追鬼吧......"


「痾......大......大哥,你有看到有人走進來這間嗎?」


「沒有啊~只看到你衝進來而已啦」大哥衝著我笑一笑,鐵定把我當笑話了。


「好吧,沒事......」


這過程實在太難解釋,我只好摸摸鼻子繼續把該完成的事情做完。之後細想那個人影身高粗估有超過200公分,手長腳長的肩膀寬寬,像是個男人的體格,全身黑壓壓的不太立體又有一點透明的感覺,而祂兩次進去的病房,確實都是莉莉所在的房間。


此時我終於把藥物都整理好了,看了看坐在那啜泣的莉莉,想想自己膽子也是很大當時怎麼敢這樣跟上去,但如今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畢竟我也不知道那黑影的目的是什麼,我只是覺得祂好像並沒有惡意,所以才想要進一步去了解這神奇的現象,因而經歷了這難得又有點好玩的靈性體驗。


如果這篇文章有帶給你一點點感觸,請不吝嗇給我一點喜歡與鼓勵,支持創作有你我就不孤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微鬼話|不知名的阿嬤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