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尼莫

在时间的容器里,借下星光放置于此。

關閉了微信朋友圈的這半年

發布於

東八區的白天,在網絡就能看到零時區夜晚的煙火。

有了心動的人,輕輕鬆鬆動動手指就能找到ta的前度。

以為自己的痛苦無人感同身受,卻能在社交平台上找到同類。

網絡讓很多事變得簡單了,與此同時我們也在數字化的時代中無處躲藏。手機與網絡未曾讓人們變得親密,這個世界的距離像直尺上的刻度無法被輕易縮短。那些我們聊以自慰的,引以為傲的人與人之間的關聯和互動,就如同脆弱的髮絲,輕擊刪除,就會隨著時間漸漸被遺忘了。

意識到這件事,是去年九月十日。

像某種不知名的種子開花結了果,這一天,認識或不認識的,常常有聯繫的或是幾年未曾有過聯繫的,竟然都像執行某種指令一般,歡欣鼓舞地以自己的教師職業為自豪。竟然有這麼多人都在當老師啊,我想著。但突然也發現,自己並不清楚他們是什麼種類的老師,面對的是青少年,小朋友,還是某一類消費者?

以為自己掌握了更多資訊的同時,只是增添了一些疑惑。以為朋友圈的時間線上會出現的人就是朋友,其實甚至直到這種時候才知道直到他的職業。網絡好像未能拉近人和人的距離,網絡提供了一個可以被美化的,展現出想要被看見的一面的平台。

於是我找到設置,關閉了朋友圈入口。并把常常想要聯繫的好友設置為星標,微信終於回歸了最本質的即時通訊功能。

最開始的幾天會有些不習慣,拿起手機總以為有什麼事情忘了做,索性直接連微信的後台也一併關上,沒有消息提示的話一天都不會打開。但仍然會想念朋友們,就按著通訊錄里有星號的好友們,一個個點進去看看她們的近況。

很快也被朋友發現了異常,問我總是隔很久還會大規模給她摁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我說關閉朋友圈入口后,喜歡的朋友們發佈的近況,已經不再隨著倒序時間線被動出現在我面前了,為近況摁贊成了想念的暗號。也會在下次見面時把手機給朋友看我空蕩蕩的發現頁面。

過了一段時間,親近的友人們都知道這項小改變,想念的暗號持續的同時,我也漸漸習慣微信成為了和其他即使通訊軟件一樣單一的對話功能了。隨之帶來的還有一些驚喜的作用,比如地鐵上的碎片時間不再是刷刷朋友圈,而是打開書看,或是索性閉上眼假寐休息。甚至以此逃避掉了同輩壓力,自己的生活由自己去主動反思,而不是在凝視他人的過程中反噬了自己要去的方向。

連發佈自己近況的慾望也被克制。偶爾也從個人頁面發佈,但關上了朋友圈,也省了在發佈后看著上漲的數字,隨著他人輕擊屏幕而產生的被關注的幻覺,也一併被關上了。

半年多過去了,已經完全習慣自己這樣的社交平台模式了。甚至面對同事問「你有沒有看我最近發的⋯⋯」也可以自然地解釋自己是個不看朋友圈的人。社交終於回到了面對面溝通,他人的近況之間不會再穿插著消費廣告,關掉朋友圈入口這件事比自己想像之中還能帶來更多益處,也許以後都不會再開啟了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