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lusama

本業做設計的,卻朝思暮想一直想轉業。喜歡設計、創作、胡思亂想,也是個喜歡靈性事物的麻瓜。

【 戰役下的被害妄想記事 】

網路圖片- 口罩猫

當二月疫情嚴重時,大家排口罩、搶米、衛生紙、搜羅清潔用品,而到二月底時,商店已經恢復到可以正常供貨 ; 現在三月,香港幾乎什麼都買得到,連口罩都有得買,只是價錢還在高位。

在疫情發生期間,發現大部分的人都有疫情下所發展出來的精神問題,就連我自己都有點⋯小瘋狂。

⬤ 焦點牌:

農曆新年後上班第一天,公司規定每天都要量體溫,規定要三餐量,當有些同事量體溫發現某個同事體溫偏高時,則會對他說嘴:「你這樣算是稍微發燒喔⋯」那位同事當時約37.5度 (後來我在網上查到,耳溫超過38度才算發燒),但大家還是一直把焦點放在那位「微燒」的同事身上。之後只要那位同事發現自己是37.5度左右,便開始害怕,就會要求說要開大冷氣,他說這樣才可以降低他的體溫⋯(?)

⬤ 驚嚇現場 :

有時候只是清一下喉嚨或打個噴嚏,某個同事就會說大聲嚷嚷:「啊~你不會是中鏢了吧!」,當下在內心翻個大白眼,原來現在咳一下就能有這麼大的威脅感。

⬤「兩盒,Thx~」:

見到有些同事,團購東西也是不能輸人,怕防疫貨品不夠用,常常就是一箱兩箱的買,說都是為了備著用,或是順便幫家人買。

連我自己都因為有同事揪消毒水團購,就忍不住:「要兩支呀,Thx~」。 (這句延伸於上個月沒口罩買時,香港網民發展出來的金句「兩盒,Thx」。當時FB post有口罩預購或有人要派時,大多數網民會留言此句「兩盒,Thx」,許多網民們更有創意的再配合圖片衍伸更多的梗。)

兩盒,Thx~

⬤ Diss:

某個星期五,沒有原因的我頭痛到不行,就好像有人壓著我的頭和頸椎,到下午就更是承受不住,我感覺必需請假回去休息。

而在星期一回去上班時,A同事慰問我說:「你有沒有好一點?」 我:「喔我沒事了」,另一個B同事就出來刷一下存在感:「你有沒有發燒啊?」我突然有點火了,大家都知道「發燒」在這段時間是個敏感的詞。我就回嘴說:「如果我真的發燒就不會在這裡了!」我以為完結了這一round。

之後我看到同事去量體溫,就跟在他們後面去量,B同事又出聲了:「你怕啊?」感覺她眼神有銳利,我說:「怕什麼?」我裝個鎮定,B同事:「我看你已經寫(溫度)上去了,你又再去量一次?」 我:「我剛沒量過呀!」我們diss著彼此,最後我就忍不住就說了:「其實是你怕吧...」她就再也沒了出聲了。

我想我們彼此都很怕吧,不只是她,當時的我也是怕被懷疑而回嗆她吧!

或許大多數的人還是被恐懼駕馭著,導致有著過多的害怕。聽有人說過,當你思想較負面時,則會顯化出比較不好的事情,而好事也是如此運作,這我是相信的。雖說疫情已經發生了,但還是希望我們可以慢慢地用「平常心」來對應這次疫情,而不是互相給予恐懼。

(我指的平常心不是不注意清潔衛生、 相信政府然後不戴口罩的胡亂心態啊!)

最後還是老話一句:「希望疫情趕緊結束!」,好讓我之後,可以將這些抗疫小故事當作真正有趣的事情來看待。

願祝大家健康平安。

當生活只剩下抗疫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