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兒

愛貓成痴,但是又對貓毛過敏的女孩。 從精神上的貓奴,變成實質上的貓奴,喜歡貓咪呼嚕嚕的幸福聲音。 星座是大貓座,但個性很像家貓,喜歡放假一個人窩在家裡,享受一個人的獨處,沈浸在自己打造的文字世界裡。 期待自己的寫作風格,具有貓的優雅與貓的狂野,剛柔並濟。 我是貓兒,這是我的故事。

於是今天,我離職了(下)—離別前的相聚出遊-Day 3 南灣、墾丁鹿境、潮州燒冷冰(完)

前一晚的酒意退卻後,隔天眾人又充飽電似的繼續未完的旅程,只是此刻,離別之情卻越來越濃......

2022.08.14 首發Matters

等我再次醒來已是早上8點多,酒意早已退卻,慶幸的是沒有後續的頭痛跟水腫。

深知眾人不吃早餐,又睡飽睡滿的習性,我從容起身,換衣盥洗,而又躺回床上。最後一天的墾丁之旅,最後一次的員工旅遊,一眨眼所有一切都來到了尾聲。

我看著民宿的天花板,一種感概哀傷的情油然而生。今天過後,還要何時才有這種相聚的以後?

緣分把我們大家聚在一起,又會因為其他的外緣,把每個人拉開帶去其他地方。

早上10點。

樓下隱約傳來開門跟對談的聲音,我迅即從床上坐起,收拾行李,戴好隱眼,快步走下一樓,就怕自己是最後一個。

後來發現是場誤會。

客廳只有學長一個人翹腳滑著手機,表情也是剛醒的惺忪樣。其他人好幾分鐘後才陸續出現,至於老闆,是最後一個悠哉下樓的。

一問才知道,在PS4對戰過後,年輕人都已上樓洗洗睡,只剩老闆坐在電視機前,打開Netflix ,獨自一人看《魷魚遊戲》直到凌晨四點。

薑是老的辣,連夜貓子也是。

早上10點,卡在早餐過晚中午過早的尷尬時段,照理直覺,應該是吃份飽飽的早午餐然後再繼續玩。

但是根本就沒這個選項。


對於國境南端的海邊想像,就是陽光、沙灘、比基尼,偏偏我們挑的時間又是炎熱正午當時,有火烤太陽、發燙沙灘,比基尼,只有酒吧的店員穿著比基尼。

中午的南灣,同樣是一片寧靜

一行人擠在二把戶外陽傘底下,躲著悶到發暈的暑氣,遠遠看著我和漂亮姐姐走在南灣的海灘上。

她同我是北漂南部人,移居山城的資歷比我多了整整10年。她話不多,我也是;她看海,我也跟著她看海。

有過一次,我和她二個人出了一趟公差,一路上我很努力幾些話題跟她聊天,她也是,試著聊些工作以外的事情,過程幾度沈默,我一臉尷尬。

後來發現,不尬聊才是自在。

「我們來拍一張吧!」

漂亮姐姐主動邀約,我湊了過去,二人戴著口罩,彎起微笑眼睛。她是二個孩子的地方媽媽,女兒讀大學,兒子上高中。她的神韻,還留著少女。

「來,看妳們要喝什麼,我有點炸物,大家一起吃。」

走回酒吧,熱到不想說話的眾人自顧自地滑著手機。我抬頭望一下菜單,又轉頭看一下大家桌上的飲品,最後點了一杯結合巧克力跟香草冰淇淋的特調雞尾酒。

一早又開始喝,老闆帶頭的

還是女孩的時候特別鍾愛巧克力,大波露、77乳加、MM,最好是甜到發膩;長大後,舌尖的味覺開始出現變化,過於甜膩的東西反而容易作嘔。

這杯雞尾酒,恰好介在嗜甜跟反胃之間,試著喝大口一點覺得太甜,擱在桌上一會兒,又忍不住想嚐個一口。

甜食的香掩蓋酒精的澀味,連續喝個幾口,我又是臉紅紅。

「不好意思,可以借一下冰箱嗎?」

「……蛤?」

我一轉頭,只見店員一臉尷尬看著老闆,我似乎錯過最關鍵的細節,只見老闆無趣地走回位子上。

同事說,老闆要借冰箱,是因為天氣熱到手機發燙,他想放進去冷卻一下。

「……蛤?」我跟店員是一樣的反應。

大熱天開酒買醉,真正醉的居然是自家老闆。


結束酒吧鬧劇後,眾人沿途北上,在最後一個景點做最後的旅程停留。

墾丁鹿境。

原本老闆的計畫是夜探梅花鹿,晚上騎著沙灘車,拔山涉水,穿越樹林,經過重重探險般的路程,尋找夜間活動的梅花鹿。

當時眾人還在分配誰要給誰載,誰騎車技術很差時,業者一句疫情不開放,出遊熱情瞬間被澆熄。

於是改來鹿境解解心中遺憾。

眾人的裝備還停留在上一站的輕便裝,短褲、夾腳拖,防曬也不見得有擦。

事後證明還是穿個布鞋跟長褲比較好。

聽完解說,換完飼料,一行人剛走出柵欄,鹿群瞬間圍了過來。

「欸欸欸欸欸不要只是找我,去找別人!」

學長率先被團團包圍,每隻鹿伸長了脖子,渴望吃得學長手中那一小杯牧草跟紅蘿蔔。相繼圍來的鹿,還會擠開先來等餵食的鹿。

不只是學長,誰手裡拿著食物,鹿就跟著誰,吃不到食物,咿咿討食叫著,再吃不到,先咬人身上的布料解饞。

「那個不能吃!痛啦!」

某隻鹿在我身邊徘徊已久,見我餵食不夠,一口咬下熱褲上的白色棉絮。另外一個苦主Eric,說是鹿朝他的腰子咬了一口。

感覺應該很痛。

被鹿群包圍的Eric,就是他的腰子被鹿咬了一口

隔沒多久,又一隻鹿過來討食,一個不注意,堅硬的鹿蹄直接用力踩在我裸露的腳趾,我大叫一聲縮回了腳,差點踩到地上的鹿便便。

不是普通的痛。

杯底陸續見空,鹿群散去,眾人走往服務櫃台稍作休息,然而又有一隻鹿湊了過來,聞了聞我,下一秒竟是舔起我的小腿,一口又一口。

「牠可能是想吃東西。」工作人員解釋。

鹿還是舔個不停,右腳舔不夠再舔左腳,眾人笑成一片,漂亮姐姐還拿出手機錄下這個瞬間,可惜沒有錄成。

過完乾癮的鹿轉頭就瀟灑離去。我的小腿,上頭帶有野性的ManPower腳毛,就這麼濕黏伏貼在我的皮膚上。

走出鹿園,紀念品店外的販賣區正好推出買飲料送霜淇淋的優惠活動。大熱天想解渴,又喜歡上裝著飲品的玻璃罐子,我掏出銅板,買了一瓶鮮奶茶。

「基底採用日月潭紅茶。」菜單板上是這麼寫。

我先是愣了幾秒,看看板子,又看看手上那瓶,有一瞬間,覺得自己是個87。

也許在埔里,我就能買到一模一樣的鮮奶茶,那個日月潭紅茶也是。

偷偷出賣學長(?),因為時常幫學姐老婆拍照的關係,拍照角度就是跟別人不一樣

從國境之南的返家路是條漫漫長途,上了車,連玩三天的眾人開始進入休眠模式,手機看沒幾次就闔上了眼。

我的意識介在半夢半醒之間,身體隱約能感受到此刻的車速:若是北上就是平穩的均速,若是速度漸緩就是下國道接上省道。正當我以為睜開眼睛就會看到熟悉的景象,不,還沒。

車子繞進潮州圓環,還沒完全停下來,我已經知道要去哪裡。

潮州燒冷冰。

燒冷冰,先舀一匙熱呼呼的配料—鬆軟芋頭、花生、紅豆、綠豆蒜等—倒進碗裡,再刨下雪花般的清冰覆蓋在上,淋上糖水,就是下熱上冷的燒冷冰。

同樣是上回墾丁行的時候有來吃過。比起現在,當時是冷冽的冬季,吃著冒著寒氣的冰,面迎東北季風,又加上生理期,一碗冷熱冰,我吃到整碗化成糖水才終於勉強吃完。

燒冷冰店不分平假日擠滿了人潮,搶座位還要所有人坐一起得眼明手快,出手慢了,椅子就被別人坐去,只得站在桌邊,有意無意盯著別人的燒冷冰。

學長替大家點好了冰,同一時間孫佔到座位,一行8個人成功入座。

燒冷冰應該怎麼吃比較好?清冰配料全攪在一起就是標準外行,最好湯匙一次精準,挖起一匙清冰跟一口配料,含在嘴裡,感受冰的涼意與與熱的配料交融在一起的微妙口感,不會很燙,也不會冰到刺激敏感牙齒。

燒冷冰,埔里也有開一間冷熱冰,據說就是來潮州取經,又結合埔里在地的口味研發而成

這一回,我趕在融成一湯糖水之前吃完了燒冷冰。上次吃冰,忍耐大於品嚐,這一次,總算能以饕客的味蕾,好好品嚐冰品的滋味。


天色黑了。

等我再次從車上醒來,已經離開屏東多時,車在台南市區的擁擠車道。正值下班時間,機車汽車全卡在車龍裡,隨著燈號的放行緩慢前進。

旅程首站從台南開始,終站也要在台南結束。

「位子訂好了,吃和牛涮。大家出來玩嘛,吃好一點,老闆出錢。」學長說,面帶一絲狡猾。

同屬王品餐飲品牌的和牛涮,是吃到飽的日式鍋物餐廳,吸引學長訂位的主要原因,是主打的頂級和牛套餐。

同樣愛吃肉的蛙仔和Eric也都表示興奮,這趟不吃到回本怎麼對得起自己?

等待肉盤跟鍋物上桌的空檔,我拿著空盤排隊,視線在店裡掃了一圈,才回到眼前的自助吧。

掛在牆上的武士風料理彩畫,搭配整體木質的設計裝潢,和式吊燈、紙燈籠等,極力呈現日本獨有的異國風情。

自助吧也是極具用心。

提供近十種的蔬菜任君挑選,火鍋料、麵條、飲品、霜淇淋機,還有現點製作的炙燒和牛壽司。最吸引我的,是滿滿一鍋的和牛咖哩,淋上白飯及可以狂嗑好幾碗。

「飯不要吃太多,留一些胃吃和牛。」學長這麼說。

肉盤也在這時候到了。極上和牛套餐,六種肉品,每種來三份,一桌四個人,於是肉盤疊了好幾層。

與我同桌的蛙仔即時享受吃肉的快樂,和牛涮湯三秒起鍋,最能吃到肉質的細致與嫩口。

只是不重肉慾的我和Patty,肉吃沒幾片,又去拿了第二次菜盤。

「帶妳出來吃就是賠錢貨啊,吃什麼菜?」Eric看著Patty的盤子。

我好像默默中了一槍。

蛙仔很快又開啟第二輪的肉品加點,這一回少了些,只是大家的胃也差不多極限了,尤其是女生的胃,要留點空間給甜品。

我看著那隻鯛魚燒很久了,大概從入場開吃到現在。

59元銅板加購,得到一隻開口笑的鯛魚燒餅皮,擠上霜淇淋,就成了網美必拍特色冰品,這隻魚想必擄獲不少女孩的心。

「要幫您擠嗎?」店員好心詢問。

死愛面子的我,堅持自己可以擠出超商店員的完美霜淇淋,結果是一踏糊塗。我尷尬對店員笑了笑。

手殘如我擠出的霜淇淋,枉費那隻網美鯛魚燒

「我不行了。」

蛙仔終於放下筷子,肉盤見底,一餐下來,我們這桌點了至少30盤的肉,至少一半丟進了蛙仔的胃裡。

但還是被學長笑說戰鬥力太低。


「謝謝各位,之後的工作再麻煩大家了。」

走出店門口,好客個性的老闆跟眾人家常話聊了幾句後,先行北上跑其他行程。

我們的旅程也真正結束。

返程的路上似乎特別快,尤其是上了國道三號之後,一路從台南、嘉義、雲林、彰化、南投北上,銜接國道六號,再過三個國道隧道後,到家了。

於是我正式離職。

合計公司上班三年,共計六年的旅宿業生涯,以員工旅遊做最後華麗又燦爛的句點。

我看著公司外面的圓環燈,好像看見自己平常下班時候的模樣,還有同事們嘻笑的身影。今天過後,那些畫面終成回憶。

到職上班,好像是昨天的事,一回神,我已結束公務。

「回家路上小心,有緣再見了。」

學長向我道別,孫也沒有比中指,Eric、Patty、蛙仔揮手致意後走回公司,而我轉身離開。

謝謝你們,一起奮鬥一起歡笑的好同事們,後會有期。


-----------------------------------------

《後記》
文章是真人真事無改編,描述從遞辭呈到離開公司,短短二個月時間所經歷的事,中間穿插一些回憶。

本來是要以心得回顧方式撰寫,總結自己在這份工作裡學到的技能跟成長。後來,看到歐陽立中老師關於說故事的方法,靈機一動,把文章改成像是小說的形式,寫到最後發現夾雜點散文的感覺。

這次的文章對我來說有點難度,取材自己的日常生活,寫得太口語會變成流水帳,試圖寫些驚喜點就怕過於浮誇而不真實,尤其是下篇的部分。

員工旅遊算是一個超大大大的插曲,不只影響我的交接,也改寫文章的情節安排,發文跟著延宕,同時拆成了上下二篇來敘述。

透過文章,除了紀錄職場的點滴,也感謝公司裡的每一位,老闆、學長、同事們,他們每一個人都很好、很棒。雖然是小旅店,但三年所學,也累積一定的實力,以及做事的態度。

謝謝,然後,再見。

《後記之後的迷你後記》
上篇在2021/10/1就已經寫完了,結果下篇遇到超嚴重拖稿症發作,說好二篇相隔一星期,一拖就是好幾個月,中間還遇到探路客關站這個備受打擊的消息。

發現自己真的不太擅長寫遊記,寫到最後都覺得文章變成四不像,還請看倌們見諒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於是今天,我離職了(下)—離別前的相聚出遊-Day 1 台南牛肉湯、東港生魚片、墾丁大街

於是今天,我離職了(下)—離別前的相聚出遊-Day 2 後壁湖海產、白沙灣、烤肉趴、鈕扣倉庫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