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志

融化一輛坦克可以換多少課桌?

困惑

今天一早,收到公司通知,说经营不善,钱景堪忧,要员工签同意书,放三周无薪假。

其实我自己倒也无所谓,父母健康,无牵无挂,无非是少赚点钱。很难想象那些上有老,下有小,或者家里有难处的同事,如何捱得过这一关。

不过最令我气愤的是,公司高管竟然舔着脸说大家一起减薪是 ”体现团队精神“,还呼吁和家人商量去哪里共渡假期... 过去的这一年多,我冒着枪弹和火海,扛着相机跑遍了香港各地。除了春节和父母见了一面,大部分时间都不敢,也不知道如何和他们诉说我的工作,我的生活。吃TG,被喷辣椒水,同事被橡胶子弹打中我只字未提,也不希望他们知道。现在疫情之下,我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他们见上一面。但是,其实他们能把这种话说出口,也并不稀奇。毕竟这些人身居高位,养尊处优,对基层员工的苦当然是视而不见。我记得去年示威最激烈时,和一位文字记者聊起防护设备,谁知她的老板竟然坚持说不需要护目镜和3m面罩... 想到这些,感觉高层能把减薪看的这么轻描淡写也不足为奇。

说到自己,我其实更多的是感到困惑和失落。曾经我总以为,无法升职加薪,是因为自己做的不够好。可是在过去这一年,我不仅尽心尽力的工作,还拿了世界级的新闻奖。被公司这样对待,真的很有落差感。但是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我也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只能默默等待阴霾散去的那一天。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