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志

融化一輛坦克可以換多少課桌?

北京说唱圈轶事3

發布於

这篇里我会用一些真名,因为我说的这些事儿和他们自己犯的傻逼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17年的时候爱奇艺出了一个叫《中国有嘻哈》的节目。在节目开播以前,我看到预告了评委有吴亦凡,白眼简直要翻到天上了。我不是鄙视他作为一个艺人的价值,只是觉得他根本和说唱圈八杆子打不着,实在是不合适坐这个位置。不过我显然是大大忽略了加拿大炮王的商业价值。他凭着一句“你有freestyle吗“把《中国有嘻哈》直接带火了一波。不过不得不说,这个节目能在那个夏天持续大火的另一个原因,是节目组请到的各种有卖点的选手(比如欧阳靖,Gai,Vava...)。这里面的人我本来是一个都不认识,毕竟我已经退圈多年,做了摄影记者。后来因为采访,我才和他们有了接触。

那个夏天,国内外的媒体都在采访中国有嘻哈的选手。我的采访对象胖哥(化名)显然也是经历了很多媒体采访,答问题答的很熟练,也很会给Soundbite。而且他和我接触过的绝大多数rapper不一样,因为他不会穿一身很说唱的行头,待人接物的方式也是很圆滑客套,不像以前玩儿说唱的人火气那么大。采访完之后,他去隔壁的小卖部买了两条中华。我很好奇,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说把这些烟散一散给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和家里的亲戚朋友。

听到这儿,我当时真的有一种”时代变了“的感觉。

我上学时北京说唱圈里那些凶狠、嚣张,带着原始冲动和愤怒的年轻人们,要么留在地下挣扎,要么和我一样离开了这个圈子。而这场游戏的新玩家们,大多是把说唱看成实现自己目的的一个工具。比如胖哥,在玩儿说唱以前是一个小老板,承包过工程,开过旅馆,卖过砖头。所以他明显很懂如何利用节目带来的名声捞取利益。他不断接受媒体采访,做直播保持自己的热度,并利用这些流量开了一个说唱培训班各种收钱。他还很懂得如何让自己在体制下生存。和那些标榜自己反抗精神的早期rapper不同,胖哥在成名后马上选择了和政府站在一边。

在采访结束后的几个月里,他一直问我能不能通过我供职的官媒推广他写的红歌(内容以歌颂十九大和党为主)。推广这事我没帮上忙,但是我当时在体制内工作,所以就告诉他哪些马屁是领导们爱听的。后来这首歌出了以后我一看歌词,确实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里分享一小段供各位感受一下:

不过其实我并不觉得他是说唱届的终极舔狗,毕竟为党唱赞歌的人大有人在,胖哥也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要攀附权贵的念头。要说舔的最到位的莫过于Gai了。他可真的是新一代说唱歌手中玩儿川剧变脸玩儿的最好的人。可能还有人不知道,这位老哥可是靠手拿大刀片子,对着镜头喊:”老子社会上的” 出名的。现在的Gai摇身一变,成了三好青年,广大迷弟迷妹们的成功榜样。在我看来,Gai是一个聪明人,也是一个有商业头脑的人。他明白政府是不会让有个性,有反抗精神的人成为意见领袖的,所以他选择顺从。而且估计PG One的事,应该多少对他有些启发。

说到PG One,很多人觉得他被封杀后过的很惨。其实并不尽然。我后来和还在圈内的朋友扯闲篇时,听说PG One在被封杀后拿着赚到的钱(据说有一百多两百万)在日本买了个房,度过了一个悠闲的假期。由于这件事我无法得到确切的证实(经过多方打听只知道他当时人不在中国),所以各位也就权且当一个段子看,不必当真。

在拍过中国有嘻哈的选题之后,我终于明白,原来现在的说唱,才是最符合中国国情的说唱:不谈文化,不谈反抗,只要你服从管理,党国保管让你安心挣钱。我本来想把这个画面当作我那条报道的结尾,但当时的领导说“传播错误的价值观”,不过在我看来,这才是中国说唱,乃至当今中国文化唯一信奉的真理:

谢谢诸位观看,最后一篇写的有点跑题了。如果对中国说唱有兴趣,想了解更多的朋友咱们可以在评论区继续聊。






北京说唱圈轶事

北京说唱圈轶事2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