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志

融化一輛坦克可以換多少課桌?

北京说唱圈轶事

發布於

可能因为做记者,有时候问题老是想的比较悲观、严肃。今天扯点闲篇。

我大概从06年开始接触说唱圈子。当时我的父母还很担心,觉得我和这些“社会人”混在一起会有不良影响。不过我只是喜欢听音乐,并不是很喜欢参与那些社交活动。毕竟我当时也只是个中学生,对gang gang, 混club这些概念还是有点害怕。我一开始以为我接触的说唱歌手,个个都是狠人。就是那种玩儿帮派,不服就干,做非法交易挣钱的那种。后来我逐渐发现,其实大部分人都只是喜欢撂狠话,并没有真的做过什么狠事儿,我才开始慢慢和他们熟起来。

毕竟大家生活都不容易,我就不写真名了。

我第一个真正有交流的说唱歌手是老张,他家离我住的并不远,我们都去同一个批发市场淘打口碟。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人的衣服又肥又大,但是他本人却骨瘦如柴,这个反差让我印象特别深刻。而且当时hip hop圈子确实流行穿大码衣服,所以我还觉得他很潮。我们之所以产生交集,是因为他当时是个很有名气的battle rapper。当时我自以为我的freestyle也挺溜的,老想找他比划比划。结果后来没和他比划成,反倒被他忽悠了不少钱。我记得当时他是这么忽悠我的:”哎我觉得你是真懂说唱,我这儿有特尖儿的old school,回头你看看“ 然后我就下了血本儿从他那收盘。之后,老张跟我说他出了张个人专辑,让我给他友情支持一下。没有任何收入的我直接掏了120块买了他只有一张封面,一张cd的”专辑“。当时他看我面露难色,说 “封面内页有我签名儿,这是限量版”。

后来我去找带我入圈的好哥们聊起这件事,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忽悠成了弱智。因为他每张盘都会卖的比市场价贵个二三十块钱。而且他在个人专辑的每一张专辑内页都签了名。

上大学时我呼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叶子,是和中学时听说唱的小伙伴儿们。当时我很好奇这个东西是怎么买来的。我的哥们儿说是从熟人处拿货,交货的时候他会把一包瓜子递给你,然后货就埋在瓜子里。在地铁、公交车站这种地方也不会惹人注意。虽然当时我还不抽烟,每次都会呛得一阵咳嗽,但是我很享受这种和朋友们在一起做“不良少年”的感觉。

后来北京市出了有名的“朝阳群众”举报事件,警察从房祖名家里搜出了很多叶子。房把自己的卖家供了出来,结果没想到基本北京所有的叶子供应都和他有关。从那之后我就没有在北京呼过。但我也是因为这件事才知道这位卖家原来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说唱歌手。今天的我虽然已经再也不可能抽他卖的叶子,但是我会一直听他的歌。

随便写两笔,文笔拙劣大家见谅!如果有朋友想了解更多说唱圈的事我会继续写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