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useated

非典型爬虫

《古老的爬虫脑》

一个创造出来的人物越走越急,但消息是无人性的。有人过生日的时候偏好在人群里的狂欢盛宴,有人在生日的时候丢了帽子。好比竞争法课堂上言词激辩的讲者与桌前陈列的马哲大部头的角力,从来没有胜者,从来没有因果关系,仅仅留下来的那些关于当下的比方。

谁能说谁是真正占据了一样东西呢?

新瓶旧酒意在撕裂痛苦的关系,利他主义是好人们面对自我的刀锋,狂热同意极地驰向海洋,蓦然间有了三峡大坝与尼罗河的奇观。道理和架构都是人为创设的用于描述人生活现实与理想通道的魔法,即便光芒四射的狂放带来恣意妄为,思维惯性麻痹了自由的牙刷,砵甸乍街尚存的毕打行始终屹立不倒。

我从未想过关于热爱的东西,正如记忆中数不胜数错过的美好一样,都在不理解和错觉中流失了。对于高纯度的黑暗,氧气带来了「某种意义上」这种说辞;对于职业技术的投机,自觉抛弃了深处的自卑感;对于重复的动作,没有人愿意在岸边给出答案。有一样浪漫的恐怖力量在这个时代盛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