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7515 

《Border》—做出正確的選擇,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情

徐寫

「我所做的是絕對的惡,然而你試圖履行的,只是那似是而非的正義,所以你總是敗北於我。如果你不喜歡,也可以到我這邊來。」 正義界線在哪裡?*有劇透 日本刑偵連續劇多不勝數,充斥著各種為了正義,在世界實現自我價值的英雄。《Border》講述一場徘徊生死的鎗擊,因為腦中殘留的子彈,產生了副作用。

靈異街11號—如果未必有明天

徐寫

台劇「靈異街11號」並沒有劇如其名,表面上是講高志海死而復生後,擁有了陰陽眼,開始了他的見鬼生涯。實際上,它著眼於親情丶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劇中每個單元故事,都藏著人與人之間的複雜關係。下生葬儀社是高志海父親經營多年的公司。父親離世之後,他不情不願被迫接手了公司。

誰是被害者?

徐寫

「誰是被害者」圍繞著一個亞斯伯格的鑑識員。總監製曾瀚賢說「我們的初衷是想表達社會上無法發聲的人的故事,這些人的困境在戲劇的表現下,透過死亡才能彰顯。」因此,在懸疑的背後,其實是個關於社會受害者的故事。這部劇聚焦在鑑識員方毅任追查女兒涉案的故事線中,在劇情的推進之下,揭開一個與普遍刑偵劇不一樣的發展。

鏡子森林—是新聞記者還是新聞乞丐?

徐寫

「社會需要的是真相,不是編劇。」 描寫媒體生態的戲劇不少,2019年的台劇「鏡子森林」就是其一。近年著眼於社會寫實的高質台劇如雨後春笋,吸引了許多目光。鏡子森林的舞台設在一家報社,火線新聞。整部劇圍繞著記者來展開,追求真相四個字,將記者們掉在火線上掙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