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喃犀

信奉女权 | 法学民工 | 爱好社科 | 左棍右狗 | ENFP♌ twitter: @NancyYunTang

初始化·洗牌:从「積ん読」到精神养乐多

發布於

欢迎关注我与@田园 的公众号“跳跃的汤圆” (微信:jumpingriceball)

想做这件事很久了,甚至曾经尝试建过另一个(现已作他用的)公众号。于是,择日不如撞日。

今天是2020年4月19日,星期日,节气为谷雨,「宜扫舍,忌掘井」。过去的一周有点艰难。“严重过敏+消极怠工+拖欠任务+存在危机”,是一种概括方式;打破了四月初开始的优良习惯(规律有氧+每天读闲书),则是日历上确凿走失的证据。

于是,我回来了——我们,阿汤和阿圆,❤跳跃的汤圆❤,回来了。


(想必阿圆很快会给大家带来精彩的栏目与内容!阿汤我想着就激动!!)



(图片来源:网络)


从2020年4月20日周一起的一年里,我打算每周读一本书,每周末交一份读书笔记,统共52篇。

选书的标准只有一个:和工作学习等一切“正事”无关——我只读闲书。


许(kua)下如此心(hai)愿(kou)的原因有三。

一。参见本文题图之“tsundoku”,或曰“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古人则貌似云过什么“汗牛充栋”。锁在家里的日子里,看电子屏幕时间越来越多。为了保护视力,也鉴于下半年估计搬家,读完些堆积已久的纸质藏书,不失为减轻负担的双上策。

二。本周的一场跟自己过不去的折腾,让我回归了对“拖延”二字的反(jiu)思(jie);而这其中绕不过去的,是自己和“读书”与“写作”复杂的关系。(2019年,跟心理医生说I have a complicated relationship with writing大概与该医生唱失恋歌曲给我听一般难忘。)

给自己设定(算合理的)写作频率,降低写作标准(“读书笔记”流露的小学流水账气息你闻到了么?),希望是一种针对书写的自我疗愈。

三。阅读,也需要疗愈就是了。我渴望读闲书。我需要读闲书。我曾经热爱读闲书。曾几何时,俺也是躲在被窝里偷看小说、甚至发明了走路看书大法的热血青少年啊(然后被吾娘狠骂)。那极乐快感嘛,大概类似于使用粗金属管吸食乳酸界opium之小罐装养乐多。然无奈岁月杀猪,混学历辛苦;十载寒窗与枯燥的学术书籍,砍掉了“阅读”曾带给我的纯粹喜悦。贪婪如我,想重新获得童年/少年时期的无虑忘我;而特殊时期的我,一天一天过到模糊,迷迷糊糊地弄丢了边界——因此,阿汤从未如此强烈渴求过框架/结构(structure),哪怕简单到“周”与“周”的分野。

(图片来源:单向街 | 持续求回国代购 | 然而不千里投毒好难)




灵感的来源,自然是有高人启发的。公众号“卫西谛照常生活”曾于2016年12月开启了365天一天一篇影评的“和电影生活在一起”计划;而计划完成时的《我是如何花365天治愈拖延症的》,也是我至今为数不多会重读的微信文。

和卫西谛类似,我的“读书笔记”也计划完全是服务自我的:我只记录书籍是如何渗入我的生活的,这是属于我的,持续一年52星期365*天的,一个人的图书节。

*好吧你们都懂数学,364

(图片来源:我的精神老家chibird.com)




【2020.4.20 庚子·三月廿八 - 2021.4.18 辛丑·三月初七】
欢迎加入我的闲书之旅,
欢迎转发,鼓励,督促。
敬请期待·forthcoming
「第一话♣1」 
Say Nothing: A True Story of Murder and Memory in Northern Ireland
by Patrick Radden Keefe, 2019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