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灣水巷生

哲學博士生,專長為意識哲學。有鑒追求靈性生活的香港人愈來愈多,惜坊間謬說流行,學院又鮮予重視,誠覺一憾。遂立志融會靈性與知性,助人探索精神世界之各處幽微。

真實

© Reuters

[水巷碑銘]上回提到,西方傳媒好稱蘇聯治下的反抗勢力為「異見者」,哈維爾及其同伴卻不怎麼喜歡這個外來稱呼。他寫〈無權力者的權力〉一文,可以說就是為了替同路人正名。那句膾炙人口的格言「活在真實中」,實即捷克斯洛伐克人的自況。

若然他所謂「後極權體制」的幕後主宰不是獨裁者,而是意識形態的話,那麼抗爭一方的對手就不再是個別敵人,而是整座散播謊言的機器。「活在真實中」的矛頭指向「活在謊言中」。那應該怎樣做才算活在真實中呢?我做建制派,服從黨國機器,就代表我助紂為虐,活在謊言中嗎?請勿誤會,哈維爾並非馬克思,他不打算高高在上,訓示正義。真假對錯的判決權最終還得交回每個人的內心。

哈維爾眼中的極權仿如生命一般,會不斷擴張及鞏固自己,任何個人意志反倒成了危害體制健康的異物,必欲除之而後快。故此,反抗源於體制與個人的衝突。而意識形態的本領,在侵入你內心,不斷告訴你個人福祉繫乎黨國強大,誘使你放棄自主,服從權威。所以哈維爾才會認為極權下的正邪對決,並非發生在壓迫階層與被壓迫階層之間,而實上演於每個人的心裏。老大哥的眼皮下,人人都兼飾受虐者與施虐者兩角。

至於你,又想過這樣的生活嗎?哈維爾不直接告訴你誰是誰非,他只要求你誠心問問自己:在極權下,你快不快樂。他清楚一樣米飼百樣人,不可能萬眾一心,都願意為民主自由丟掉飯碗。有人但求溫飽,有人爭取尊嚴。而活在真實中指的是忠於內心,不要怕去做你深信為正確的事,哪怕只是認真釀好一桶啤酒。只要人人堅持本色,政權編造的幸福謊言將不攻自破。

相較馬克思的唯物辯證史觀,哈維爾所理解的真實簡直過份唯心了,幾乎可比擬儒家的心學傳統。而在異見者樹起反旗之前,就不過有一群尋常人忠於內心、認真過活、繼而得罪當權而已。基於當權壓迫,這群不滿的人往往只能螫伏地下,撰文、講課、排戲、演唱、祈禱,做西方社會覺得不像是抗爭的事。沒錯,相比起這群堅持活在真實中的人,旗幟鮮明的政治抗爭僅似冰山一角。哈維爾多番強調,異見賴以生長的土壤是個「前政治」的隱蔽域,這片隱蔽域首先就由一群尋常過活的人開闢而成。植根尋常,不卑不亢,拒絕在菜檔前掛宣傳橫額,最終自成獨立社會,用人性來藐視謊言,即「無權力者的權力」了。此情此景,不必多費唇舌,相信香港人已感同身受。

看似平凡的格言,背後大有文章。「活在真實中」一語非哈維爾孤見,而是他與師友的共通想法,堪稱當時捷克斯洛伐克人的自況。下回續談那些啟發過哈維爾的其他想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堅持

遊蕩

異見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