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灣水巷生

哲學博士生,專長為意識哲學。有鑒追求靈性生活的香港人愈來愈多,惜坊間謬說流行,學院又鮮予重視,誠覺一憾。遂立志融會靈性與知性,助人探索精神世界之各處幽微。

筷子鬥蜈蚣

[水巷閒思]據聞圖博有諺警戒佛弟子云:「若以驚嚇他人為樂,你將轉世化成蜈蚣。」

話說家住鄉村,常遇蚊蟲。之前屋內見過幾隻俗稱千足蟲的馬陸,畢竟體幼步緩,略受刺激即卷曲全身,要驅趕倒也不費吹灰之力。昨夜,終於打大佬了。

偶爾會在居處附近發現蜈蚣屍,俱烤成焦炭。也親眼見過街坊火炙蜈蚣的英姿,只見甲殼烏黑油亮,堅挺依然,不知還會教鳥獸垂涎否?但生龍活虎闖入屋內,倒是平生首遭。昨夜,牀罅驚見龐大異物,雙鬚岐尾,節節有足。清明流流,嚇到神檯上的阿嫲都彈返起。我先定一定神,接過殺蟲水,輕步移近,狂噴。只見異物猶如撞邪一般,不斷迴紋狀抽搐,同時向前劇烈騰挪。燈光強射下,體赤足黃,倍更怵目驚心。

異物非常兇猛,企圖直攀上牀,幸好殺蟲水入過新貨,彈藥充裕,可傚法水炮車的用法,予以迎頭痛擊,阻其前進。望之依然孔武有力,又接過洗衣粉,一羮一羮𢳂落去,埋起佢,直至堆成一座白粉山。

洗衣粉能否治蟲,我不清楚,畢竟牽制住蜈蚣的活動。但萬萬未到鬆懈之時,只見白粉山下,生命依然頑強,多番掙扎欲脫。家中尚有火槍,豈料一手接過,又短又虧,同打火機無分別。我當然不敢與異物短兵交接,正謂一寸長一寸強,就決定用比其雙鬚更長的武器。我取過炸天婦羅用的長筷子,夾起,兜住,再掉出花叢。此役雖云險勝,望住月色溶溶下的白粉殭屍,寒毛直豎,餘悸未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打完大佬,沐浴更衣,復出客廳時,居然又殺出一隻曱甴。整理窗帘時,曱甴從天而降,又要驚動阿嫲。好彩,今鋪異物停在稍傾的光碟機底。我扶正光碟機,壓實該死而未死的曱甴,猶五指山之鎮孫猴兒,再稍施殺蟲水,經已奄奄一息。我又取回長筷子,夾佢落屎坑。想起街坊有養𧋍蜴,通屋亂走,精靈可愛。此時此刻,真想自己也養一條來看家護院。

事後,與街坊談論此事。不少街坊提我留神,道蜈蚣一般成雙成對,殺了一隻,當心另一隻會來找我尋仇。天啊,難道是殺了陳玄風,就會引來梅超風的意思嗎?也有街坊大歎浪費,聽聞蜈蚣乃上佳魚糧,發燒友都願出真金白銀去買。奇怪的知識又增加了!

由於我不以驚嚇他人為樂,下世亦無意化成蜈蚣,就不貼殭屍相了。圖中鳥叫藍胸佛法僧,正合降魔伏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