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灣水巷生

哲學博士生,專長為意識哲學。有鑒追求靈性生活的香港人愈來愈多,惜坊間謬說流行,學院又鮮予重視,誠覺一憾。遂立志融會靈性與知性,助人探索精神世界之各處幽微。

第一根火炬

發布於
修訂於


[水巷閒思]今天很想重溫那段故事。

布拉格之所以迷人,不僅僅在美侖美煥的樓房,也在風華背後所強掩的一抹悲傷。舊城磚瓦久已沉浸在喧鬧底下,若細加摸索,你仍能讀出這片土地上銘刻過的苦難記憶。

步出地鐵樞紐之小橋站,踏上與購物大道無異的瓦茨拉夫廣場,可曾想像蘇聯坦克長驅直進時,兩旁林蔭由夏綠轉至秋黃的景色?沿路走向東端,除醒目的聖人騎像與國立博物館外,你或可找到一副萎靡地下且齊人身長的十字架,那是為了紀念兩位自焚殉義的青年。

一九六八年八月,青年帕拉赫(Jan Palach)才剛從一間商業大學轉至查理大學文學院,隨即見證華沙公約聯軍入侵布拉格,暴力煞停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的開明改革,國家重新陷入高壓統治。幾個月後的深冬,他孑然一身步至博物館前,從公事包取出一瓶汽油,淋遍全身,就在噴水池之側毅然自焚。途人乍見慘狀,上前欲救。他卻用餘力要求途人取出公事包中的遺書。未幾,他獲送至醫院。雖已全身燒焦,卻神志未熄,仍能向護士解釋該舉並非自殺,而是抗爭,他欲仿效越南戰火中毀身成仁的僧侶。

遺書中,他提及自己身屬組織,組織成員均計劃自焚,賴以喚醒眾人奮起的鬥志。他羅列出幾項政治訴求,包括廢除言論審查、停發蘇聯軍方的宣傳刊物、親蘇聯之官員下台等,並呼籲集體罷工,以備持久抗爭。信末,署名「第一根火炬」,喻示他僅僅為第一位自焚明志的義士,只要訴求不滿,後繼有人。他也寄望一己生命燃盡,終成眾人之引路明燈(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