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灣水巷生

哲學博士生,專長為意識哲學。有鑒追求靈性生活的香港人愈來愈多,惜坊間謬說流行,學院又鮮予重視,誠覺一憾。遂立志融會靈性與知性,助人探索精神世界之各處幽微。

捨身勵志

發布於

[水巷閒思]帕拉赫的鬥志也真頑強。一九六九年一月十六日,他自焚送院,全身有八成半二級至三級燒傷,三天後方告氣絕。其間,他還能與醫務人員對話,也曾與家人及同學聊天。送院次日,精神醫師攜同錄音機訪問帕拉赫,他重申遺書所載的訴求,並說明其意在死諫。據聞臨終當天,他還約見同學,囑咐組織其他成員萬勿自焚。亦有同學證供相左,指他曾在病牀上坦白自己並無同黨,去若孤狼,並稱他絕不後悔,唯不希望有人仿效。到底真相如何,已無從稽考了。

無論如何,他的壯舉肯定震撼了不少本已沉默的國民。氣絕後,他的遺體陳置於查理大學禮堂幾天,並隨即誘發五十萬人上街。眾人從他自焚所在之瓦茨拉夫廣場出發,途經老城廣場,至查理大學文學院為終點,乃蘇聯入侵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老城廣場上矗立住一尊鐵青色雕像,乃為紀念一四一五年時遭教廷處以火刑的神學家胡司(Jan Hus)。一路走來,如重歷國殤。

新上台的傀儡政權極盡抹黑帕拉赫之能事。有官員猜他當時根本不知樽中液體易燃,燒死實屬無心之失,指控「右翼」記者扭曲事實。亦有官員稱帕拉赫受偏激言論煽惑,乃策亂陰謀之受害者。當局甚至強行刨出帕拉赫之骸骨,悉付火化,以免墓地持續招來百姓悼念。

後來的事都載入史冊了。他離世二十年後,捷克斯洛伐克度過漫漫長冬,才終於迎來天鵝絨革命,重獲新生。帕拉赫之名也正式銘刻在布拉格的磚瓦上。除他自焚之處的十字架外,伏爾塔瓦河與查理大學文學院之間的那片廣場亦更名作「楊帕拉赫廣場」。在此之前,蘇聯命名那片廣場為「紅軍廣場」,以紀念二戰時因攻佔布拉格而陣亡的蘇聯士兵。國境重光後,當地人終於奪回著史的權力,紀念那段屈辱下不惜捨身勵志的故事。(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