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灣水巷生

哲學博士生,專長為意識哲學。有鑒追求靈性生活的香港人愈來愈多,惜坊間謬說流行,學院又鮮予重視,誠覺一憾。遂立志融會靈性與知性,助人探索精神世界之各處幽微。

引火吶喊

發布於
修訂於

[水巷閒思]街上佈滿行屍走肉。細望那一張張靜默又帶點哀傷的臉孔,你會見到多少素來正派的人開始委曲求存。

帕拉赫送院當日,值班醫生莫塞羅瓦(Jaroslava Moserová)幫他清洗傷口,更曾與之深入交談。按其轉述,帕拉赫志不在刺激政府,而在喚醒眾人昏睡的良知。自從蘇聯坦克駛入布拉格後,國民逐漸心灰意冷,逆來順受,假裝一切如常。帕拉赫急欲力挽狂瀾。

協辦帕拉克喪禮的學生領袖布魯(Zuzana Bluh)亦轉述過類似的話,稱驅使帕拉赫赴死的主因並非克里姆林宮,而是昔日的同路人開始放棄掙扎。經歷過一九六八年的大起大落後,眾人意志萎靡,形容頹喪。帕拉赫實在看不下去,才想到盡地一鋪,捨身吶喊。

蘇聯瓦解,故國重光後,莫塞羅瓦與布魯均投身政界,各有成績。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帕拉赫之英名自然不見容於權力,悼念他的文曲皆遭當局查禁,他的事跡轉向地下流傳。秘密警察甚至強行刨出帕拉赫之骸骨,悉付火化,以免墓地持續招來百姓憑弔。

但他氣絕身亡前留給世人的最後一句話,至今仍廣受傳頌,擲地有聲。他告誡國民曰:

人人必須抵抗自認為當時足以對敵的邪惡。

(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