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灣水巷生

哲學博士生,專長為意識哲學。有鑒追求靈性生活的香港人愈來愈多,惜坊間謬說流行,學院又鮮予重視,誠覺一憾。遂立志融會靈性與知性,助人探索精神世界之各處幽微。

如水

發布於


【如水】
 
[水巷碑銘]悲劇尚未落幕時,「Be Water」一語成了香港抗爭的象徵。二零一九年十月,美國參議員提出《香港如水法案》(Hong Kong Be Water Act),力倡制裁打壓示威時侵犯人權的中國高官。與此同時,加泰隆利亞的示威者亦汲汲向香港取經,諸如陣前派發如水抗爭戰術的小冊子。《金融時報》除了令「流水革命」(Water Revolution)一名不踁而走外,更選出「Be Water」作該年年度詞。及後,白羅斯以至緬甸街頭,亦不時見到如水抗爭的影子。



眾所周知,「Be Water」一語出自李小龍,可謂截拳道心訣。「Empty your mind. Be formless, shapeless. Like water. Now you put water into a cup, it becomes the cup. Put it into a teapot, it becomes the teapot. Water can flow, or creep, or drip, or crash. Be water, my friend.」這段話稱許水之無定,無定則萬變。後來,香港抗爭者又從中引伸出「堅如冰、流如水、聚如露、散如霧」等新口號,舉一而反三也。



外國人讚賞甚至仿效香港的如水抗爭,多視之為聰明又靈活的街頭戰術,善於逃走、藏身、擾敵、臨陣指揮等,鮮聞如水心訣之所以遍地開花的政治背景。如水,除引以對付暴政鋒芒外,也為排解過往己方不斷內鬥內耗的僵局。於街頭戰術而言,自當不再拘泥佔大道建大台等成見。歸根究柢,如水抗爭即反教條、反膠固的抗爭,棄一家獨斷,任各出奇謀,鼓勵眾人實踐,並從錯誤中進步。與大喊「不割席、不篤灰、不指責」的道理一樣,抗爭如水,則亦禦外亦防內,使民心凝聚,力量奔流,也不怕整場運動因收買或勸降而戛然失敗。



你問:香港街頭已一片死寂,逃難者與入獄者俱眾,尚不接受失敗,不亦自欺欺人耶?我不是大台,無法作答。只知一陰一陽,剝極而復。既厄陳蔡之間,不妨讀書養志,順便思考如水的奧義。(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