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灣水巷生

哲學博士生,專長為意識哲學。有鑒追求靈性生活的香港人愈來愈多,惜坊間謬說流行,學院又鮮予重視,誠覺一憾。遂立志融會靈性與知性,助人探索精神世界之各處幽微。

半滿的悲劇

發布於

[水巷閒思]據聞有白羅斯田徑選手因反抗教練的無理安排,遭勒令即時登機歸國,並揚言報復。選手未登機前,國內媒體經已一致口誅筆伐,誣衊他為西方派去的間諜。其家人也設法告誡他不要歸國,說那裏正發生可怕的事。選手遂於羽田機場內尋求日本警察庇護,事件暫以波蘭向他發出人道簽證告一段落。

我慶幸白羅斯選手逃出生天,但也為無數仍活於恐懼下的百姓憂心忡忡。而這兩股情緒,我一直以為並無衝突。

小姑娘終於鬆一口氣,只想放開肚皮喫往日難得一嚐的辣條。一車車辣條馬上送至家門,鄰居的孩子都分得到辣條。辣條以外,復有甜頭。二話不說,當地醫院承諾全方位的醫療保障,企業爭相贈以住宅及慰問金,領導、突然出現的親戚和網絡紅人紛來沓至,噓寒問暖。大家看起來都很快樂。

同一單報導,有人讀後覺得正能量滿滿,小姑娘憑天賦與努力改善家境,窮人畢竟還有希望,有人聞出淡淡的哀傷,喜慶背後,也許藏住不方便揭穿的醜陋與扭曲。半杯水到底應是半滿還是半空,我原以為這並非一個需要費心思量的難題。

有人瞥過拙文,罵我拾西方勢力的餘唾,抹黑中國運動員的成就,也有人罵我滿嘴紈絝子弟的風涼話,根本不體諒窮人孤注一擲的辛酸。我不明白,為何我就不能祝賀小姑娘之餘,同時慨嘆彼方水土之上人生十分艱難呢?難道半杯水就只能看成半滿麼?

後來我想通了。正能量若要充沛溢發,就不宜反省太多。你總不能先質疑小姑娘淪為獵牌工具,再說服大眾他的故事多麼振奮人心罷?正如〈范進中舉〉不是部勵志小品,西西弗斯的神話也不是碗心靈雞湯一樣。一旦認為小姑娘在為畸形的體制賣命,正常人大概會先警剔那套畸形的體制,而非汲汲鼓舞更多孩子賣命罷。即使同樣慶幸小姑娘救活了全家,這邊看是悲劇,那邊看卻是喜劇。

無論如何,喝采的人夠多了,為何就連微信上一篇略表異見的帖文都無法見容於世呢?只許單一的想法流通,單一的情緒散播,扼殺不合權力主流的異見,這齣悲劇只會愈看愈寒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