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灣水巷生

哲學博士生,專長為意識哲學。有鑒追求靈性生活的香港人愈來愈多,惜坊間謬說流行,學院又鮮予重視,誠覺一憾。遂立志融會靈性與知性,助人探索精神世界之各處幽微。

內外雜談

發布於


[水巷閒思]週末遠足時,與同伴聊起鄰里之間的情誼,想起一場別具深意的講座。


每人的成長大概都是一場悲劇,唯有落幕之時不同。年少不擅自省,無法理解那屬於自己的命運。飽經各式懷疑、磨擦、傷害與疏離後,才總算慢慢明白及接受自己是個內向的人。這個世道對內向的人似乎不太友善,覺得那屬人格上的缺陷,有待治療。不願改正更新的話,就只好習慣白眼與標籤,適應群體之邊緣。做異鄉人的滋味,不必等到亂世。


二零一九年六月,香港文學季曾邀來作家韓麗珠及演員彭秀慧,辦一場以「住」為題的講座。兩人各自談到獨居生活的感受,相映成趣。


彭秀慧是典型的外向人,熱愛西貢鄉村的人情味。人情味,是睡午覺時不必閉門,醒來枱上卻多了碗湯。他好結識街坊,平時互通有無,等到打風落雨,則鄰舍守望相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此方顯家的溫暖。


反之,韓麗珠可謂內向人的極致。他曾住屯門龍珠島,以為性好荒僻,豈料無法忍受人與人之間過份親密,終於搬離。龍珠島一眼望透,居民撞口撞面,看更對所有人皆瞭若指掌。有次他走失了貓,全島皆知,街坊不斷向他打聽貓的下落,他倒開始懷念起高樓大廈那種熟悉的冷漠。冷漠,是你知隔壁住誰,但出入不用打招呼,是等升降機時,大家有默契不互發一言。「我覺得這樣很舒服,我們已經工作一整天,面對了很多陌生人,回到家我可以不用跟任何人說話。」 他說。


也許看一個人理想中的家,就等於看一個人過得最輕鬆自在時的狀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