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2592 

中國文化隨想

南灣水巷生

見《明報》副刊登出一篇訪問稿,邀請大學講師黃穎瑜談談時人為何尚應學習中國文化。讀畢全文,我認為受訪者的觀點大致合理。他引述新儒家名宿唐君毅的講法,指出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人無可避免受中國文化熏陶,不論終歸認同與否,也許因趨慕別國生活而想移民,但至少也該認識一下中國文化,也算認識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路難行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有朋友早在德國結婚生子,丈夫為瑞士人。兩人皆因熱愛香港,決定遷回香港定居,大體無礙。瑞士籍的先生卻因頂住一張外國人的臉,偶遭街上警察盤查。昨日再遇,作狀望過身分證後,不忘拋下一句:「Don’t encourage people to leave Hong Kong.」...

不由自主的國土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想起多年前讀《追風箏的孩子》時,覺得實在感人肺腑,殘忍中包含溫柔,唯美中不足在臉譜畫得過分鮮明。那位形象近乎十全十美的父親一直在褒獎美國,到後來果真逃難至美國,也得在某個喜慶日子乘住酒興,痛罵一句「Fuck the Russia!

命懸一線的賈法莉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賈法莉(ظریفه غفاری, Zarifa Ghafari)於二零一八年受命為阿富汗邁丹城的市長。他引人矚目,在他是當地首位女性市長,也是全國最年輕的女性市長,上任時才廿六歲,這在民風保守的華達克省實在非比尋常。更何況塔利班一直環伺在側,虎視耽耽,他得面對一個內憂外患的嚴峻局面。

談自我意識的小書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研究德國哲學,不論題目側重古典觀念論、尼采、現象學抑或詮釋學,多多少少會碰上自我意識(Selbstbewusstsein, self-consciousness)的相關課題。近來我就參加了個以自我意識為軸的讀書組,與會者恰好都曾留學德國,也恰好分攻德國哲學的不同流派。

略談「ethic」與「moral」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之前與同窗討論哲學時,談及英文字「ethic」與「moral」的區別。好奇之下略為查證,人言人殊,發現並無標準答案。究其字源,「ethics」來自古希臘文「ἦθος, ethos」,「morals」則來自拉丁文「mos」,均指習俗。

讀書組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母校哲學系的同學間一直有辦讀書組的傳統。大家選出感興趣的文本,多屬大部頭經典或重要論文,再輪流撮要報告。今次由你負責第一章,下次第二章歸我,如此類推,餘君則隨喜加入討論。當年修哲學本科時,已頗沉迷此道,覺得天下間沒有比盡情讀書更暢快的事。

半滿的悲劇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據聞有白羅斯田徑選手因反抗教練的無理安排,遭勒令即時登機歸國,並揚言報復。選手未登機前,國內媒體經已一致口誅筆伐,誣衊他為西方派去的間諜。其家人也設法告誡他不要歸國,說那裏正發生可怕的事。選手遂於羽田機場內尋求日本警察庇護,事件暫以波蘭向他發出人道簽證告一段落。

滿分的孩子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全紅嬋跳水奪冠那場比賽,剛好我看到直播。他連取三回滿分時,全場喝采,旁述大嘆完美,讚其動作堪當教材。但望住那段比別國選手幼細許多的身形,總覺得有股難以言詮的怪異。那算人體優雅嗎?還是一件精巧的機械呢?幾套號稱完美的動作背後,似乎掩蓋住一連串人類的嚴重錯誤。

精神醫師的見證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近代暴政對付自戕殉義的烈士,要麼封鎖消息,要麼極盡詆譭之能事,諸如誣衊死者動機不純,甚至患上精神病,反正務必剝奪一切同情死者的機會。一九六九年一月十六號,捷克青年帕拉赫(Jan Palach)於布拉格瓦茨拉夫廣場當眾自焚。在留給世人的遺書中,他清楚交代其目的,乃為警醒國民萬勿放棄掙扎,臣服於蘇聯的鐵幕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