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2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5530 
南灣水巷生

烈士遺志

(此文集合之前寫過的幾篇。) [水巷閒思]今天默默躺在布拉格瓦茨拉夫廣場一角的十字架,原為紀念兩位殉義的青年。一位叫帕拉赫(Jan Palach),另一位叫札伊奇(Jan Zajíc)。若柏拉赫算第一根火炬,那札伊奇可算第二根。一九六八年,蘇聯坦克駛進布拉格之時,札伊奇十八歲,就...

61
南灣水巷生

續烈士遺志

[水巷閒思]神父哈歷(Tomáš Halík)乃帕拉赫生前同學,活躍於當時的地下教會。回望平生,他之所以決定秘密受命,冒險侍奉不見天日的教會,契機即帕拉赫自焚。他認為帕拉赫之死不單改寫了捷克政治,更重鑄了捷克的精神面貌。影響雖非立竿見影,畢竟深深打動了部份國民的良知,包括哈歷自己。

53
南灣水巷生

兩種大叔兩種進步

[水巷閒思]戶外食飯,汗流浹背。聽到鄰桌街坊正高談闊論,揮雨之餘不免側耳傾聽。「經此一番搞作,香港更多店舖接受電子貨幣,便利大陸人南來消費。」 大叔聲若洪鐘,字字鏗鏘,聽落甚有道理。我一邊吞下䜴椒雞球,一邊暗自點頭。「早該如此啦!大陸人如今出街都不帶現金,偏偏來香港消費就處處碰壁。

65
南灣水巷生

書展擺檔

[水巷閒思]出生至今,去過書展的次數屈指可算。我向來不追捧新書,不貪慕簽名,更厭惡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會場。反正平日自然而然也會閒逛書店,又何苦如過節般趁此一年一度的悶墟呢?除偶爾陪陪朋友外,實在想不出去書展的理由。心水終究清晰,真正的理由恐怕是少年叛逆。

60
南灣水巷生

烈士遺志

[水巷閒思]帕拉赫出殯當天,他的同學慷慨陳詞,發誓永不背叛其遺志,將堅持抗爭,直至重獲彼此所願的自由。但怎樣做才算繼承他的遺志呢?血在燃,火在燒。除扎伊奇外,尚有他人先後在國境內的不同地方自焚。實情單單帕拉赫過身的半個月內,捷克警方已錄得十宗,連帕拉赫在內,共有兩宗的事主不治。

53
南灣水巷生

珍惜講真話的機會

[水巷閒思]全城追看《大叔的愛》,這現象本身要比劇情有趣得多。返工時與不太相熟的客人寒暄,回家前與同事閒聊晚上消遣,回家後上網掃朋友發的網絡帖文,共通辭彙居然是《大叔的愛》。已忘了對上一次是何時,香港人尚會如此留心一齣電視劇的大結局。另一齣全城追看的時代劇,上演於金鐘高等法院。

69
南灣水巷生

哲學喻叢:笛卡兒的新城(五)

[水巷碑銘]雖然笛卡兒罕涉政治,但他重建科學的決心卻隱現日後政治上激進派的影子。一方面,他追求換血般徹底的革命,清拆舊城讓位予新城。另一方面,他的革命具鮮明的獨裁性格,大權獨攬,不屑妥協與磨合,正如不少日後的激進派一樣。除新城之喻外,他也略舉過政治及宗教作譬,去說明為何一言堂比七嘴八舌優勝。

113
南灣水巷生

向河流及山林問好

[水巷閒思]殉義當天,扎伊奇先躲進廣場邊上的房舍,繼點燃身上早已泡過汽油的衣服,自焚。按計劃,他該衝出廣場,並倒斃於帕拉赫自焚之處。可憐他未及離開房舍便先告殞命了,死得絢爛卻無人見證。話說帕拉赫死前還發生過一段插曲。他住院當時,曾頂住致命的火傷,先後與精神醫師及學生領袖會談。

90
南灣水巷生

第二根火炬

[水巷閒思]今天默默躺在布拉格瓦茨拉夫廣場一角的十字架,原為紀念兩位殉義的青年。一位叫帕拉赫(Jan Palach),另一位叫札伊奇(Jan Zajíc)。若柏拉赫算第一根火炬,那札伊奇可算第二根。一九六八年,蘇聯坦克駛進布拉格之時,札伊奇十八歲,就讀於順佩爾克(Šumperk)的工業學校。

79
南灣水巷生

暫時擬定的寫作計劃

承接前題,文字獄降臨後,不得不嚴肅思考今後去向。我會堅持憑良心寫作,也想儘量發表文章至不同地方,以防一朝覆巢,前功盡毀。迄今為止,我的寫作題材頗見雜亂,多因應時事有感而發,亦多生活隨想及讀書筆記。但我心中確曾擬定幾項寫作計劃,打算長期執行,且藉此良機向各位交代一二。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