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0 articlesIn total 31317 words

寫,是因為不得不寫

namtso

有些東西,需要被寫出來,否則總覺得自己好像要爆炸了,所以不得不寫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 跋

namtso

既然所有都是始於納木錯,就讓一切也終結於納木錯吧。

1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後記 (IV)

namtso

我從來沒有想過真的要離開那條輸送帶,可是西藏之旅讓我看到不一樣的風光。不止是風景,也是你。你令我看到不一樣的世界。而意外地,我對那個世界一點也不抗拒,我只是從來沒有考慮過那個世界的可能性。這一年多以來,我一直想,我有可能離開這條輸送帶嗎?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後記 (III)

namtso

「此時、此刻,這裡最美。」「如果此時此刻是最美,那麼,下一刻呢?明天呢?或者一年後呢?」「我沒有能力想那麼遠的事。我只知道,人生太短太苦,沒有人知下一刻的美景何時、或者會不會來臨,我能做的只有,當美景此刻在我眼前,就要好好把握觀看美景的機會,讓自己不要後悔。」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後記 (II)

namtso

如果跟別人走不同的路,不論成功、失敗,你都只可以走在自己建立的路上,沒有太多人在你身邊,是很寂寞的啊。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後記 (I)

namtso

「謝謝你傳那些相給我。」「不用客氣。我見你都沒有回覆,還在想你是否收不到相片。」「我之前一直不敢打開那些相片。對不起。」「那麼你最終有打開那些相片嗎?」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十一)分離:拉薩

namtso

那刻,她十分懊悔,為何當日自己訂了回程火車,讓她有整整一天一夜獨自一人望著窗外青藏鐵路的景色?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十)再到納木錯 (III)

namtso

「沒有看日出會不會失望?」「不會,因為我們一起看過日落了。在這裡抱著舒服些。」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十)再到納木錯 (II)

namtso

「我起初想,就讓這些感覺藏在心中不是更好嗎?可是後來我又覺得,難得遇到一個我和他互相喜歡的人,就算只剩下一星期我也應該好好享受才對。就算我不是納木錯,起碼我們在一起時是真的快樂過。我不知道自己會否遇到另一個喜歡我的人,如果沒有,你就可能是我一生中的唯一機會了。我當然要好好把握啊。」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十)再到納木錯 (I)

namtso

「很悲傷嗎?二人相愛,化為雪山與湖,長伴在一起不是最幸福嗎?」「所以就算二人都出過軌,他們都不會分開。我覺得這樣很悲傷啊。如果真的相愛,為甚麼要這樣困著彼此?他們變成山與湖相守的原因不是愛,而單單是責任啊。」「對彼此負責任也已經是一種美德了,不是嗎?」「是美德,但卻悲傷。」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九)哲蚌寺

namtso

哲蚌寺建於六百年前,那裡曾經見証過多少歲月的故事?如果牆會說話,它有多少話可以說?它見証過多少悲歡離合、滄海桑田?多年後,它會否記得,她與他在這裡度過了愉快又心酸的一天?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八)林芝、巴松錯、雅鲁藏布江大峽谷(VI)

namtso

快要離開拉薩了,竟然有點捨不得,這個城市帶給我一些回憶,我將畢生難忘。曾經有人講過,你一定要把自己處身於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你才能充分發揮自己……了解自己……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八)林芝、巴松錯、雅鲁藏布江大峽谷(V)

namtso

二人的晩餐在他倆用餐時,有一群人進來用餐,其中一人大聲呼叫了他的名字。他與她交待一聲後,便過去與那人談了一會兒。原來那人是他同鄉的朋友。只是很久沒有聯絡了,卻在這裡相遇,二人還交換了聯絡方法。她問他。「你是否真的會去找他?你們已經那麼久沒有聯絡了。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八)林芝、巴松錯、雅鲁藏布江大峽谷(IV)

namtso

雅鲁藏布江第二天又是一大早的行程。她先醒來,發現他不知何時抱著了她。她的臉紅了。她悄悄地起床,希望不要弄醒他。可是,他還是醒了。「早。」 「早啊。你再睡一會兒,我再叫你。我先去梳洗了。」 說罷她就衝往洗手間去。再出來時,她發現他已經換好衣服了。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八)林芝、巴松錯、雅鲁藏布江大峽谷(III)

namtso

「我們一起過去走走好嗎?我一直想走走這樣的吊橋。」明明說要與他保持距離,她卻抵擋不住他的請求,輕輕的點了點頭。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八)林芝、巴松錯、雅鲁藏布江大峽谷(II)

namtso

「有些地方,是不可以與任何人一起去的。在我心目中,西藏只能是一個人去,或者與十分投契的朋友才可以同遊的地方。之前一直想與前女友來,可是她老說辛苦不願意,後來分開了就更沒有機會。在我身邊可以與之一起分享西藏之旅的人,我又覺得沒有幾個。於是便自己一個人來了。結果在拉薩結識到談得來的朋友,我是頗為高興的。」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八)林芝、巴松錯、雅鲁藏布江大峽谷(I)

namtso

拉薩街頭 第二天一早起床,她的頭很痛,她想,也許是因為昨天喝太多酒吧?望望旁邊的床,見他不在床上,她猜他可能已外出遊玩了。她有點興幸,又有點失落,起床梳洗後回房間,卻看見他已回來,坐在他的床上了。旁邊小茶几上還放有兩碗稀飯和一排藥。「我的止痛藥之前在珠峰已用完,所以去補充了點。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七)藏式歌舞表演廳

namtso

她喝下當晚的第三杯酒。她覺得自己的身子很輕,身體也變得敏感許多,她可以清楚感受到他在她耳伴說話時呼出的氣息。「你不要再這樣子對我說話,我會誤會的。」「誤會甚麼?」「誤會你喜歡我。」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六)色拉寺

namtso

在她看來,這位喇嘛雖然沒有參與辯經,但看起來好像所有事情都明白了,所以不用再辯。她覺得自己這種武斷的觀人方式很可笑。在外人眼中,她也可能是一個冷靜沉穩的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一座睡火山。還是隨時可以爆發的那種。為了安全起見,還是不要再走近火源較好。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五)珠峰大本營 (III)

namtso

也許,他們的關係就是這樣吧。終結於珠峰,好像也不賴。可是,她又問自己:要終結,先要有開始。他們有開始過嗎?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人》(五)珠峰大本營 (II)

namtso

「頭還是很痛嗎?」「嗯。」「我陪你睡,好嗎?」頭痛到不能表逹再任何事情時,她只說了一個字。「好。」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人》(五)珠峰大本營 (I)

namtso

她緊緊的捉著他的手臂當扶手,才捱過那好幾個小時的顛簸。他沒有縮,她也就沒有放手。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四)布達拉宮

namtso

「你倒說到家庭好像很可怕似的。」「是很可怕啊。為了維繫一段夫妻關係,太多東西需要犧牲了。」「但是你之前才說你會結婚生子等退休,做大家都在做的事。你說得那麼恐怖,為甚麼又要加入這個恐怖大軍呢?」「因為大家都是這樣啊。」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三)大昭寺(II)

namtso

「很多年前,我已經決定不想那麼遠的事。也許我明天就會死去,我常常帶著一種今天是人生最後一天的覺悟去生活。有甚麼想做的事就去做,有哪兒想去就去,我很少想明天。我著重的是此刻。」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三)大昭寺(I)

namtso

寂寞可以是一種選擇,如果害怕,就找人陪吧。想一個人時,就一個人吧。如大昭寺這樣的地方,是應該一個人來遊覽的。只有那樣才能真切感受到寺內與寺外的強大對比。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二)納木錯 (IV)

namtso

「我們是否要出發去納木錯了?」他在迷糊中問她。「不,我們已經從那裡回來了。你睡吧。」他很快就再次沉沉睡去了。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二)納木錯 (III)

namtso

「有些東西,看過,便會記得。」這句曖昧的說話,在她心中泛起了陣陣漣漪。「例如美麗的女人?」「我情願說,是美麗的納木錯。」他答,然後就不說話,吃著他的稀飯了。她也繼續吃著她手中的麵包。她想,這個男人,有點意思。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二)納木錯 (II)

namtso

「沒有見過這樣的美景嗎?」「沒有。此時,此刻,這裡最美。」他又笑了。他似乎很喜歡笑,她想。「當你去多一點不同的地方,你會發現,這樣的美景並不是西藏獨有。」「不。」她倔強地說。「此時、此刻、這裡最美。不會有任何地方比這裡更美了。」他忽然明白了,沒有再說話。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二)納木錯 (I)

namtso

我們住的旅舍內不是有一間餐廳嗎?它的水牌上寫著「不走尋常路,只愛陌生人」。或者,我就是想來西藏找個陌生人愛吧。

《在納木錯相遇的陌生人》(一)相遇:拉薩

namtso

就是這種澄明的眼神,令她忽然不再怕。有時她更會回望著他們,並報以輕輕一個微笑。對方很多時也會向她報以微笑——這種人與人之間的友善,令她迅速地愛上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