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嗣

功德金色光 微微開幽暗

蘇哲安及其畜生森友會——食蝙蝠和屌騾仔的低俗悲劇

蘇哲安(Jon Solomon)把袁國勇和龍振邦《大流行緣起武漢 十七年教訓盡忘》一文中的「中國人劣質文化」超譯成「民族劣根性」,繼而上綱上線「殖民種族歧視」(colonial racism)一事[1],連其他左翼友好也看不下去,紛紛割𥱊。蘇哲安與馮睎乾的筆戰,我一直有追看——蘇哲安讓我想起一條支那陰道,叫賈選凝。

賈選凝是誰呢?2012年,由彭浩翔執導、以香港「低俗文化」為賣點的《低俗喜劇》大賣,成了該年港產片票房次名。這條陰道寫了篇《從〈 低俗喜劇〉透視港片焦慮》,獲得藝發局藝評獎金獎,惹來文藝界一片嘩然。該篇「藝評」其一立論是:由鄭中基飾演的猛人「暴龍哥」,乃至電影所呈現的廣西圖景,食野味、屌騾仔閪、權貴片車撞死人,「以極富羞辱性的方式(金獎得主忽略了「極富」是個充滿褒意的副詞)去『污名化』大陸人形象」——《低俗喜劇》是狹窄的本土主義、是港人「依賴」中國經濟時「失去心理優越感」的自瀆。

《低俗喜劇》裡的暴龍哥(鄭中基飾),在廣西威迫電影監製杜惠彰(杜汶澤飾)和雷永成(雷宇揚飾)屌騾仔閪。

雨傘運動前的「中港矛盾」,中方觀點大抵不出這種暴發户尿性:認定所有中港「文化衝突」,究竟是來自人均GDP高牠們四倍的「香港漁村」接受不了強國勃起。直到今天,香港人進入不惜「攬炒」經濟,也要脱離中國支配的解殖大潮,這些錢錢聲的掩耳盜鈴才漸漸收皮。

加害者模樣的「暴發户觀點」,雖惹人厭憎,尚算易防。但中國的劣質殖民歪論,還有一行梯隊:受害者模樣的「文化界觀點」。這在中殖香港由來也久——可以追溯至2012年,梁文道把中國人在車廂飲食,賴落地鐵公司「管理主義」。西人皮相的蘇哲安,不過是這場學術名詞大合奏中,殖民主新入手的噪音播放器。

「文化界觀點」是很蠱惑的:牠們對中國人的蠻荒之舉,永遠不置可否,卻會執着挺身糾正者的小節,批判千百萬樣——仿佛一名潔癖患者,㩒𨋢都要用三重手套,掹屎倒不介意空手挖掘。

「食野味」不是香港人老屈中國的:《低俗喜劇》的「野味宴」,是男主角杜汶澤的親身遭遇;蝙蝠湯和刺身,通通有圖為證;非法捕獵、非法入口、衛生惡劣的活野味市場,十七年前已是醫學界公認的沙士溫床——直接大規模害死全球人類的文化,稱之「劣質文化」,猶嫌溫和。在害死過人的前提下,主流仍舊堅持「劣質文化」的民族,即是堅持害死人的民族,「劣質民族」實至名歸。

我不妨用蘇哲安的筆法,為愛屌騾仔閪的「暴龍哥」辯白:批評「獸交是中國人劣質文化」,屬於「文化本質主義」!把性病爆發,歸咎於廣西人「屌騾仔閪」的文化特徵,是高高在上的治理論述!香港人反感屌騾仔閪,是歧視印象,是英殖遺下「脱亞入歐」的優越感作祟!——你看,多麼易寫。另幫何式凝補多句對白:屌騾仔閪,是打破父權!

來自北京的臭「港漂」賈選凝,任職《文匯報》記者——恭喜蘇哲安,及其畜生森友會,原來你們的學養很適合《文匯報》呢。拜託,不要裝作同路人,一臉「集思廣益」的表情,浪費大家時間。你們是群空手掹屎的偽潔癖,最沒資格教人清潔地㩒𨋢。

[1]馮注:不,他是將「劣根(性)」超譯成「賤種」。

轉貼紀錄.歷史見證:大流行緣起武漢 十七年教訓盡忘 (請備份)

回應馮睎乾—從翻譯到父權

給蘇哲安幾個建議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