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嗣

無端改了姓

玩贏即玩爛, 玩爛即玩贏——關於「進攻功能組別」

2019年7月1日,「反送中」示威者攻佔立法會,塗污區徽,並噴上包括「取消功能組別」等抗議字句。

沈旭暉上星期提議「進攻功能組別」,惹來一堆爭論,終究又回到最古典的迷思——杯葛殖民地維穩式選舉,尤其是功能組別,乃抗爭本義;但票在資源在,贏得一席多一席,尚算「寸土必爭」。

看沈旭暉文中的「SMART」策略,本土/獨派當然很有理由嗤之若鼻,皆是那只是戴耀廷的妄想換了把口——什麼2020年立法會非建制過半,然後2021年特首選委過半,然後2022年選出非建制特首。Come on,維穩式選舉,就是設計來耗你時間的。你計得再完滿,中國包底釋法、拒絕任命,一切即可收皮。迷信「選舉大勝」等於「守住議會」,繼而全副精力鑽研窿罅,製造一個又一個以為能夠用「和理非」兌換民主的日期,正是過去多年蹉跎了抗爭升級的敗家小聰明——我們是為了擺脫明日復明日,才攻入議會的,斷無回頭之路。

其他人見解不同,很大程度是從區議會經驗看上去的——我們贏了區議會許多席,未必能動移大結構,但至少清算了建制小頭目、有身位連結街坊、有身份阻差殺戮,能逆用公家資源,也能「變相公投」證明民意所向。

先帶出一點:殖民政府不比我們摸得清選舉的維穩本質。本土/獨派常常笑泛民「政工作者」,嘲諷他們因顧忌議席,繼而插科打諢、論點錯亂、打倒自己。這點其實建制派都一樣,麥美娟輸得多,就會屌林鄭老母。《蘋果日報》上月尾流出特首辦密件,信中直認「希望藉『有效處理疫情』,贏取市民的認同和支持,為建制派創造『有利的氛圍』」。此內部通訊恰好反映了:更上層的人,即使摸得透選舉是擺設,但他們也需要一群真心膠下線來參與這場擺設。他們安撫這群真心膠的過程中,自己也無可避免地會「真心」了些微。

換言之,敵我皆有一列真心膠梯隊(及選民),他們選舉之外毫無技能(及野望)。「政工作者」無論反政府或撐政府,想像力同樣低下,不做這些,亦不會做另些(正如麥美娟不選舉,亦不會變成刀手上街「止暴制亂」)。既然選舉必然繼續,位置必然懸空,那平常心任之自動運作就可。本土/獨派刻意厲聲杯葛,效果不會超越2018年立法會補選——議席得失無從動搖實際板塊,白票又無從喚醒民眾「丢棄幻想」。吵鬧一輪,徒添黨派新仇舊恨,一盤虛妄,倒不如學政府,放些微真心就好。

駱惠寧説得很清楚:「反對派」取得過半議席是奪取管治權,是不可能的事。比較理智的泛民支持者,回應本土/獨派「假戲真做」的質疑時,你會發覺竟是「無成本又可以玩嘢,點解唔玩?」的復刻版。固然,亦有黃絲叔叔嬸嬸執迷不悟,衷心相信立法會過半等於黑警未日。但我們作為本土/獨派,著實無需潑冷水——因為玩贏即是玩爛,玩爛即是玩贏。某程度上,我很支持沈旭暉的計劃,最好十倍用力進行。不會耗到22年的,一旦9月泛民過半,DQ、誣告、修例、釋法、取締,便會接踵而至。你玩贏的幅度有多大,殖民政府被逼添加規則,把擺設玩爛的幅度就有多大。説得極致一點:泛民全取70席,香港立法會馬上會被解散。玩爛是美滿的,反正新一輪革命要新引擎。我們必須接受:人們要確切看見斧破舟沉,才會破釜沉舟——就像有手足確切盲眼去世,才叫得動大三罷。

立法會選舉最壞的結局是什麼?是泛民贏得不夠徹底,有「下次努力」的空間,政權無需作弊,我們玩不爛這件擺設,多出了四年予人繼續意淫。

誠然,努力「玩贏」別人定下的規則,很戇鳩。但既然「選舉梯隊」選擇戇鳩,就請不要信口雌黃,請戇鳩到地極,阿甘(Forrest Gump)式戇鳩,戇鳩到連擺設都玩撚爛——這才算「兄弟爬山」,才算對得住「勇武梯隊」的付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