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巴卓夫

廣東人 自由寫作 自由交流 #言論自由#熱愛和平

淚目,愛心廚房|中國夫婦堅持18年

發布於

01

前段時間《感動中國》頒獎,意外的是有對夫婦得獎是因為開了個廚房。
更意外的是,他們沒去領獎。
按理來說,這麼盛大的頒獎典禮,怎麼都不能錯過。
後來才知道,不是他們不想領,而是要領這個獎太難了。
得獎的夫婦叫萬佐成和熊庚香。

他們的廚房叫1元抗癌廚房,開在中國江西省腫瘤醫院旁,與醫院只有一牆之隔,專門給病人家屬做飯用。

領獎意味著他們得離開廚房好幾天,廚房就得關閉。

這幾天對他們而言可能沒什麼,但對癌症病人和家屬來說就難熬了。很多病人吃不慣飯堂,又需要足夠的營養,家屬只能來抗癌廚房親手做點家常菜。而且病人家庭本身為治病已經散盡家財,自己做飯還能省下不少錢。

夫婦倆一走,大家只能幹著急。

倆人深知如此,一步都不願離開:

「廚房離不了人,這麼長的時間會把我急瘋。」

這事,他們整整幹了18年。

本來,夫婦倆是開早餐攤的,每天炸炸油條能收入幾百元左右,下午還能休息,生活輕鬆愜意。

但這一切都在18年前一天被徹底改變。

那天一對年輕夫妻來到攤位,問能不能借個火,想給孩子做個飯。孩子十幾歲,患了骨癌,截了肢,就想吃媽媽做的菜。萬佐成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還讓他們可以天天來借火,也不收錢。事情很快就傳開來,越來越多人來借火炒菜。

想著能幫人,乾脆早餐攤也不做了,搞起了廚房。

本來只有6個爐子,排隊要排很久,萬佐成咬咬牙買多了10個,還買來不少廚具和調料免費供應。一來二去,廚房熱鬧起來了,每天幾十個人一起做飯,充滿煙火氣息。

而代價是,夫婦倆一直在往裡面倒貼錢。

他們覺得沒什麼:「幫助別人,快樂自己。」

只是後來大家心裡實在過意不去,便一再要求他倆收費。倆人也沒想要盈利,意思性收了點:炒個菜1元,燉個湯2.5元,白飯1元一盒。沒錢的就直接免了。

而這,勉強只夠維持收支平衡,也就是說,他們忙活這麼久一分錢也沒掙。

18年來,物價一直在上漲,但他們從未沒漲過價。不為什麼,只是想著給大家一個短期的家,吃上親人做的飯。

「有的病治不好了,但能讓病人吃好一些,家屬的遺憾也能少一些。」

看似簡單的願望,背後是夫婦倆無數的血汗。


02

抗癌廚房的一天,從淩晨4點開始。

每天這個時候,他們就得拖著困意爬起床準備爐火廚具等等。
等到大家陸續過來排隊做菜,他們還得關照著每個爐。
幫著換換煤爐裡的煤球,指導一下炒菜,安慰病人家屬,談談家長里短......

熊庚香說過最多的一句話:「不要想那麼多,吃好這頓飯再說」

忙活到下午3點多,等人都炒好菜吃上飯了,他們才有空自己簡單炒個菜吃午飯。

之後稍微休息一下,又得開始忙。

等晚上9點多,他們才能開始準備自己的晚飯。可以說,他們一整天就是圍著廚房轉。

有一年除夕,女兒把他倆接過去吃團圓飯。

本想著大過年能好好團聚一下,沒想到才一小時功夫,他倆就坐不住了。

實在是放心不下廚房安全問題和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又匆匆回到廚房幫忙才肯安心。

即便是去年疫情開始時,很艱難的情況下,他們也在堅持。

當時設置了卡口,大家進不來廚房炒菜,只能他倆親自來。從卡口接來每個人的菜,倆人一人洗菜,一人炒菜。炒完後,再弄個梯子把菜一個一個遞過去。

每天都很辛苦,熬了很長一段時間,卻沒有一絲抱怨:

「難是難了點,但比我們難的多了去。」

兒女經常勸他們休息、去旅遊,被一口回絕:「人家醫院的也想去旅遊,想得了嗎?」

所以兩人一年到頭都是囿於抗癌廚房,從不休息,一堅持就是18年。

18年乍眼看上去沒什麼感覺,只有真正經歷過才能懂個中辛酸。

萬佐成時常愧疚:「我沒盡到做丈夫的責任,對我老婆愧疚。她已經這麼大年紀了,還跟著我在這裡幹這個事,很苦。」

而熊庚香則覺得:「做這個比任何事都要幸福。」

說來實在慚愧,我一20多歲的年輕人看著都覺得很累很難,還是全年無休,可他們60多歲的年紀做到了,言語裡還滿是無畏。

何為偉大生於平凡,他們做了個樣。

03

癌症意味著恐怖、流淚、負債、無奈......用再多負面詞語形容都不為過。

那些來到抗癌廚房的家屬大概也是如此。在確診癌症的時候,大多感覺天塌下來了。

房子賣了,車子賣了,全都用來治病。

家裡哪怕有座金山,時間長了都要被搞垮。

他們看著親人飽受折磨,自家債臺高築,為陡增的壓力疲於奔命,餘下日子多是以淚洗臉。

很多人不敢在病人面前哭,只能忍著眼淚,躲起來偷偷哭。

癌症,太過沉重。

原以為抗癌廚房與旁邊的腫瘤醫院會是同樣一番景象,但事實證明是錯了。

萬佐成夫婦改變了這點。

廚房裡沒有冰冷的手術台,濃烈的消毒水味,不敢看的通知書,而是多了爐火,多了溫暖,隔絕了許多悲傷。

每天,這裡幾十個人在一起熱熱鬧鬧做飯,充斥著煙火氣息。廚房一角有留言本,寫滿了很多祝福,半個月時間就能寫滿一本。每個人都會在這裡聊聊家常,說說自己的壓力,總能被陌生人的善意治癒。

因為這個廚房,很多人都在發生改變。

有個大爺,老伴被被查出宮頸癌,隔年癌細胞腦轉移,後來腦部水腫壓迫神經,癱瘓在床。從抱怨到無奈到樂觀。

接受了事實的大爺每天總是嘴上假裝抱怨,一邊想著要給妻子做什麼好吃的。

還不時開導其他的病人家屬。被問及老婆生病怎麼還吃得了這麼多飯時,總是笑著說:

「我說我老婆再活十年,一點問題都沒有。」

有個女孩,不會做菜,媽媽生病後,到廚房裡學著做菜給媽媽吃。

那句「我要學著照顧媽媽」讓人鼻頭一酸。

有個老公生病,還要照顧兩個小孩的,經濟壓力相當大。

來到這也不再整天面帶愁容。

「走一步看一步。」

有個爺爺自己得了肺癌,家裡沒空照顧,自己到廚房做飯。

也變得相當樂觀。

「不怕,這是老天給我們的任務,推脫不了,只能自己去完成,能活著一天是一天。」

還有的只想著:「不管發生什麼事,反正吃飽了就行了。」

你能發現,抗癌廚房的存在,成了擋在死神面前的一堵牆。

給了許多人直面生死的勇氣。

對萬佐成夫婦來說,這便是值得。


04

孩子不理解,其他人也不理解他倆。
本來搞個早點輕鬆一天掙個幾百元,還能休息,多愜意的生活。
非要關了早餐攤,和癌症病人混到一起去。
不掙錢不說,還要累個半死,都覺得他倆有病。

其實哪是他們有病,只是我們太過狹隘。

他們比誰都明白癌症有多苦痛,更明白一頓家常飯有多治癒病人。

所以才不惜一切要維持廚房運轉。而來到這裡的人,都把這裡當成了第二個家。

有個病人,已經沒得救,醫生讓回去好好過剩下的日子。

臨走前,一定要到抗癌廚房拜訪。哭著感謝他倆的幫助。

這是常態。

廚房一面牆上,寫滿了很多病人家屬的電話號碼。

不管是治好沒治好,都想著日後萬佐成夫婦能去做客,親手燒上好菜款待。

對家屬而言,這個廚房有著太大的意義,不僅僅是家,更重要的是彌補遺憾。

有個女生,發現抗癌廚房時心中滿是可惜。

她媽媽50多歲時就走了,那時她想給媽媽做家鄉菜,想讓媽媽吃得安心快樂,但沒能找到這樣的廚房。

媽媽走後,這成了那女生最大的遺憾。

人類在面對生老病死時,是極度脆弱的。

看著親人逝去,很多人都會像那女生一樣,覺得自己沒有在生前好好照顧親人,會遺憾,會自責,會懊惱。

而抗癌廚房,便成了家屬的救贖。

在親人生前,親手給他燒幾個菜,填補心中遺憾,心裡也會好受許多。

它的存在,更像是在親人離世時告訴家屬:「別自責,你真的有好好照顧過他了。」

想起以前提及溫暖,大多數人都會說到太陽。

但黑夜中的螢火蟲更具溫暖,微弱的光,在黑夜中照亮溫暖一塊小地方,哪怕只有一點點。

抗癌廚房就是這只黑夜中小小的螢火蟲,赤誠熱烈,帶來一點光,一點溫暖。

這些年來,抗癌廚房經歷過太多生離死別,新人來,舊人去。

所有都在變,只有廚房,依舊熱鬧。有人問萬佐成,這事還能堅持多久?

他的回答是:

「堅持到倒下去為止。只要我有力量,我就幫他們。」



本文轉載自[今日頭條-国馆],轉載時有修改。
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i6933035760748675587/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